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家天下

第三十五章:名将风liu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来到习园,天已全黑。妓院的人最是灵活,看见徐简的短发尽管吓了一跳,表面上却仍热情招呼。走在园中,突然看见一座牌坊,徐简奇道:“真是怪事,妓院还立牌坊?”
妓院的狎司也就是俗称大茶壶的男子笑道:“那是纪念一对姑嫂的。她们被人卖来这儿,却宁死不肯接客,双双投湖自尽,所以本地人立了这块‘双璧无暇’牌坊!”
徐简失笑道:“我说你们也是的,立了这块牌,岂不等于给自己打脸?要是觉得她们对,你们错,妓院不如解散,大家换别的职业。要是觉得没什么不妥,怎么可以允许别人立这种牌来羞辱自己?唉,这种风格真他妈很中国!”
大茶壶闻所未闻,愣了一阵,这才赔笑道:“徐少高明!”
来到正厅,大茶壶道:“两位是找相熟的姑娘,还是参与今晚的‘梳栊盛会’?”
徐简不动声色道:“今晚是谁梳栊?”
大茶壶解释道:“本园最出色的姑娘夏隐雯,琴棋书画四绝,号为‘夏十一娘’,年已二八,尚未梳栊。恰在今晚大会芳客,寻觅春闺之主。公子若有兴趣,请交押金万两赴会!”
“押金万两?”徐简还没说话,一旁的宋时杰倒先跳了起来,“就是全身镶金,也值不了万两白银吧!”
大茶壶脸现冷笑,不屑道:“乡下土包子!咱湘*潭是什么地方,那就是个流金汁的聚宝盆!一掷万金的大佬有的是。你出不起银子,自然有人出得起!没有钱,你上钱家巷隔墙打洞,七枚大钱一次!”
宋时杰勃然大怒,一把揪住大茶壶的衣领,张开巴掌正要扇下,徐简一把拉住道:“买卖嘛,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别人人傻钱多也不碍咱们什么事!”
坦白的讲,清代所谓名妓,徐简还真没兴趣认识。徐简将大茶壶解救出来,笑嘻嘻的说道:“爷对没开苞的雏鸡兴趣不大。你找几个最出色、客人最多的,再给爷准备一间临湖的楼上雅室,爷要来个夜战群英!”
没用多久,房子和女人全都齐备。两男一共要了七个红姑娘,又叫了一座上好酒席。吃饱喝足后将门一关,两男七女也不知在里面鼓捣什么。大茶壶越想越是不对。这倒不是怕吃霸王餐。自徐少的伴当露怯后,大茶壶稍稍露出点鄙视,徐少立刻拍出数千两银票,吩咐存在柜上,待出园时结算。习园虽是顶级妓院,一次万金的嫖资也只能做个噱头。徐少银票一亮,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这个徐公子头上无辫,说话又有些古怪,大茶壶不免担心来的是个反贼。既是反贼,如何行事很难捉摸!这个大茶壶名叫查五,是鸨母心腹,做事也就比较负责。他正要想办法偷窥,房门又突然打开,本院红姑娘林雅蓉走了出来,一脸不高兴道:“取笔墨纸砚,徐公子要写字!”
查五越发摸不着头脑。他急急取了一应物事交到林雅蓉的手里,见她回到房内,立刻进了隔壁一间房子。这间房子与领室的隔墙上有个隐蔽的洞,正对室内那张大床。这种设计,是给有特殊僻好的客人一饱眼福之用。
可是透过小孔看去,那张大床上空空荡荡的,根本没在使用。查五努力偏转视角,隐约看见几人似乎聚在桌旁。他将耳朵贴在墙上,凝神细听,只听到:“是否满意压迫女人掌权新秩序胆子”等一串不明所以的词句。,
房间之内,宋时杰却是一脸钦佩。他本以为徐大人是找借口上妓院消遣,哪知徐少有板有眼,居然真的找妓女做问卷调查!
尽管心怀遗憾,宋时杰也只能打点精神从旁协助。有问有答,徐少笔走龙蛇,很快就记录了厚厚一沓。花费了一个多时辰,调查终于做完。徐少将记录小心收好,交待宋时杰道:“行了,活已干完,咱们走吧!”
“走?”宋时杰和众妓都有些傻眼。
徐简一瞪眼道:“咱们是楚将军麾下正义之师,志在解救天下百姓。来这儿只为了解广大青楼女同胞的苦难。你身为楚将军麾下一员,难道好意思欺压这些苦难同胞?”
这个大帽子一盖,宋时杰立刻蔫了。他垂头丧气的站起身来,恋恋不舍看了一眼室内群芳,正要跟徐简出门。一个妓女率先反应过来,拉住徐简道:“徐公子慢走。两位是姐妹们的恩客,光照生意乃是赏给衣食。姐妹们巴不得两位公子‘欺压’我们。你们随便欺,尽情的压,姐妹们没有不乐意的!”
俗话说“鸨爱钞,妓爱俏”,男人喜欢美女,妓女同样倾心帅哥。这两个男人年轻健壮,一个剽悍,一个文雅,室内众妓都很满意。是以他们只聊聊天就要退房,众妓反倒不肯放手。
徐简皱眉道:“说清楚了,你们究竟是喜欢做妓女,谁给钱就跟谁上床,还是喜欢自己做主,只跟自己看上的男人欢好?”
众妓都不太高兴。林雅蓉皱眉道:“公子何出此言?我们当然是喜欢公子,才会让公子留下。要不然你们既已付钱,我们又何必多此一举!”
两边还在拉扯,房门砰的被人撞开,一票打手气势汹汹的闯入。领头的查五怒喝道:“好你个反贼,居然前来煽动姑娘们造反,是可忍,孰不可忍!给我拿下他们,送官治罪!”
他在隔室只听到零星片段,但也听出两人言辞犯忌。中国人讲究“防人之心不可无”。对方古里古怪,总归不是好事。加上身携巨款,这种人岂能轻放!是以一听两人要离开,伏兵立刻发动!
徐简失笑道:“这算怎么回事?你们开黑店哪?”
查五得意道:“两个反贼,光凭你剪了辫子外加手里那卷文字,就足够诛你九族。识相的束手就擒,可免皮肉受苦!”
徐简眼珠一转道:“这卷纸里记下院中姑娘不少犯忌辞句,告发了我,你们不怕自己倒霉?”
查五冷笑道:“姑娘是姑娘,行院是行院,大不了把她们一同交出!又关老子屁事!”
一听这话,姑娘们都惊叫起来。林雅蓉惊慌道:“我我们没说什么啊!”
清代的妓院档次不高。头等姑娘尽管识字,但说到见识,跟前代相差极远。是以徐简问话的时候,众女虽然觉得古怪,倒也没做多想。直到被人点穿,这才觉察到不对!
查五脸上变色,挥手道:“一齐上,别让两个反贼逃了!”他暗自盘算,看来最好将两人悄无声息处置掉。不然他手里那卷纸早晚是个祸根,遇上个心黑的官儿,恐怕要借机生发,将妓院榨个油干水枯。
众打手刚要扑上,宋时杰一声长笑,快如闪电的一通拳脚,阿唷连声之中,八九条壮汉纷纷倒下。
徐简一把抓住查五,冷笑道:“居然敢黑老子,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不赔偿白银二十万两,你这院子我就收了,所有人罚做苦役偿还损失!”,
他倒拖查五,一路走一路喊道:“各位寻芳客都来看看,这习园原来是个特大黑店,见了外地客人有钱,居然伏下杀手想杀人劫财!”
宋时杰外表粗莽,内心着实精细。一听之下就知道徐简想借机生事。他立即抓住两个打手,一路拖一路跟着大喊。
刚来到前厅,已有许多嫖客从房里闻声出来。大凡嫖客,通常是有钱有闲的无聊之辈,有热闹可看,哪有放过之理!没一会儿,厅中就聚满了人。
徐简将查五按得跪在地上,面对众人说道:“兄弟我是南边来的,身上有几个钱,想找姑娘消遣。哪知这习园是个黑店,欺我是外来客,居然派出杀手要来杀我。好在我两兄弟从小练拳,身手还算不错,反过来打倒了杀手。各位说句公道话,这种事该怎么报复才好?”
“不能吧,这种事都有?”
“当然要报官!”
“让他们赔钱!”
“依我看,什么都别说,先打他妈的一个痛快,然后放火烧了院子!”
一群嫖客有的吃惊,有的兴奋,更多的唯恐天下不乱,一堆闲人兴高采烈,乱纷纷的出着主意。
习园的老鸨正在主持夏姑娘的梳栊盛会,听到报告惊得魂飞。她当即赶了过来。只见两个青年男子,一个文雅的将查五踩在地上,另一个剽悍的手抓两个打手如提小鸡。两人正对众客人控诉黑店的罪恶。老鸨秦晚香堆起笑脸,一阵风的冲入堂中,对两人道:“两位大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徐简冷着脸道:“你是老鸨?”
老鸨是个贬义词,当面称呼实属不礼貌。但秦晚香哪还顾得上这个,当即点头道:“我就是本院老板!客官有什么要求跟我说就是!”
徐简板着脸道:“图谋杀人劫财,这可是血海深仇。怎么报复都不为过吧?”
老鸨脸色一变,上前打了查五两个耳光,厉声喝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惹得客官如此发火!”
查五梗着脖子道:“没看到他剪了辫子吗?这是个反贼。他来院子里,说了许多大逆不道的话,还要煽动姑娘们造反。我要拿他送官,这难道也错了?”
秦晚香吃惊之下,这才注意到徐简果然没有辫子。她心知麻烦大了。对方敢公开露面,必定有恃无恐。自己一个开院子的,何必操闲心替朝廷捉拿反贼?再说敢于造反的豪杰,自己又怎么招惹得起!
她二话不说,噼里啪啦又是七八个耳光,直抽得查五口角流血。她这才转向徐简,突然扑通跪倒,通通通磕了几个响头,对徐简哀求道:“好汉爷,奴家只是个开行院的下贱女流,朝廷大事不关心,也操心不上。小的们做错了事,只求好汉宽恕。奴家认打认罚,只求好汉不要烧我院子。奴家年老色衰,没了院子,散了姑娘,那只有饿死街头的份!”
湖南人大都胆气很壮。听清了原委,众嫖客倒也并不惊慌。有胆大的甚至上前拱手,对徐简道:“清灭明的时候,咱们湘*潭人死得可惨了。老兄是反清义士,兄弟我十分钦佩。南边大楚已经开国,满清风雨飘摇,指不定哪一天兄弟我就跟了老兄的后尘。不过一码归一码,既然是院里伙计的手尾,秦妈妈又当众磕头认错,我看不如饶她一回。要不然你若烧了院子,众嫖友难道光着屁股转场?”,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轰笑。徐简却没有笑。他冷着脸道:“您这话未免是非含糊。要是兄弟我身手稍差,或是少些警惕,正风流快活的时候被人捅上一刀,这会儿尸体恐怕都硬了。这种过节,几句笑话就能揭过?”
打圆场的是个本地豪杰,名叫潭开阳。面子被驳,他脸上有些挂不住。几步上前,伸手就要拉开徐简踩住查五的左腿。
手还没碰到徐简裤角,徐简的左腿突然弹出,重重踢在他的胸口。潭开阳的身子呼的飞出,压垮了墙角一张桌子。
潭开阳恼羞成怒,跳起身来吼道:“好你个反贼,连你潭爷都敢打。今天不抓你送官,潭爷我潭字倒转来写!”
徐简摇着头,不屑道:“您潭爷的风格还真他妈很中国。是非含糊,面子第一,做事思维跳跃。是朋友还是敌人,全看一念之间是否短路!你这种敌人,树一万个我都不怕。你想为老鸨出头,那只管放马过来!”
潭开阳色厉内荏。他是习武的行家,从徐简的一脚中早已测出斤两。他眼珠数转,丢下一句:“你等着,回头我就找你算帐。”一边脚步飞快的奔出门去。
一个大茶壶愣了半天,突然醒悟,追着背影喊道:“潭爷,潭爷您先结账。您在这儿住了两天,叫了五个姑娘,吃了三桌花酒,您还分文未付哪!”
可是潭开阳早已去得远了!徐简啼笑皆非,没想到自己这一闹事,居然让潭开阳捡到一次“上霸王妞”的机会。这华夏真是奇人辈出,玩起歪门邪道个个惊才绝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