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水曜日的矫情

第一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早晨的阳光斜斜的照入乔霓的房间,窗帘是淡蓝色的,房间被阳光透得有点像是浅海的颜色。
二十六岁的女生,独居在适合单身女子住的单位。
该有的设施都有,但全部都是单数。
书桌上的笔记型计算机还开着,睡前看的杂志落到白色的磁砖地,梳妆台上排放着系列保养品以及以花香调为主的几瓶香水,月历上的星期三总是被打上记号,软木塞板上有几张照片。
全家福,姊妹会,老家养的狗,旁边有块明显有色差的位置--两个星期前,那边固定的是与男朋友的合照,协议分手后,乔霓很干脆的把照片拿下,然后丢到垃圾桶。
乔霓牌爱情守则一:对过去的事情绝不恋栈。
闹钟指着七点五十九分,当时针走到整点的位置,水晶音乐版本的卡门随之响起,提醒床上的美女,该起床了。
音乐很柔和,直至进入第二段,乔霓才睁开眼睛。
长睫,大眼,即使是刚刚睡醒,表情还是妩媚非常。
纤纤小手按掉了刚好进入第三段的卡门--这个闹钟是之前她交往的一个钟表代理商特别替她订做的生日礼物,据说,所费不赀。
乔霓相信他没骗她,所以分手之后,她也颇为珍惜。
旧的照片早已经丢到垃圾桶,但这个会唱出水晶音乐的古典造型闹钟却仍然好好的占据她的床头一方。
乔霓牌爱情守则二:感情归感情,东西归东西。
石湛蘅曾说她有病,乔霓自己倒不这么认为。
人跟人之间的缘分很难说,无论怎么样,没必要把感情的气出在东西身上,何况,闹钟侧面镶有她的英文名字,也不可能转送别人。
夏品曦曾经很认真的问她,-看到都不会难过吗?
面对好友的疑问,她倒是回答得很干脆,不会。
曾经那么好耶?
可是已经过去啦。
问题不在于过去,而在于那存在过嘛。
可是我真的觉得那没什么啊。乔霓双手一摊,十足无辜的回答,分手也不是我愿意的啊,感情没了,那有什么办法?
不是她的问题,是真的没有办法嘛。
钟表代理商人是不错啦,八十分帅,八十分好,可是,有点大男人。
他跟乔霓说,结婚之后,就不要工作了,在家专心替他生小孩。
这句话呢,可以跟小公主夏品曦说,可以跟小犹太石湛蘅说,但是,绝对不可以跟她讲。
倒也不是说她歧视专职主妇,只是,她很清楚自己的个性,爱玩,好玩,觉得世界还很大,她是没办法对着尿布奶瓶过生活。
更何况,当时正是她可能升迁的时机。
在广通银行客服部工作了三年之后,眼看升职在望,她才不要在这个时候急流勇退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跟代理商和平分手之后,那个她一直极力争取的客服部经理的位子却被一个空降的皇亲国戚给占走了,她只勉强升上了主任。
升是升了,但感觉有那么一点呕。
老总郑存渊安慰她说,那个人是某某董事的谁谁谁,来学习的,最多半年就会闪人,明年三月,这个位子一定给她。
学习?
闪人?
她又不是头壳坏掉,笨蛋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只可惜身为大人,没办法跟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哭闹不休,乔霓当时也只好僵着一张笑脸说:是我能力不足,还需要多多学习。
郑存渊瞬间露出欣慰的表情,如果他不走,我也会帮-多加一些奖金。
嗯哼,最好是这样。
没有职位,那就给她薪水吧。
独居现代女子,没有什么比钱更重要,更好用。
升不上去,实在也没办法,虽然没人搞得懂空降在客服部的那个经理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能一屁股坐上这个她争取了许久的位子,想来,后台应该很硬很硬,这道理不只她懂,整个客服部都懂。
所幸她平时待人也不差,没人趁机落井下石。
但即使是如此,还是有令人讨厌的地方--她换上明显是安慰性质的职称,而当初一起进公司的死对头却在同一个时间坐上了开发部经理的位子,每次开会,她对着那张明显很得意的脸,就是一肚子恼火。
会议室不过那么大,实在也不可能装做没看到。
她要看到升迁比她快的对头,要看到分手半个月的前男友,还要看到那个抢走她职位的皇亲国戚--别人是黑色星期五,对她来说,是黑色星期三,不用量她也知道,星期三的血压一定比较高,火气一定比较大。
小妹曾说:主任有时候看起来好像会吃人。
看着镜子,乔霓大概知道小妹的意思。
表情狰狞她也是千百个不愿意,但她实在笑不出来,不要说有时候笑不出来,她有时候的前一天脸就已经开始臭了。
每次跟那些姊姊妹妹见面,大家总是叫她笑一下,她是很想笑啊,问题是,现在的她,笑起来真的很难看。
夏品曦会抱抱她。
方玺媛会拍拍她。
石湛蘅会伸手在她脸上捏来捏去,然后说:枉费-长得这么美。
长得美她当然知道,重点是,曾经事业爱情两得意的她,现在不管哪方面都出现了问题。
她希望有一个体贴的男朋友。
希望死对头被降职。
然后很想把空降部队踢出广通银行。
希望自己的名片印的是客服部经理,而不是客服部主任。
但这些希望在短时间内都不可能会实现。
唉。
洗完脸,乔霓对着镜子试图整理出一个甜美表情,眼睛-一点,唇角弯一点,大概是心情不好吧,美则美矣,但就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梦到钓到超级金龟婿的好心情在看到墙上月历的瞬间全数破灭。
十二月的第一个星期三。
太好了,今天又要开会了,她可以在一夜好梦之后见到一缸子她不想见到又不得不面对的人。
讨厌。
化妆完毕,乔霓穿上外套,拿起钥匙圈,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五分钟后,一部白色的轿车驶出了大楼停车场,朝广通银行办公大楼驶去。
每天上班的时候,沈亮宇总是会想--如果不是在银行工作,一般人一定很难想象客服部的庞大人数。
六百多人分成三班,二十四小时接听免付费的查询电话,每个人前面都有一台计算机,耳上挂着麦克风耳机,手指随着客户要求飞快移动,依照不同的需求讲出中文,台语,或者是英文。
银行里,这算是个奇特的部门。
十二楼是高级主管的办公室,十、十一层全数是接电话的工作人员。
跟行员不同的,客服部人员不需要化妆,也不需要穿制服,因为他们接待的人在电话的那一头,所以省却了很多门面工夫,在这两层楼中,只要记得声音温和有礼,其它的事情都没关系。
总经理郑存渊把客服部交给他的时候曾说:不要太在意员工们的样子。当时他还不了解,现在,已经很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郑存渊是他父执辈的长辈。
沈家还在台湾时,两家人一直有来往,后来,沈亮宇的父亲因为工作调职纽约,全家人跟着一起过去,原本以为三五年会回来,没想到就这样住下了,他在纽约念书,在纽约长大,拿到学位后,回到台湾。
沈亮宇印象中的郑存渊跟以前差不多,老好人的感觉。
亮宇有什么需要,尽量跟我说。
他没提什么要求,倒是郑存渊一直很想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的问他有没有需要,暂住的地方,代步的工具,甚至是一个好的家务助理。
平心而论,他并不喜欢做家事,但是,一个人的家事又能多到哪里去?不过就是洗洗衣服,拖拖地,洗衣机很好用,魔术拖把也颇为轻巧,他还没有贵气到连这些小事情都要请人代手。
台湾,终究是母地,不需要花太多时间,沈亮宇就融入这个城市。
除了肤色,这大城市的气息跟纽约并不会相差很多,好的很好,糟的很糟。
办公大楼已然可以成为缩影。
广通银行占了三个层楼,十二楼的主管阶层个个光鲜亮丽,楼下的电话客服部却是郑存渊特别交代不要太在意的地方。
虽然一样是宽敞明亮的大厦空间,不过,由于客服部的人员不需要外出,也不会有人来参观,久而久之,自然养成一个不注重外表打扮的环境。
穿球鞋的很多,穿运动衣的也不少,男生的头发都很丑,女生们不太化妆--刚开始时,沈亮宇并不习惯他们如此随性,但两三个月下来,不知不觉竟也不再觉得那么刺眼。
他现在已经可以告诉自己,只要声音好听有礼的让客户满意,其它的不需要太计较。
郑存渊的侄女,同时也在银行担任特助的郑蕴雅老说他带领的这一群是邋遢大队,对于这种说法,他倒是不太引以为意,只要客户对于语音服务品质满意,我可以不去计较外貌的及格与否。
郑蕴雅取笑,穿运动衣来耶。
如果是完全不对外开放的工作场所,穿运动衣跟制服其实没差别。
你的讲法活像个老头子。
沈亮宇笑笑,不去理会她的揶揄。
她的职称虽然只是特助,但谁都知道她的身分,没人会去违拗她,除非是像他这样的另类青梅竹马。
他们常常会因为一些不同的观念抬起杠来,就像今天一样。
两人原本是针对开会的事情先做一些讨论的,但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话题被带开,两个人在沈亮宇客服部经理的明亮办公室中随意谈了起来,此刻门扉半掩,讲的已经和桌子上那迭厚厚的公文无关。
郑蕴雅说说笑笑,突然间又像想到什么似的问他,唉,你真的不要搬到我家来?
不用了。
我家真的还有房间。
面对热情的力邀,沈亮宇还是温和的拒绝了,我现在住的地方也真的还满好的。
哪里好了?她挑起眉,她去过那里,明明就不怎么样,一个房间,一个客厅,然后对门还住一个偶像剧男主角,每天晚上都有歌迷在楼下鬼吼鬼叫,进进出出都被几十双眼睛瞪着看,这样怎么住啊?
沈亮宇也真是的,他那么怕吵的人,千挑万选,好不容易有合适的地方入他的眼,但没想到会跟一个公众人物当了邻居。
反正他们又不是在看我。
感觉还是会奇怪吧?
我觉得无所谓。如果是长久定居,那当然不行,但现在只是暂住,不需要要求那么多。
他没告诉郑蕴雅的是,他跟那个明星其实还挺聊得来的。
一个刚回国,一个没有地方交朋友,两人在号称高档设施的单身设计社区里,建立起一种颇为微妙的友谊。
叩叩,敲门声传来。
进来。
推门而入的是小妹,盘子上放着两杯刚冲好的咖啡。
经理跟特助还需要什么吗?
不用了。
就在门板即将阖上的瞬间,一抹娇微的声音透了过来,小妹,帮我拿一杯咖啡,奶精不要放太多。
虽然没有看到脸孔,但是沈亮宇知道那是谁。
乔霓。
是客服部的主任,也是邋遢大队中唯一的例外。
她有着长长的鬈发,脸上妆彩明亮,身上永远飘着甜甜的香水气味,感觉像是从明媚的春天走出来的一般。
走道远远的另外一端,有一张特别的桌子,比较大,计算机没有连结麦克风跟耳机,她在那张桌子上做各类报表跟整理。
虽然处在同一个单位,可由于两人的位置各占据两端,除了茶水间偶尔的交会,他们只有星期三的距离比较接近,而即使她的脸总带着某种难言的杀气,他还是很喜欢看到她
主,主任。小妹的声音唯唯诺诺的,最后两杯滤过式咖啡刚送给经理跟特助了,现在只剩下三合一。
邋遢群中唯一的此刻停住了脚步,三合一?
小妹一脸无辜,嗯。
乔霓咬着牙,明明才补进去不久,这么快就没了,那个偷部门咖啡粉的人最好不要被她抓到,要不然她会要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
小妹怯怯的问:主任,那还要吗?
不用了。
三合一的香味其实还好,她受不了的是糖的比例,如果有机会,她真想问问那些厂商,为什么要放那样多糖。
茶水间里,大美女万分无奈的啜饮着那一点都不好喝的咖啡色液体。
一个半小时前,小妹问她需不需要的时候,她很帅的挥了挥手,但在抵不过阵阵瞌睡之后,只好屈就,虽然三合一好不到哪里去,可至少她可以催眠自己,已经喝了咖啡了。
拿着印有银行标志的纸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直到另外一个人推门而入
啊,冤家路窄。
抢走她的位子,还抢走她的咖啡。
舌尖残留的甜味让乔霓微觉恼怒,但也知道身为大人的自己绝对不可以在这种时候脱序演出。
摆出迷人微笑,配上客服部人员擅长的语式温柔,沈经理,早。
早。
还早咧,都已经十一点了。
看到碍眼的身影,大美女心中忍不住抱怨,要拿什么快点走啦,不要在这里惹她心烦。
小女子自顾心思的流转,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全落入沈亮宇眼中。
忍不住好笑。
虽然才共事三个月,但他真的已经完全见识到她的有趣之处。
爱打扮,爱漂亮,虽然对时尚流行有种绝对不可以落后的恐慌症,然而对于自己的美貌却是信心满满。
别人称赞她漂亮,她永远不会害羞。
他听了很多关于她在爱情上的丰功伟业,刚刚到客服部的时候,郑蕴雅曾经对他咬耳朵,要他小心,别被那个魔女下了蛊。
事实证明,郑蕴雅太高估他了,自始至终,魔女都没有对他出过手,甚至连微笑都很少,少到有时候他会想,他是不是曾经在不知道的时候惹恼了她,所以她对他的态度始终保持着能多远就闪多远的距离。
这端的沈亮宇在想,另外一端,乔霓也在想。
走不走?他不走是吧!不走她走好了。
喝三合一已经够委屈了,还要跟他挤在茶水间,她才不要。
迅速的喝完那杯不知道该称为咖啡还是糖水的东西,她将纸杯往垃圾桶一丢,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沈亮宇将身子让了让。
就在她只顾着离开的时候,白色细高跟鞋不小心勾到了电线。
啊--
小心。
几乎只是瞬间的事情。
她失去重心,没得选择的往前扑,但是剧痛却没有如预期般的到来,脸颊跟手指的触感不是光可鉴人的磁砖地,而是温温的,软软的某种物品
没事。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把眼睛睁开。
乔霓依言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扑在沈亮宇身上。
他下,她上,两人胸口贴胸口,两双眼晴距离不到十公分,贴合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与心跳。
古龙水的味道窜进了她的鼻尖。
唔,还满好闻的等等,现在不是研究古龙水的时候,她不该继续赖在他身上,该起来才对。
在两道重迭的你中,茶水间的门又开了。
站在门口的两个开发部的专员,四人八目一阵错愕之中,开发专员们互相看了
一眼,很有默契的退后,将门阖上,消失。
然后流言扩散一如病菌,一发不可收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