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寻诡者

0689 青宁的困局(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翌日,听雨轩。
为迎接蓝沁和青宁的到来,胖子精心准备了一场晚宴,并邀请所有在黑族族地的好友前来参加。
女强人蓝沁在九监本来就很出名,慕名前来的追求者就有四五人,他们并未在邀约名单中,却带了厚厚的礼物硬生生加入到晚宴中来。
为显得大度,胖子没有拒人千里,冷着脸让人进了屋子。
今天的晚宴以西式自助餐为主题,上百种美食靠墙摆开,侍者、侍女穿梭其中,杯觥交错,好不热闹。
晚宴结束,屋中央被挪空,舞会开始。
火凡把头发梳得铮亮,难得的穿上了一身笔挺西装,他身材魁梧有力,个头又高,站在人群里非常显眼。
第一只舞曲,作为宴会主办人的火凡直接上去邀请梦中情人蓝沁。
蓝沁没有拒绝,和青宁耳语几句,将白净的小手放在火凡手中,两人来到舞池中央,随着音乐偏偏起舞。
在这种场合见惯世面的蓝沁很快就发现胖子其实不会跳交际舞,一开始就被踩了脚。
胖子急得满头大汗,生怕怀里的美人儿不耐,跑了。
“对不住啊,昨晚临时抱佛脚学了两只舞。”火凡很紧张,手心里全是汗,他越想表现得自然,越不自然。
蓝沁没好气地怼他:“不在这块儿擅长,为什么偏要举办这种西式的晚宴?中式晚宴不行吗?”
“听蓝兰说你喜欢西式,没想那么多。”
所谓投其所好,可蓝沁却有些恼怒。
“以后不要这样牺牲自己,我不喜欢。”
胖子明显不明白女神这句话里的意思,面色发白。
“哼,”蓝沁白了一眼身材魁梧的汉子,嗔道:“从小到大,我在蓝家要什么有什么,所有人都围在我身边,满足一切我想要的事物,很少有人问过我真正想要什么。
你们都以为我是女强人,喜欢别人讨好我,恭维我,可我的内心很厌恶这种做法。”
听到这里,胖子楞了楞,舞步也跳错节奏,差点有要踩到蓝沁的小脚。
“我不是太明白,不都说女人喜欢这些嘛。”
蓝沁狠狠瞪了一眼胖子,眸色忧郁,贴在他胸前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这不叫喜爱,这叫单方面宠爱,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胖子忙问。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眼前魅妖的女人在给他放水。
“我喜欢平等的尊重。”
“尊重!”死劲咬了咬这两个字,似懂非懂。
“我用一个简单的方式表述,男女的感情好比一个跷跷板,男性在追求女性的时候,通常喜欢用最猛烈的方式,用最火热的激情,却很少感受到女性的真正需求。”
蓝沁用小手戳了戳胖子铁一般坚硬的胸膛,心中暗暗赞叹留口水,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聊着。
“我说的是少数像我这样的独立女性,而不是那种无脑女。”
“明白明白。”胖子赔笑。
“跷跷板一头被男性重重压下,看似把女人高高翘起,暂时满足了女性的虚荣心,可这种追求不具备长期性和持久性。”
胖子刚想解释他很持久的问题,被蓝沁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
“别的女性如何我不管,我不喜欢这种纯粹的单方面付出,在追求期,甚至在今后的相处过程中,我喜欢我的恋人能更加听懂我要什么。如果我只喜欢吃苹果,有人不管不顾,就是要送我一车香蕉,这只能感动他自己,而不是我,你明白了吗?”
火凡第一次动真情,第一次追求一个女性,哪里懂那么多技巧,他确实没听懂
,但每个字都听进去了。乖巧地点头。
“总结一句就是,我喜欢我将来的伴侣和我同频。”
“那,那具体要怎么做?”胖子忐忑地问。
蓝沁双眼有了光彩,心中暗暗窃喜,觉得胖子虽然不如其他追求者那么帅气多金,难得的是他肯认真听自己讲什么。
她走到今天的高度,接触的优质男性数不胜数,越是优秀的男人越自以为是,懂得体贴懂得倾听的男性数量不多。
尤其是正处于上头期的男性,荷尔蒙分泌旺盛,更不理智。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在晚宴之前询问我一下,哪怕我给不了什么太详细的意见,你问一声也是好的。”
胖子有些明白了,蓝沁这样的女性,表面上说控制欲强,实际上还是内心没有安全感。
“好,我懂了。”胖子开怀一笑,终于感到他和蓝沁之间的距离缩短了一些。
“正好有件事要和你说。”
“学得到是快,说吧,什么事?”
“还有三天,宝堂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我能不能以你保镖的身份和你一起参加啊?”胖子有些跃跃欲试,这件事他可是期待了一个晚上。
原本他打算拍卖会当天采用霸王硬上弓的方式,反正宝堂堂守也给了寻诡小队一个包间,就挨着蓝家。
可刚才蓝沁的一番贴心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嗯......行吧。”蓝沁无所谓地说,实则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窃喜。
第一只舞后,蓝沁拒绝了几位追求者的邀约,继续陪着青宁聊天。
......
“快看,黑渊和蓝兰。”
今天的两人特意装扮了一下,黑渊穿了身深蓝色西装,蓝兰则挑选了一条天蓝色蓬蓬裙,男的帅,女的美,他们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哇塞,配一脸啊。我要磕CP。”黑娴娴举着红酒大喊大叫。
她身旁的护花使者黑枭立即搂住女人小腰,在她唇间留下香吻。
二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好看得炫目。
青宁的心情刚有所缓和,偏偏看到这一幕。
蓝沁没法开口,场中两位主角之一是她妹子,而身边这位是她刚结识的闺中密友。不能说,只能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感受到青宁的颤抖和紧张,蓝沁目露担忧。
“青宁,屋里好吵,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沁姐,我,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想回房间休息。”
“好,我陪你。”
“不,不用,我自己能回去。”
青宁撇下蓝沁,匆匆离开。
她直接冲出会场,往自己住所跑去,完全顾不上脚下石头,一个趔趄,扑进花圃你。今天特意换上的一身晚礼服,被扎了许多枝条、树叶。发型也乱了。
眼里顿时热泪盈眶。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想快速逃离这里。
回到房中,她紧锁房门,冲进洗澡间,把身上裙子撕开,把自己脱得光光的,泡进热水里。
“呜呜呜呜,好难受。”眼泪放肆地滚进水里,和雾气混合。
镜中照出一个狼狈的青宁。
“明明就知道他们之间的恋情,你偏要爱上他,青宁,你真是蠢到家了。”看着镜中的自己,青宁无声地哭泣。
“还没开始就输了,呜呜呜呜。”青宁放声哭泣,而大堂里,那对金童玉女还在赞美声中舞蹈。
......
啪啪啪!
“青宁,青宁,你哪里不舒服,快开门啊,我是蓝沁。宁宁,宁...”门开了,青宁用毛巾
揉着头发,情绪不高的样子。
“沁姐,我刚才觉得不舒服,回来洗了个澡。”
“青宁,我带了酒,我们一起喝点。”
“好。”
青宁错开身,让蓝沁进了房间。
这里是听雨轩的一个环境安静清幽的院子,专门给她二人住的。蓝沁就住在隔壁的房子里。
“这么好一身裙子,好几十万呢,才穿几个小时,怎么就撕了?”蓝沁放下红酒,看见一屋狼藉,撕碎的衣裙残片扔得到处都是。
“不喜欢就撕了。”
“哎你啊,是不是被刚才那幕刺激了?”
青宁扭过头去,用鼻音回答:“沁姐,我不想提他。”
“我们喝酒。”
没等酒倒好,青宁直接抢过瓶子,顿顿顿往肚子里灌了几大口,喝得太快,被呛得面红耳赤。
“别喝这么急,又没人跟你抢。”
这句话撕掉了青宁好不容易伪装起来的理智。“呜呜呜呜,沁姐,我这里好难受。”青宁把蓝沁的一只手拽到胸口上贴着,委屈地哭诉。
“哎,换了旁人,我会建议你勇敢去追的,可偏偏是蓝兰。她和黑渊从小就认识,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他们之间是双向奔赴,青宁啊,事情还没到很严重的地步,你收心还来得及。”
青宁哭得更凶了。
不是为了那一双璧人情比金坚,而是自己从来就配不上黑渊。
她和君莫邪之间的感情纠葛,现在还被他用那种方式逼迫怀了孕,更没脸见他。
“我带你来见黑渊,是想解决问题,不是让你陷得更深,知道吗?”
“呜呜呜。”青宁点头。她心里比谁都明白,可说服别人容易,说服自己难啊!
......
听雨轩大门。
不请自来的君莫邪被两名侍卫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君先生,没有宴会请帖不能进入,我们也是按章办事,请您别为难我们。”
君莫邪冷冷地看着两人,气得说出话来。
“好狗。以后小心。”
进不去听雨轩,见不到青宁,君莫邪只能想别的办法。
他招来属下:“去宝堂要一份拍卖会名单。”
“是。”
那属下转身离去。
君莫邪阴狠狠地盯着听雨轩牌楼看了几眼,转头又问另一个下属。
“我要青宁这一个多月的所有动向。”
那属下面色为难地说:“主人,技术部发现,您安装在青宁小姐车上、住所和手机里的所有监听设备、定位软件全部失效,青宁小姐这一个多月的行踪相当保密,我们也很难查清她所有动向。”
君莫邪转身就给了那下属一巴掌,刚在听雨轩受的鸟气悉数送给这人。
“没用的家伙,我养你们有什么用?一点事都办不好。”
那下属捂着通红的脸颊,低着头不敢吭声。
“她现在躲到听雨轩里,以为我查不到她了,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把手里资源挖出来,想尽办法打听这几天听雨轩发生的一切。”
“都楞着干嘛,还不快滚。”
“是是。”
属下们一一退去,留下君莫邪在风中狂怒。
...青黄两门联合在即,青宁啊青宁,你怎么就不肯乖乖配合我呢?你不知道这样会死吗?...
君莫邪暴跳如雷。
他早就清楚,他和青宁是被挑选出来的棋子,没想到青宁会在关键时刻爱上别人而背叛他。
“该死。”君莫邪一拳砸在车门上,把车门砸出个大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