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銮铃奇侠

第五百三十二章 醉翁之意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朱奠培道:“前辈说的可是木老先生么?方才郑舵主在轩辕台上赞了文前辈同唐宫主几句便遭暗算而亡,想必是木先生下的手。小王先前与他结下的梁子不小,对方想要杀我,那也平常得很。”蒙面人摇头道:“你既早有防备,那有甚么凶险了?我说的不是木先生。”
朱奠培心道:“此人支吾其词,分明是想借此套我的话,我又岂能中计?”当即笑道:“大丈夫生死有命,小王的仇家本就不少,在下亦无意托庇旁人,多谢前辈美意。阁下虽助冼宫主脱身,文前辈却仍在小王手中,冼宫主如若不肯让位,小王决不交人。小王素来敬重文大侠,不会下手害他,只是当下官兵炮火愈急,文前辈倘若有甚三长两短,那也无法可想。难道在诸位眼中,文大侠的性命尚及不上这宫主的位子么?”众人见他竟铁心要争夺教主之位,不禁各觉焦忧。景兰舟暗道:“冼姑娘现下已不再受制,师哥若真在岛上,本可慢慢搜寻;谁知梅长老设计炮轰君山,却是半分拖延不得,反帮了小王爷的忙。”
松筠忽开口道:“梅老兄,你先命官兵撤退,咱们再慢慢地找文大侠,岂不计出万全?”梅潜摇头道:“梅某身分既泄,岛上已无我容身之地,唯有随官兵一同退去;老夫离岛之前,必要看到我文表侄安然无事方可宽心。”端木夫人道:“不错,这小子说他在岳州渡口尚有几百号火铳手接应,皆因官军牵掣方才不敢妄动;倘若围岛官兵尽数撤去,难保咱们不又为其所制,先逼这小子交人再说。”她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虽知对方乃是宁府世孙,言语上也毫不客气。众人心下思量,觉其所言亦不无道理。
蒙面人嘿嘿冷笑道:“小王爷,令祖的亲笔书信劝你不动,你煞费苦心布下雷堂主这根暗桩也未奏效,你却犹不死心,抓住文大侠当作救命稻草。老夫有一事不明:无为教本就听从王爷号令行事,你为何非要自己当这宫主?”朱奠培道:“冼宫主与五老俱为当世人杰,岂甘久居人下?这位子若由旁人来坐,小王总不放心。”蒙面人缓缓道:“到底是王爷想让你当这教主,还是小王爷自己的意思?”朱奠培笑道:“我宁府向来一体同心,不劳前辈多虑。”
蒙面人叹道:“尊驾雄心勃勃,实不下于令祖;然你行事太过大胆,恐不免招致祸殃。前番你出手抢夺上册心禅,若无老夫出手,你多半已死在木先生的手里。令尊不幸早逝,贵府气运系于阁下一身,望你好自为之。”朱奠培道:“大丈夫行走江湖,岂能畏首畏尾?多谢前辈挂心,小王自理会得。”蒙面人并未接话,转向梅潜道:“梅老,今日事已至此,就算冼宫主肯放你一马,岛上其余教众也未必答应;长老多耽一刻便多一分凶险,趁着眼下事情还未传到寺外众人耳中,你这便领岳州卫官兵去罢,余下的事老夫自会料理。”
梅潜迟疑片刻,道:“尊驾武功盖世,自是言出必践,梅某本不应相疑;然此事干系重大,我若不见文表侄平安归来,决不先行离去。梅某做了二十年的护教长老,无为宫的人想要杀我,嘿嘿,那也得先掂量掂量。”蒙面人眼中精光闪动,道:“你不肯撤走官兵,到底是放心不下文大侠呢,还是想将他一起带走?”梅潜缓缓道:“今夜岛上情势晦暗难明,文表侄留于此地吉凶未卜,还是跟老夫一道离去的好。”
众人闻言不由大为惊愕,蒙面人哈哈笑道:“梅长老,你总算吐露真言!今日长老布下天罗地网,说甚么剿灭无为教、对付青莲尊者,这些不过是顺手为之,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替众人安排下脱身之计,本意是要暗中劫走文奎大侠,老夫没说错罢?”梅潜叹道:“阁下此言差矣。梅某与文大侠乃是姑表之亲,故而设计营救,怎好说是劫掳?”蒙面人冷笑道:“姑表之亲,难道还抵得过冼宫主与他父女之情?梅长老,你想捉文大侠回朝廷表功,是不是?”
在场众人闻言心下好奇:“唐宫主虽是朝廷钦犯,如今已然病逝,朝廷为何连文大侠也要捕拿?”景兰舟、麻俊雄二人早知文奎与建文帝关系非同一般,故而不甚诧异。景兰舟道:“梅长老,你真要拿我师哥?”梅潜摇头道:“老夫岂敢。少侠是梅某的救命恩人,老夫不妨向你明说了罢。今上亦闻应文老禅师犹在人世,可惜不知佛踪所在,故请文大侠前往京城,皇上有些话想要当面问他。”景兰舟闻言心中一震:“原来朝廷也知师哥识得建文皇帝。”
骆玉书皱眉道:“梅长老,敢问文大侠同应文禅师之间究竟有何渊源?文前辈乃是侠义之士,当日决不会无故杀死大相国寺方丈。”梅潜道:“骆将军无须多问,日后自然知晓。诸位当下如要取我性命,老夫这便束手待毙;然梅某圣谕在身,决无弃命奔逃之理。小王爷若不肯放人,咱们便玉石俱碎,一同葬身在这洞庭万顷碧波之下。”
蒙面人叹道:“长老深藏不露,与朝廷暗有通连,尊师生前实是多虑。你自恃岛上船只尽毁,我等众人皆难脱身,这才无所顾惮,对么?”梅潜缓缓道:“只须小王爷答应放人,梅某即刻携文大侠及围岛官兵退去。小王爷如若一意孤行,害死众位的却非梅某。”蒙面人笑道:“我知长老胆识过人,早将性命置之度外。老夫听闻此刻统领岳州卫舟船的将官,乃是位京里来的大人,不知是也不是?”
梅潜闻言脸色一变,道:“你……你说甚么?”语气竟显出一丝慌乱。众人皆知梅潜老谋深算,不论眼前形势优劣得失,始终喜怒不形于色,见他被对方随口一句话便扰得心神不宁,不由心下愕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