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林冲水浒

220 金兀术现身草原,许贯忠穷追不舍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暂且按下大华军猛攻西夏不说,单表许贯忠,中华二年(1128)年底,受林冲委派,随吉力吉思王子拖吉思回吉力吉思部落。
许贯忠到了谦河中游一个叫阿浦沃泥的地方,见到了拖吉思的父亲,也就是吉力吉思部落的王汗德安。
吉力吉思的前身是黠戛斯(Xia Jia Si 夏佳斯),黠戛斯前身乃是汉时的匈奴坚昆部落,汉将李陵投降匈奴后,娶了匈奴王之女,被封右校王,辖坚昆部落。部落首领代代相传,为李陵后裔,但当下的吉力吉思王汗德安,已经说不清自己是李陵第几代了。
德安见儿子拖吉思拜见了大华朝皇帝林冲,又有大华重臣许贯忠亲来联络,很是兴奋,当即向许贯忠表示:吉力吉思人未忘李陵,未忘根在华夏。
具体到吉力吉思和大华朝的关系,吉力吉思内部就有分歧。拖吉思一派是全盘归汉,将吉力吉思融入大华朝;但多数吉力吉思中高层却不这么想,他们认李陵及所带部属为先祖,愿意与中原有更多交流,但却不愿完全融入大华朝。毕竟吉力吉思已经分离了千年,而且从血缘上说只是中高层有李陵及其部下之传,但整体而言,吉力吉思部落的血缘主要不是来自汉人,而是草原各部落,尤其是来自西部的白种人。他们愿有条件奉大华朝为宗主国,但要保留吉力吉思的独立性。数百年前,吉力吉思曾经短暂控制漠北大部,是草原霸主,部落里很多人是不甘心臣服乃至被融入华夏的。
许贯忠不急,而是借机考察谦河(叶尼塞河)左右,走访了一些部落,有吉力吉思所属的,也有不属于吉力吉思的。一晃就是半年多才回到阿浦沃泥。
经过内部数月商讨争论,德安也有了决断,他与许贯忠商讨下来。共识是先加强交流,互相支持。
为表示诚意,德安派出另一个儿子多勒领四千骑军与许贯忠南下,为大华朝效力;并应许贯忠要求,派出三十多有经验的骑战好手,到大华朝的军校教授马术、马战、以及极寒条件下的野外生存和作战。
许贯忠这边,则留下了十几名开封师范学院毕业生,传授汉语和大华朝常识。许贯忠并应下,会送来更多华夏汉家物事,并开辟商道。
中华三年(1129)七月末,许贯忠与多勒便离开阿浦沃泥,向着大华而来。
一路上晓行夜住,饥餐渴饮,逢山索道,遇水寻涉,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这一日,到得一条河畔,此河名为扎不罕河,虽然不大,却也够大军饮马补水。多勒与许贯忠相商,令大军在此扎营休整一日。
大军刚刚扎营,有军兵带两牧人过来。多勒便审讯询问其部落名字,周边地形。漠北草原靠近北极,实际没有地图上看起来那么宽广。审讯没多少语言障碍,漠北草原各部落之间语言确有不同,但能够互相交流,尤其是一些常用词,比如草原、马、马奶、男人、女人、弓箭、狼等等,很是相近。反正漠北草原也基本没有文字,主要的交流方式是刀箭,语言不过是辅助而已。
那两牧人自称是个左近的无名小部落。简单问了几句,多勒便放走了他们。
却说那两牧人,离开了多勒的营盘,便一路打马,急急忙忙奔向西南,不多时便到了一处百多帐篷聚集处,进了一个大帐。
帐篷里主位上,坐的非是旁人,正是从西夏静州逃出来的完颜宗弼,也就是金兀术。他是已灭的金国皇族,完颜家族的最后一个名将了。
金国灭亡后,完颜斡鲁和完颜宗弼带着残余女真人逃进了西夏,投靠了李乾顺。一年前,在大华谍间的鼓动下,静州党项人与女真人发生冲突,互有死伤,西夏静州防御使任得敬无奈,率兵镇压女真人。完颜斡鲁断后而死,完颜宗弼率人突围,一路遭遇风沙、严寒、西夏兵,等逃入草原,仅剩五六百人。
完颜宗弼不愧为历史上的金国名将,领着这五六百人,在草原上辗转,劫掠了几个小部落,形成了三四千人的规模,上马能战之丁也有一千余。
草原上的牧人,平日放牧,劫时为兵。那两牧人进了帐,便口称大帅,向完颜宗弼禀报。
听说是来自极西北的吉力吉思骑兵,完颜宗弼便问:“可知他们为何南下?要去哪里?”
那两牧人摇头不知,其中有个牧人忽然说道:“他们中有汉人。”
旁边一个副将自作聪明:“草原部落里抓来的汉人女子不少,她们生的孩子很多就是汉人模样,更有直接掠来的汉人小孩,长大了就是牧人。所以各部落里看着是汉人,其实时牧人的,有的是。”
那牧人道:“他坐在那吉力吉思头领边上,穿的衣服是右衽。”
完颜宗弼腾地站起:“详细说下那汉人。”
那牧人道:“吉力吉思头领看着对他很尊重,不过那人一直没说话,只是盯着我俩看。”
另一个牧人也道:“他好像是在看我们的发辫。”此时的女真人,发辫并不像满清猪尾巴那么变态,大部分人有两根发辫,也有一根的,还有二根以上的。这两牧人,倒都是两根的。
完颜宗弼直觉不妙,这一年来,他的直觉救了这伙残余金人好几次,这次他也不怀疑自己的直觉。
完颜宗弼对副将道:“立即唤起全部落,向西跑,兵丁和青壮先走,妇孺随后跟上。”这是遇到无法抵御之劲敌时的安排,是要抛弃老弱妇孺,把根留住的架势。
副将急道:“大帅,我们好不容易生聚了这三四千人,就因为一点怀疑就这么跑,损失太大了!那吉力吉思也不过四千来人,可能仅是路过,不如再探一探。”
完颜宗弼摇摇头:“若不想承受损失,怕就要全部丧命了。那汉人必是汴京大华朝的人,听说吉力吉思部落与汉人有渊源,这支人马定是与大华朝交好。速速去整军撤走,不得延误!”
完颜宗弼扔下妇孺老弱,带着兵丁和青壮上马先跑。不到半个时辰,妇孺老弱还在收拾行装呢,多勒和许贯忠便全军而来,抓了几个审讯,才知道真是女真人,真是完颜宗弼。
多勒叹服:“先生慧眼,怪我一时犹豫,未听先生之言,来得慢了。”
许贯忠道:“我也是看了他们的发辫有所怀疑,谁料想真是完颜宗弼这条漏网之鱼。这可是皇上念念不忘誓要抓获的金国余孽,不能叫他跑了。多勒王子,许某保证,若能杀死或擒获完颜宗弼,必是大功一件。皇上定会因此重重回报吉力吉思。”许贯忠与吉力吉思首领,也就是多勒和拖吉思的父汉德安早就议定,这些吉力吉思骑军立得功劳,不但对他们个人有赏,还能为吉力吉思换来各类大华朝的物资。
多勒喜道:“好!那我们就全力追杀这些女真人,不抓到完颜宗弼,决不收兵!”
一个副将旁道:“可惜此处太远,没法将这些人口送回部落里。”
多勒道:“这些累赘就别留着了。”说罢一挥手,手下刀枪并举,将那二千多妇孺老弱斩尽杀绝。草原上就是如此,妇孺是部落人口的未来,不能吞并收入自己部落的,就不能留给敌人。
自此,多勒许贯忠领军与完颜宗弼在漠西草原上展开了追逃竞赛,其间完颜宗弼数次被追上,又数次逃脱。从初秋一直追逐进冬天,完颜宗弼只剩三四百人了,却像顽强的小强,依旧每日奔逃。
翼只水(额尔齐斯河)是难得的一条由东向西、由南向北的河流,它发源于金山(阿尔泰山),流经西域,辗转向北,最后流入北冰洋。翼只水出了金山数百里,便在草原上形成了一个湖泊,这就是斋桑泊(哈萨克斯坦)。
这一日,完颜宗弼逃到了斋桑泊南岸,刚喘一口气,就听探马来报,说是东西两侧各来了一支大军,人数皆在万人以上。完颜宗弼刚要向南逃出,却见吉力吉思人马正从南面杀来。
北面是斋桑泊湖水,南面是吉力吉思人马,东西两面各有大军,完颜宗弼(金兀术)无路可走。只得停留下来,静观事变。
欲知东西两支大军各是谁人,完颜宗弼此番能否逃出,且听下回分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