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章382 何谓贪欲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利兹马特,分明是兼具火焰和大地双属性的龙族,却为什么没有被称为‘地火之龙’,或‘熔岩巨龙’之类的呢?因为它的力量内核,根本就不在于它的元素属性。
而在于‘贪欲’!”
老人的嗓音越发奇异,幽幽地说道,“贪欲之龙,以贪欲为力量核心,熔岩之力不过是它最核心的贪欲之力的外在触角和延申罢了。利兹马特通过触角,将贪欲的种子,植入每个元素属性上和它类似的职业者的体内。而种子一旦生根、发芽,所衍生出来的,便是‘横力’。所谓‘横力’,本质上就是当一个人很想要一个东西的时候,自然表现出来的力量。横行霸道横行霸道,为什么横行,为什么霸道,归根结底,不都是为了得到一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贪欲每个人都有。横力每个人都有。普通人贪欲大,横力多,往往强悍一时,却难以善终,要么遭遇意外,要么恶疾缠身,几乎难免横死。
而职业者,一旦贪欲过盛,横力失控……”老人说到这,停顿下来。
安德鲁一直安静听着,这时则是轻声接口道:“职业者贪欲过剩,横力失控,便是地火魔法师、焰武士,也就是魔法公会的地火职业者们,所展现出来的样子么?”
老人点头:“是。”
海风徐徐吹过。
安德鲁再次安静下来,默默回想,细细咀嚼。
之前和地火职业者们的交锋和战斗,所有那些关于魔法公会之人的疑问,至此,好像都有解释,都能说得通了。
为什么那第一圣女卡佩拉召唤龙影的时候,力量宛若黑洞一般,似乎要将周围的一切人和事,乃至空间时间,都吞噬殆尽?
为什么只要是地火职业者,几乎都品质恶劣,精神状态也大多不怎么稳定?
包括为什么相比起暖火职业者,地火职业者的身体健康状况,往往不尽如人意,实力强横,生活质量却不怎么好?
原来追根朔源,都只是因为一个原因。
因为贪欲过盛么!
只是……
“真有那么大的力量么?贪欲……”安德鲁思索半晌,再次抬眼,看向老人,“贪欲对人的影响,真的有那么大?”
“是的,比你想象中影响要大,而且是大得多。”老人说,“不说职业者,只说普通人,你以为很多人所生的恶疾,完全是因为外界的侵染么?不是的。人性本身,便每时每刻生产着包括贪欲在内的各种邪恶,而这种源于内的邪恶,其实才是伤害最大的。很多普通人所生的恶疾,根本就是长期受到内在邪恶的侵蚀,而‘从内部烂掉了’。职业者的力量远比普通人更强大,一旦被利兹马特的力量蛊惑,贪欲爆棚,彻底失控的话,危害也比普通人更大的多。”
说到这,老人忽然问:“刚才,刚才我说到那些被利兹马特蛊惑的‘堕落者’的时候,你好像有些不以为然?”
安德鲁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是觉得‘堕落’这个说法……不太好。那些人难道不也是受害者么?如果说利兹马特的贪欲之种是一种病,那那些你口中的堕落者,其实都是病人啊。”
说这番话的时候,安德鲁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野火领的劳改所。
当初建立劳改所,关押那些被俘虏的地火职业者比如库克、塞莉、芙蕾,一方面因为穿越前所受到的“人之初性本善”的思想教育,想给那些罪不至死的家伙一条生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确实心不够狠,没法在战斗已经结束之后,做出杀俘这样的事情来。
离开野火领之后,安德鲁其实很少想起自己的野火领还有一间劳改所的存在。
然而如今,在从眼前的老人口中听到“地火职业者原来都是些被蛊惑的暖火职业者”这样的说法之后,安德鲁第一次非常认真地考虑一个问题:“堕落这个过程,可逆么?既然那贪欲之龙利兹马特能把暖火职业者变成地火职业者,反过来行么?应该至少存在理论上的可能吧!”
还是那句话:所谓堕落者,也算是受害者吧。
是敌人,但也可以说是病人吧。
既然是病人,难道不应该想着如何治好他们的病么?
“不要这么想。”老人却是摇头。
同一时间,那水神印记中的悦耳女声,居然也隐约响起,也说:“不要有这样的想法!这种想法会害死你的。”
随后就听到老人说道:“你说堕落者也是受害者?是,但不完全是。因为相当程度上,是否堕落,是可以选择的。并不是被利兹马特种下了贪欲之种的暖火职业者,就一定百分百会堕落,只有被种下了种子,同时‘其本人也选择了堕落’的人,才会堕落。归根结底,利兹马特只能放大一个人原有的贪欲,而无法凭空生出本不存在的贪欲。所以那些意志坚定、品质良好的人,尤其是那些贪念少的人,实际上是能够抵御住利兹马特的蛊惑的。
而反过来……”
“反过来?”安德鲁敏锐地察觉到老人的口吻有些微妙的变化。
“反过来,自身贪念极盛,稍加蛊惑,便直接贪欲失控的人,即便不是暖火职业者,也有堕落的桉例存在。”老人说,随后居然抬手指了指他自己,“这个桉例就是我。”
“什么?”安德鲁吃了一惊。
只听老人说道:“我根本就不是暖火职业者。身为丽的护卫和搭档,我是一名水系战职者,不是利兹马特的目标人群。但……我依然被影响了。而且据我所知,我是唯一一个堕落的水系职业者。”
安德鲁皱眉,不信道:“您的意思是,您贪念很大,大到即便不是暖火职业者,都能受到蛊惑,进而堕落?”
“是。”
“完全看不出来呢。”安德鲁还是不信,“您的贪念是什么?既然是贪欲、贪念,都有个贪求的对象吧?你那么控制不住您自己,迫切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是丽。”老人说。
安德鲁:“?”
只听老人平静说道:“我想要得到丽,得到她的人,也得到她的心。”
安德鲁:“……”
老人的口吻平静到没有任何波澜,似乎就是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但仔细体味这份平静背后的意味,安德鲁却是渐渐地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所以您的意思是,您很喜欢丽?您喜欢水神大人?”
“嗯,很喜欢。”
“可您刚才自己也说了,水神大人她和火神旭大人是一对儿……”
“是啊,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克制着我自己的情感,压制着自己的情感。作为一个暗恋者,我做到了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暗恋者能做到的事:守护在暗恋对象的身边,却始终没有被对方察觉到我的心意。但……或许就是隐藏得太好了,压抑得太彻底了,在被利兹马特种下贪欲之种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我比我自己想象中,还要喜欢丽,想要丽。”
小世界里的一切仍是那么安宁平静。
安德鲁却是渐渐自心底涌起一丝强烈的不安的情绪。
老人之前讲述了利兹马特一夜之间屠灭龙与泰坦两大族群,虽然残酷血腥,但毕竟年代相隔久远,又不是亲眼所见,没有那么直观的心理冲击。
提到“堕落”的时候,又没有具体说有多少暖火职业者堕落成了地火职业者等更具体的情况和数据。
总之安德鲁直到刚才,整个人其实还是在一个“听故事”的状态里。
现在不一样了。
身子不知何时不自觉地紧绷起来,安德鲁盯着老人:“您做了什么?在被那利兹马特蛊惑之后,您……到底做了什么?”
老人的眼神也看过来,和安德鲁的目光对视着。
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平静,脸上的皱纹甚至没有丝毫的抖动。
就那么平静地看着安德鲁的眼睛,平静地说道:“我找了一个丽和旭没有在一起的机会,单独去见了旭,假意向他汇报最新的情况和局势,但实际上,我是去杀他的。杀了他,就能得到丽了。”
安德鲁只觉呼吸都有点困难起来,嗓音微哑问道:“刺杀的结果是?”
“旭死了。”老人说,“他比我强,而且是强得多。即便我堕落之后,自身力量也随着贪欲的爆棚,而以一种畸形的方式,增强了许多,旭的实力,依然不是我能望其项背的。
旭当时,即便不和丽配合使用‘水火相济’的组合技,也快要触摸到魔导之境之上,那神秘莫测的神之领域了。
但他还是死了,被我杀死了。他甚至连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能做出来。因为他根本没有对我生出哪怕一丝一毫的警戒,就那么,当着我的面,把后背转到了我的眼前。
旭死去的那一刻,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对丽,是喜欢,但绝不是爱。因为我满脑子想的只是:我终于能,占有丽了。没有愧疚,没有后悔,只有狂喜,还有贪婪。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刻,我甚至生出了生理反应,对着旭的尸体,脑海里想着丽。”
老人娓娓道来,用最平静的口吻,讲述着安德鲁听过最可怕的故事,“现在你明白了么?人的贪欲,可以有多可怕。以及为什么我说我是火焰世界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罪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