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女生小说 -> 水曜日的矫情

第七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周末夜晚,信义商圈人多得可怕--纽约纽约是人,新光三越是人,华纳威秀也是人,到处都是人,人,人。
沈亮宇其实并不喜欢这种人挤人的地方,不过因为乔霓喜欢,所以他倒是很乐于奉陪。
老实说,你是不是觉得电影很难看啊?
电影不难看。
那你怎么一点意见都没有?乔霓研究似的看着这个名为男朋友的生物,现在你应该对我发表一些意见吧?
就像以前那些人一样。
一出戏院,就急忙高谈阔论,分析剧情与导演的运镜,把所有知道的全部拿出来,好换取她一点点的另眼相看。
这是她与沈亮宇交往后第一次出来看电影,片子是她选的,出来之后他只问她喜不喜欢,她说喜欢之后,对他而言,似乎也就够了。
面对乔霓的质问,沈亮宇很老实的回答,我并不是很懂电影。
所以?
电影对我来说,只有好看不好看的差别,-觉得喜欢,我也觉得不错,那就好了。
就这样?明显带着疑惑。
就这样。
弯弯的眉毛朝乔霓的眉心靠近。
好,好微妙的答案。
怎么?沈亮宇笑了,觉得我很无趣对不对?
不是。
那怎么不吭声了?细细看着她的脸,他伸出手,轻轻抚平她眉间的皱起,不要皱着眉头,不好看。
谁不好看啦,你才不好看。
乔霓拉下他的手,小小的手却被他一下握在掌心--天气很冷,他的手却有种平和的温度。
平和
她偷偷的瞄了他一眼,那好像就是他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
刚刚开始时,她觉得这个人好闷好温吞,后来又觉得,比起她的忽喜忽怒,他的脾气一直好稳定。
两人之间没有冲突,她以为是自己控制得好的原因,直到现在,她才愿意承认,是因为他在让她。
比起别人刻意的讨好,他显得内敛而不露痕迹。
就像她那次在茶水间因为勾到电线跌倒,碰伤膝盖,隔天就有人到茶水间将原本乱摊在地上的电线跟延长线沿着墙壁固定好。她在洗手间被老鼠吓得当场夺门而出之后,清洁公司的人员就来进行灭鼠行动,客服部计算机键盘更新也是在她指甲碰断之后的事情。
如果是别人的话,早就三番两次邀功了吧,可是沈亮宇却什么也不说,明明是为了她做的,却还假装是为了全公司的同仁尽一份心力那样。
干么对她这么好?
又偷瞄一眼--被沈亮宇含笑的眼神逮个正着。
抓到了。
什么抓到了。
包含看电影的时间,第四次偷看我。
乔霓漂亮的五官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样,你怎么会知道?
沈亮宇微微一笑,没告诉她自己一直在注意她--随着电影剧情她的小手握拳又松开,轻松的时候她会放心吃东西,一旦剧情走入,她的手就会一直摆在爆米花桶内,不会移动半下。
看着他那个抓到她偷瞄的得意表情,她真是觉得,呃,这么说虽然有点怪,但短时间内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那就是活见鬼。
不是她在自豪,对于瞄人这件事情,她可是经过长期的训练,被抓到这种事情发生的机率是微乎其微,而明确的被人家抓到几次,更是生平以来的第一次。
你怎么会知道?她瞪着他,你偷看我?
我没有偷看。
他是注意,那跟偷看不一样。
那你怎么会知道?
面对魔女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感觉,沈亮宇安抚似的捏了捏她的手,因为-是我女朋友。
因为-是我女朋友--最好的甜言蜜语也不过如此吧,所有无法解释的事情都可以因为这句话而有了答案。
看着他坦荡的样子,乔霓脸一红,想发作,又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闷声不响,任他牵着手,继续在冬天的人潮中拥挤下去。
人真的好多,可是她一点都不烦。
那感觉很奇怪,沈亮宇不哄她,也从不说什么我生来就为遇见-之类的肉麻话,然而,她却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那份心意。
很多,很温柔。
那并不是一下子就有了,而是存在了许久,只是,直到现在她才看见。
明亮的办公室里,乔霓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对客服部的小妹交代着,这迭拿去影印,客服部员工每人一份,这帮我整理一下,意见一样的归类,下午开会前一小时给我。
好。小妹指着另外一迭卷宗,这是要给沈经理的吗?
对。
那我顺便拿过去好了。小妹说。
明天是周三,主任桌子上这份卷宗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明天下午准备的,反正早送晚送都是自己要拿过去,干脆一起,比较省力气。
小妹说完顺手就要拿起,不料--
先放着就好。盯着小妹的手,乔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如常,我等会再拿过去。
小妹的声音瞬间提高八度,主任自己拿过去?
不会吧?
天下红雨?
主任跟经理八字不合到老总都知道,两人可以避到拿着电话对同一份文件讨论,这种情形之下,主任怎么可能会自己拿过去呢?
看到小妹异样的眼光,乔霓连忙补充,里面的资料我还没看过。
小妹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如此,她就说嘛,经理对主任来说,是个能不见面就不要见面的人,不过如果说下午要开会的数据全部没看过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先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完,其它的暂时不用管。
打发走小妹,乔霓连忙拿过那迭卷宗,摊开,假装阅读。
她才不要把去沈亮宇办公室的机会给漏掉呢。
虽然说他们现在每天约会,周休二日,她也光明正大的赖在他家,但对于恋爱的人来说,见面的时间才不会嫌少呢。
她,要,见,他。
上班的时候要见,下班的时候要见。
可以见到面的时候要见到面,不能见到面的时候用msn或者用手机传简讯她也高兴。
她可以算到连擦身而过的机会都不放过了,何况这个光明正大进出他个人办公室的机会?
让小妹送?她才不要。
乔霓将资料草草翻了几下表示自己真的有在看,左右偷瞄确定大家都在接听各式各样的询问电话之后,拉开怞屉,不着痕迹的用怞屉的小镜子照了一下自己的脸,嗯嗯,很好。
拿起卷宗朝办公室的那头走过去。
当和自己处于同一个空间的时候,上班就变成一件愉快的事情,她可以大大方方的假公济私。
跟约会时的期待有种不同感觉叫做刺激。
虽然姊妹淘一致说她这种行为趋向变态,但是,她现在在恋爱,恋爱的人才不管姊妹淘说什么,就算她们最近抱怨她太重色轻友,她也只会笑的回简讯说:不好意思,我要约会。
叩叩,轻敲门板。
那头,传来沈亮宇平平稳稳的声音,请进。
打开门,他的脸专注桌上堆积的文件,根本没有抬头看她--虽然真的很不浪漫,不过,也真的很像他的个性。
经理。乔霓故意放软语调,下午要开会的资料。
听到她的声音,沈亮宇抬起头,笑,终于愿意来我的办公室了?
魔女闻言,大言不惭的回答,什么终于不终于,我本来就很愿意只是时机不对而已。
他顺势握起她的手,那现在时机对了?
魔女给他一个美美的笑容当做回答。
他的办公室很大,有一整面的落地玻璃,经过地板反射的阳光映在她的脸上,让她看起来像在发光。
正式交往两个星期,每天每天,他都会发现她新的部分。
例如:她对恋爱驾轻就熟,但是,却不对他用心机。
例如:她可以把外在情绪控制得很好,但是,不会对他假装。
她有一个很有趣的论调是,我们是,又不是生意人,干么装来装去?所以他们的恋爱,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
他知道她喜欢听甜言蜜语,却常常会因为个眼神而不好意思起来。
他喜欢看她红着耳朵说:不要看了啦,有什么好看啊。
嘴巴上这样说,可脸上的表情却是很高兴。
有时候她会用手搓着他的脸说:帮你柔一柔,看看你的表情会不会比较多一点。
他的表情并没有因为这个毫无科学根据的举动而变得比较多,反倒是她常常因为他被柔动的脸笑得乐不可支。
好好玩喔。
如果你眉毛长这样,看起来一定很凶。
哈哈哈,细眼睛的话,感觉很像韩国男明星耶。
他当然知道任人柔弄的表情会不像他,不过,如果这样能换得她的笑脸,他倒是没有意见。
沈亮宇原本以为像乔霓那样习惯众星拱月的女孩子会很难讨好,然,事实上她要的很简单。
陪她,爱她。
去了解,而不是敷衍。
牵起她的手轻轻在手背吻了一下,中午想去哪里吃饭?
中午啊
吃了中饭,他们就不会约晚上--中饭时间才一个小时,为了避免在附近被人看到,他们还要多花交通时间,结果一顿饭下来,最多三十分钟,中午?她才不要中午。
乔霓笑,我要吃晚饭。
我今天要九点才能走。
九,九点?
这个,这个,这个,都要处理。沈亮宇指着计算机屏幕上的两个活页夹跟桌子上的公文,加上明天下午要开会,我的资料全部都还没看。
他说的都非常有道理,只是唉。
以前老在心中祈祷着让沈亮宇天天加班,现在他真的是要加了,可是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自己先吃吧,我下了班再打电话给。
嗯。
笑着轻捏她的手,乖。
好呗,他都叫她要乖了,她当然只好乖--身为银行客服部三年人精,她也知道业务繁琐不是外人所能想象。
那我走啦。
说完,乔霓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门板后。
空气中,留下她惯用的香水味道。
甜甜的,她跟他说过,那支香水的名字叫做瞬间
叩,叩。
请进。
沈亮宇原以为是乔霓一时好玩又转回来,抬起头,没想到来的是脸有愠色的郑蕴雅--她的脾气一向不小,最近显然已经从不小变成很大,郑存渊的秘书不只一次抱怨特助的难伺候。
怎么来了?
我不能过来?
沈亮宇笑了笑,办公室是公司的,只要是银行的员工,没人不可以来。
郑蕴雅看了他一眼,略带抱怨的说:你刚刚以为我是乔霓对不对?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乔霓刚好离开沈亮宇的办公室,她敲门之后,看到他的表情--虽然是好看的微笑,但她知道,那微笑不是因为她。
她知道沈亮宇非常注意乔霓,同时也知道乔霓对他很感冒,所以即使他并不响应自己,她也不是那么着急,总想着,反正乔霓不会喜欢他,可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她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
不再那么剑拔弩张,甚至有一点眉来眼去。
不明显,但她知道。
面对她的疑问,沈亮宇只是好脾气的笑着--没有温柔,像哥哥对待发脾气的妹妹那样。
这里是办公室,所以我们讲公事吧。
跟我讲话有那么难受吗?你跟乔霓可以一讲几十分钟,我就不相信你们都在说公事。
她在这里待了多久?
空气中还有香水的味道。
蕴雅,我并不是由基层做起,所以我要更谨慎不要落人口舌,大家都知道我们从小认识,就算中间有段时间没见过面,但是,童年玩伴毕竟是童年玩伴,我不希望别人说,我是靠着这层关系在做事。
反正,你就是不想我提到乔霓对不对?你怕我跟沈伯父提这件事情对不对?办公室里,郑蕴雅声音越来越大,我知道乔霓漂亮,可是,要做沈家的媳妇,光是漂亮是不够的,你比谁都知道伯父不会同意。
我父亲有他的希望,但是,他的语气非常坚定,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决定。
你不怕你父亲的手段?
老实说,对于那些身外之物我并不是全部不希罕,不过,如果要因为一个职称而牺牲自己的将来的话,我不愿意。沈亮宇看着她,表情温和而认真,我觉得,只要我愿意努力,等我到我父亲那个年纪的时候,成就未必会输给他。我是儿子,但儿子不是傀儡。
可是你回到台湾了。
那是因为我自己也想回来--可以的范围内,我不会让他失望,然而,那不代表我要将人生交出去。
郑蕴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为了乔霓?
那个女人?
之前特别为沈亮宇办的商业宴会,他邀请乔霓当女伴就算了,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那魔女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居然让沈亮宇跟她中途跑了,她打了一晚的电话,就是没人接。
隔天早上,他打电话来请假,对于她的疑问,他都技巧性带过,碰了几次软钉子之后,她也知道不可能问下去了。
她就是觉得不平衡,他干么对那魔女那么好?
喜欢的咖啡口味,习惯的位置,例行聚餐时的时间虽然都是看不见的小地方,但是,那些细微堆砌出来的是什么,她不至于不明白。
只是感觉很不服气。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乔霓最大的乐趣在于征服,魔女现在对他特别,只不过是因为他还没臣服于她,一旦他像那些男人一样爬过去,她会很快腻了一脚踢开。
可是,他为了她,居然连那羡煞多少人的身外之物都不要。
那你最好跟老天祈祷她对你是真心的?放下手中的资料,郑蕴雅看着他,不信的话,去问问外资的杨生勋,他会告诉你,乔霓怎么征服一个人后又怎么踢开一个人,或许,有心理准备之后,你到时候会好过一点。
蕴雅,不管是什么原因让-说出这些话,我只想告诉-一件事情--人生是我的,感情是我的,我不会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改变。沈亮宇明明白白的说着,我不希望再听到-说乔霓的是非,可以吗。
她轻哼一声,办不到。
丢下这句话,郑蕴雅不给沈亮宇说话的时间,转身开门,砰的一声,阖上门离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