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日方舟之重返罗德岛

章208. 一个猎人走上岸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夜无话。
第二天,W不见了,准确的说她没有出现在周金儒的面前,同样,伊内丝也没有,接待周金儒的人只剩下赫德雷。
“如你所见,四先生,女性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周金儒叹了口气:“赫德雷先生,你最好别让她们知道你刚刚说的话。”
赫德雷:“……”
他问道:“你会替我保密么?”
“当然。”
“好吧,我用什么可以收买你?”
“我不能骑单车离开卡兹戴尔,太慢了,所以我需要一辆新的座驾。”
“成交。”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
赫德雷认真道:“说实话,我挺喜欢你的,在卡兹戴尔,像你这样的人不多见。”
“喜欢我的人有很多,我不能每一个都回应,而且,我是喜欢女人的。”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种意思,好吧,我应该说,你不愧是维多利亚人吗?”
“谢谢。”
维多利亚人奔放的作风和自由的取向,会让很多习惯传统的人感到不适应,周金儒学的惟妙惟肖,连赫德雷这样的老油条都感到吃不消。
赫德雷又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为了不让W小姐尴尬,只要我拿到了机车就离开。”
“我送送你。”
周金儒知道赫德雷巴不得自己赶紧走,他留在这里,毫无疑问是一颗定时炸弹,按钮在特雷西斯手里,为了雇佣军上下的性命安全,必须远离这位四先生。
半个小时后,一辆八成新的机车停在营地门口,车身两边挂着装满补给的袋子,足够他远离卡兹戴尔这片是非之地。
“赫德雷先生,我在路上奔波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弄清楚一些问题只花了半天,有时候我们解决一个麻烦只需要几分钟,却要在旅途中花费比这多出成千上万倍的时间,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我早就能回家了。”
“你的家在哪里?”
周金儒戴好头盔,声音从面罩下传来:“我的家在哪里,我也在找,现在还没找到,谢谢你的车和物资,再见。”
引擎轰鸣,强劲的动力推着机车,飞速向远方驶去。
目送神秘的男人离开,赫德雷叹了口气,总算送走一个麻烦。
伊内丝把一切都告诉他了,之所以W会和这个男人表现的如此亲密,原因是他的身上有特蕾西娅的影子,除此以外,萨卡兹雇佣军头子想不出别的理由。
这不是一件好事,意味着特雷西斯会将更多的视线投放过来,变成雇佣军无法承受的重量。
是时候开展下一步计划了。
……
周金儒离开卡兹戴尔,一路畅通无阻,顺利到他都不敢相信。
这片地区千疮百孔,除了军事要地驻扎的军队外,几乎看不见执法人员,负责当地治安的竟然是雇佣军,然而缺乏有效的监管,相互敌对的雇佣军竟然可以当街械斗,丢下几具尸体后,更各自撤走。
“特雷西斯没有来追我,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要去哪里,萨卡兹双王之战和我想象的存在很大差距,应该说和传闻中的不一样……”
周金儒一个人呆在小旅馆的房间里,仔细复盘所了解到的情报。
“在两位王族开战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事,被特蕾西娅称之为污染,是悄无声息间发生的,预警机制失效了,很多备用方案都成了废纸,然后就是‘我’,‘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净化了部分污染,让局面缓和下来,接着战争发生了。”
“好消息是我终于能确认,特蕾西娅的死不是我造成的,凯尔希终于不用恨我了,坏消息是我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光知道一个污染没有用啊,什么是污染,什么污染了什么,净化污染又是怎样的过程。”
“好想回家,我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想回家,回家揉一揉阿米娅的头发,悄悄的说她是驴子,逗红云玩,看气急败坏的小狐狸张牙舞爪的报复回来,检查柳德米拉的考试成绩,我亲自给她布置家庭作业,算了,不想了,还剩下四年,我就能回去了,一百年都坚持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天。”
回忆了片刻后,周金儒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很少做梦,睡眠质量也不错。
睡醒时已然是傍晚,简单洗漱过后,去小旅馆自带的餐厅觅食。
“听说了么,前巴别塔离开卡兹戴尔后,重新组建了,他们成立了一家制药公司,名字叫罗德岛。”
“可是特蕾西娅殿下都不在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周金儒认真地喝汤,看起来心无旁骛,脑海里却在想,他要不要去罗德岛冒充干员入职。
仔细一想,可能骗不过凯尔希。
罗德岛还有一票从巴别塔时代过来的老干员,其中不乏他的狂热粉丝,万一再被认出来就不好了。
“博士,你不是被凯尔希医生塞进石棺了么,怎么又出来了?”
他总不能说自己不放心巴别塔的孤儿寡母,一个鲤鱼打挺,揭棺而起吧?
回了罗德岛也是继续每天加班,还是趁着剩下的四年时间,好好潇洒得了。
“请问这里有叫托曼的人吗?”
一个清冷的女性声音从吧台的方向传来。
周金儒抬起头,他只看见一柄大剑,宽厚的剑刃将武器主人的身体遮住大半。
正在擦拭酒杯的酒保冷淡道:“什么托曼,你在说什么,这里没有托曼,你找错地方了……”
咣当!
隔间里发出东西碰撞的声响,紧接着是窗户破碎,有人慌不择路直接跳了出去。
发出提问的女性背着大剑,动作说不出地敏捷,跟着一起往外冲,紧追不舍。
周金儒微微皱起眉头,刚刚那个人,绝对是斯卡蒂没错,深海猎人在1094年就上岸当赏金猎人了?
看起来,她的业务娴熟,干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
放下手里的杯子,黑衣男人扶正了面具,身影和夜色融为一体,很快,没有人发现坐在窗边的客人去哪儿了,只有几枚嵌进木板里的硬币证明这里曾经有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