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家天下

第二十四章:绝处逢生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另一根藤上,清思转头看了看徐简,银牙咬住嘴唇道:“我已承诺告知徐公子真相。你是她师姐,本可以问他。这既是大楚国事,想来徐公子没理由藏私。可你如此背信弃义恩将仇报,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说的话?”
下方的徐简精神一振,暗道老子行善也不算少,从来都是好心没好报,这回至少有人说了句公道话!精神振作,力道又生。徐简竭力抓住青藤,一边尝试将脚缠到藤上,用来减轻手的负担。
崖顶言锦心脸上一红。她尽量不朝徐简看去,只是扳着脸道:“善有大小。事有轻重。我逼供你是因国事为大。至于我这个师弟”
她略一踌躇道:“我又没有害他。他要能爬上来我不介意搭把手。但以他的种种表现,我认为救他是行小善而坏大计。他滥杀、好色、下作、阴险。这种人多一个,世上就多一分祸害!我不主动大义灭亲已经是格外容情!”
徐简肚子都要气炸。但正全力维持身形,哪有精力开口辩论!耳边听得清思凄然道:“我害了徐公子一次,徐公子却对我施以援手。我虽是个邪教妖女,但基本的人伦道义还是讲的。你只要先救了徐公子,你要问什么我都照实说出!”
徐简心中畅快,真想为这个“邪教妖女”拍手高歌一曲。
悬崖顶上,言锦心又羞又怒。她挥刀将青藤砍缺了一角,厉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招是不招?要是不招,我立刻送你去见无生老母!”
峭壁上徐简深吸口气,暗道:事已至此,怎么都要赌一次了!他腾出左手,飞快的在怀里摸到药匣,单手打开匣盖,凭记忆摸到第三支,小心的抽了出来。之前言锦心只缴了他的枪,并没取走怀中物品。其后一路逃命,也来不及对他细搜。好在药瓶是一种生物胶质材料。不然屡经挤压早就碎了。
等将匣盖关严,徐简的右臂已开始打颤。为节省体力,他没有抬头观察,但他心知如今言锦心的情绪极不稳定。一旦发现自己有弄鬼的嫌疑,“化惭愧为力量”的言大师姐极有可能失控!因此他尽量隐蔽动作,左手飞快的隔衣摸到血管,一咬牙,弹出针头就扎了下去。
冰凉的药液一打进身,徐简全身都止不住颤动。按温老师的说法,这“天魔丹”可以极大激发潜能。甚至产生一些近似的特异功能。但效力极限只有七十二个小时。药力消退后人将筋疲力尽,至少得静养十二个时辰。如不能及时调养进补,极容易生出一些古怪病症!
山崖顶上,言锦心斩下第二刀,清思仍是倔强异常。这种情况大出她的意料。她本以为清思这种女人贪生怕死,既肯对徐简卖身投靠,在生死相逼下肯定会屈服。结果全不是这么回事!连番的挫败感与内心的烦乱不安彼此交缠,言锦心渐渐有些发狂的倾向。
她红着眼道:“好个妖女,简直是无耻加无脑!你既想效忠你的徐公子,姑奶奶我成全你!”
她也懒得再想办法,挥刀就全力砍斫青藤。清思眼中现出绝望之色,双手加力要抢上崖顶。言锦心冷笑道:“不自量力。你这纯是找死!”
言大小姐自小随南拳名师习武,十几二十年没一天不打木人桩或跟人对练。正常情况下,让清思持刀她空手都休想占到便宜。这种形势下清思想翻盘,那确实是异想天开!,
清思咬牙力攀。身子离崖顶还有两米,言锦心冷笑挥刀。刀刃准确斩到豁口上,深深切了进去。当的一声,刃尖与山岩相触,溅起数颗火星。
一声轻响,却是切割过半的青藤被清思体重拉断。清思立时下落。慌乱中她伸手乱抓。但事先没调好姿态,纵有一些凸岩凹坑又岂能轻易抓牢!
清思的指甲瞬间断了数枚,指尖在岩壁上抓出数条血痕。她发出一声渗人的尖叫,身子翻腾着向下落去。
崖顶言锦心长长出了口恶气。胸中却觉虚飘飘的,一种难以言状的空洞。她闭上眼睛深深吸气,还没睁眼,耳边风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翻上崖来。言锦心吃惊之下,飞快退出数步。崖顶藤蔓纠结,脚下一绊差点摔倒。等她睁开眼时,立刻目瞪口呆!
徐简半身是血,衣破衫烂,手抱清思站在她的面前!
“你、你”言锦心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徐简淡然一笑,下巴轻抬道:“好个女侠!把我的手枪还我。然后立刻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这种人!”
手枪!一言惊醒梦中人,言锦心立刻伸手掏枪。刚抓到枪柄,徐简已如风冲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言锦心骇然发觉此子五指有如钢钩,居然抓得她筋软骨酥,丝毫无力反抗。
徐简放下清思,用另一只手探入怀中,缴下言锦心的手枪,随即将她一推道:“你走前面!大英雄大侠客都是非常物种,行为不可理喻,我这种小人、奸人可招惹不起!”
言锦心咬紧牙关,对徐简的讥讽不置一词。事已至此,虽不知变故何出,但她心知赶快离开才是上策。她一言不发,转身就向前方飞奔。她身段玲珑、身手又灵活,交杂的树干藤蔓对她影响并不很大。
清思这才回过神来,惊讶道:“徐公子就这么放过她?”
徐简无奈道:“那你说怎么办?把她杀了?揍她一顿?又或者奸她一次出气?”
他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最终对清思道:“咱们走吧。一谈到所谓‘侠客’、‘清官’、‘英雄’、‘救主’这些变态物种,老子简直三月难以下饭!不谈这个,还是赶紧下山,吃饱喝足,然后你陪公子爷我行云布雨乐上一乐!”
清思脸上一红,岔开话题道:“公子饶了我一次,救了我两次!清思此生必定谨遵诺言,一心一意伺候公子!”
徐简哈哈一笑,揽住她的纤腰道:“我这种奸人,还是跟你这种妖女气味相投。来吧,公子爷带你下山!”
徐简抱着一个人仍是纵跃自如。他轻轻一跳就上了一株青松,随意迈步,又到了邻树的横枝上。他试跃几次,找到纵跃的节奏,渐渐越奔越快。清思只觉身子象腾云驾雾,耳边风声呼呼,眼前景物急闪。惊骇之下她数次要出言询问。无奈刚一开口,空气就倒灌进来。她只能立刻闭口,暗道此子真是怪异莫名,如此神通究竟从何而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