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家天下

第六十章:大局在握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人刚冲入军营,营门口的火枪便连声爆响。整个军营顿时全被惊动。两人冲到帅帐周边,前方喝声已响了起来:“来者何人?赶快停步,不然格杀勿论!”
温老师自恃身手了得,仍是全速前冲。前方刀光一闪,一个护卫跃起拦截。温老师微一侧身,一指弹在刀身侧面。一股巨大的震力传了过去,护卫如遭雷击,螺旋着飞了出去。
有人喝道:“好身手!”
风声响处,又有两人挡在前面。温老师二话不说,两脚踹出,两人高飞数丈,砰然撞穿两座营帐。
“有刺客,全体戒备!”这下子护卫全被惊动。嗖嗖连声,大群人自黑暗中跃出,在帅帐前列成阵势。
温老师失笑道:“人多就有用吗?拍死一万只苍蝇,也只是让人的胳膊多动几下!”
护卫队长宗象冷笑道:“大言不惭。你且放马过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温老师放下石镇吉,大摇大摆走了过去。当前两人倏然让开,阵形象波浪般翻滚变幻。温老师艺高人胆大,迈步进入阵中。宗象挥一挥手,阵形合拢,迎面数人各展刀枪攻了上来。
温老师本就是武林高手,又经各种灵药淬体,力量与速度方面早已突破常规的极限。在他的眼中,这些世俗高手出招既慢又软,就象一群三岁小孩打一条八尺壮汉,人数多少根本没有实质意义。
然而一交上手,温老师才知不妙。这些人配合纯熟,攻击时层次分明,进则同进,退则交替掩护。左边退时,右边必有攻击。你一转身,前后两方的兵器又呼啸而至。温老师根本抓不住具体对手实施打击!要是拳脚,温老师还可硬抗几下,先全力打倒一边的对手,回头再处理另一边。可是面对钢刀钢枪,温老师却不敢随便冒险。
温老师急躁起来,闪躲之中他连飞数拳,都被对手穿花蝴蝶似的交叉避过。温老师已看出阵法的巧妙之处,其一在前后呼应,其二就在这交叉换位。你一拳打向身前那人的胸口。那人只消低头矮身,身后必有两三条钢枪交叉捅来。那人后退几步,就闪到了持枪者后方。你若伸臂去格钢枪,持枪者左右跃开,同时侧后必有刀剑劈来。总之攻势此伏彼此连绵不绝。你若想硬挡硬格,对方即时换位,绝不跟你硬抗。你若想追击,对位一侧的响应即时到来,迫得你只能转向。这种打法,温老师稍一疏忽就会血溅五步!
温老师见势不妙,打算冒险破阵。敌人一刀劈落时他突然伸手,两指已钳住刀刃。温老师狞笑振臂,持刀者被巨力拉动,腾空向对面的枪尖直撞过去。持枪者大惊收枪,身子却闪避不及。砰然声中两人相撞,同时都晕了过去。
然而温老师发力之际身体停滞,两侧一刀一锏同时打中他的身体。温老师吃痛之下吐气开声。通的一响,铁锏反弹起来,将持锏者打得脑浆迸裂。那一刀却入肉数分。鲜血立刻迸射出来。
居然被几只老鼠咬伤,温老师凶念大炽,正要出狠手灭了这群护卫,突然帐帘被人揭开,一片光亮直射过来。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是谁打斗?全都给我住手!”
石镇吉正注视打斗,突然听到喝声,他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去,发现翼王石达开正卓立帐门,对着场上众人发令。,
石镇吉惊喜交加,连忙喊道:“王兄,我是镇吉。你没事就好。丞相徐简谋反,我是赶来报信的!”
石达开似乎吃了一惊,随即大声道:“小孩子胡说八道。你不好好呆在镇里思过,半夜带人来闯军营,这又算是哪一出戏?”
翼王既出,温老师倒不好当面行凶。众护卫也全停了手,但仍严实的挡在翼王之前。温老师替石镇吉辩解道:“翼王,刚才我在镇子里面,亲眼看见徐简对身边护卫下手,一连杀了十多人。又在调兵遣将,恐怕将有不利翼王之举!”
石达开不悦道:“温先生不肯接受天国官职,所以我将镇吉交托给你,让你指点他的武艺。至于军国重事,以温先生的身份不宜多谈。指证一位丞相谋反,这可不是小事。你若证明不了,那可是要重重治罪的!”
温老师沉着的说道:“真的假不了。翼王只消派人去传徐简及众护卫前来,真伪一看便知!”
石达开点头道:“好,我这就让人去传。”
突然一声巨响,火光直冲云天。众人大吃一惊,转头看时,却是左侧不远一排营房发生爆炸。石达开厉声道:“怎么回事,赶快派人查看!”
没用多久,噩耗传了回来。刚被石达开任命为代理主帅的“提督军务”石祥祯被火药炸成重伤,生命危在旦夕。石达开震惊莫名,当即命令道:“全营举火,戒严,彻查,绝不能让一个奸细漏网。传令靖港乡衙,天亮后调乡兵封锁全镇,若无调令,所有人不准进出。并宣徐丞相、张副相来帅帐调查此事!”
**********************************************************
天色大亮的时候,所有当事人都到了帅帐里面。一见徐简,石镇吉忍不住冲上去就打。徐简愕然闪开,询问道:“翼贵弟这算什么意思?”
石镇吉怒喝道:“你阴谋造反,奸计已经败露,我跟你势不两立!”
徐简沉下脸道:“这话可不能乱说!”
“乱说?”石镇吉冷笑道,“温老师亲眼看见你残杀十多个护卫。我在镇口被你派奸细拦截,随后国宗石祥祯被你派刺客炸成重伤,你还怎么辩解?”
“一派胡言!”徐简摇头不止,“护卫的事,我正要对翼王禀报,他们被人收买,想要刺杀本相,本相不得不下手除之。此事有护卫队长钟乐及其余二十个护卫做证。至于说我派奸细拦截你,又炸伤国宗,那真是天方夜谭!”
石镇吉还要再说,石达开喝止道:“够了,本王在此,一切自有我来裁判。”
他转向钟乐,询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钟乐恭谨的答道:“昨夜有护卫趁相爷不备,突施暗杀,中途被我拦截。此后又有人假传王命,煽动众兄弟刺杀相爷。结果奸计被一一粉碎,十多个奸细被格杀当场。”
石镇吉气得跳起来道:“胡说八道。你已经被徐简收买,才会为他说话。昨夜我要赶来向翼王报讯,你为何在镇口拦截?”
钟乐摇头道:“我路过镇口,遇见翼贵弟就打了个招呼。哪知翼贵弟二话不说拔刀就砍,以致我手臂和小腹都受了伤。无奈之下我只好先行逃开。此事我正要上告翼王,求翼王主持公道,严惩肆意妄为的翼贵弟石镇吉!”
钟乐一边说,一边掀开衣服,露出手臂及腹上的伤口。看到他说的有理有据,帐中众将一片哗然。,
石镇吉怒极,大声道:“你这是恶人先告状。你只是受点轻伤,我却死了六个伴当,你又怎么说?”
钟乐说道:“我在镇口招呼一声就被你砍伤,随后你带人冲卡,杀了好几个哨兵,哨兵还击也杀了你几个随从。这事明显是你违犯军令,怎么倒成了我谋反的罪证?”
帐中一片窃窃私语。即使是石家子弟,听到这时也觉得石镇吉实在很不象话。石达开脸色铁青,判决道:“石镇吉胆大妄为,屡犯禁令,重责军棍八十,禁闭十天。以后若再胡闹,严惩不怠!”
石镇吉吓了一跳,连忙说道:“翼王忠奸不分,袒护奸臣,这么判决我不服气!”
石达开厉声道:“拖下去,当众行刑!”
一群护卫如狼似虎的冲入帐中,抓着石镇吉拖了下去。没用多久,帐外就传来杖责和痛呼之声。
石达开转向温老师道:“温先生是武林高人,本王一向尊敬。可是你纵容翼贵弟胡闹,自己闯营、杀我护卫甚至诬告本王丞相,这个罪名可也不小!”
温老师脸上变色,忽然冷笑道:“既然你有眼无珠,温某也由得你。不过要动温某却是妄想。你这一座小小军营,温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石达开喝道:“拿下,斩首!”
话声未落,温老师突然向他冲来。帐中一片惊呼,石达开却很沉着。直等温老师冲到身前,他才飞起一脚,身前几案向温老师直撞过去。温老师反手一拍,几案碎裂。温老师身形不停,伸手向石达开抓去。石达开侧身一让,挥拳直击。温老师狞笑道:“来得好!”
他左手倏起抓住对方手腕,正要发力反扭,石达开脚下一阵迅捷交错,不知怎么的已经转过一个方位,手臂一曲,一个肘捶撞了过去。这一肘来势凶险,温老师不敢怠慢,翻掌推开。石达开手腕刚刚脱出,脚下又是一阵迅捷移动,身子已经转到温老师的侧后。
看到这精彩一幕,徐简拍手赞道:“好一个鸳鸯连环步!”传说中的鸳鸯连环步果然十分精彩,徐简都看得有些目炫。
他屈指一弹,一枚玻璃珠向温老师后脑急打过去。听到破空风声,温老师吃了一惊,赶紧避让。
徐简腾空飞扑。这一跃足足有四米之遥,帐中各人都是大吃一惊。温老师心知不妙,看这小子的身手,以一对一都未必能胜。加上人数众多的护卫,这一回恐怕凶多吉少!
不容他多想,徐简一拳直击。温老师喝道:“来得好!”他看准敌拳来势,以硬碰硬挥拳对撞。
徐简却不肯拼蛮力,他左脚在地上一撑,身子弹起两米多高,一脚向温老师头上踹去。温老师挥臂格开。腿臂相交,徐简只觉象被铁棍敲中,腿上一阵麻木。惊骇下他左掌急挥,一团白雾将温老师兜头罩住。温老师正仰着脸凝视对手,哪知会有这种变故。一片细灰飞入眼中,眼睛顿时一阵刺痛。
“石灰!”温老师惊怒交加。他吃亏在没读过《鹿鼎记》,不知道韦爵爷这一成名阴招。徐简却是揣摩已久,借鉴得十分到位。话说高手过招哪容片刻分神。腾在半空的徐简拳肘交加,一刹那间在他头上打了三拳,最后借身子下落之势,一记凶狠的肘捶顶在温老师头颈根部。
徐简的力道远非翼王护卫可比,温老师连受重击,终于扑通栽倒。徐简借肘击的反冲力,凌空翻身退出数步,喝令道:“还不速将此犯拿下!”,
翼王的护卫如梦初醒,当即飞扑上来拿人。哪知头两人刚冲到温老师身边,死鱼似的老温突然翻身,伸掌一推,一个护卫胸骨尽碎,身子跌出两米开外。温老师曲臂环住另一个护卫,发力一绞,那护卫颈骨断折,一颗头颅无力的下垂。
温老师正要跳起身来,徐简右手一挥,数枚玻璃珠激射而出,准确的击中温老师胸口与两臂上部。嚓嚓数声脆响,温老师口吐鲜血,两臂无力的软垂。后续的护卫一拥而上,扭住四肢将他死死按在地上。随即有人取来麻绳,捆粽子似的将之捆成一团。
终于拿下这个妖孽,帐中诸将都是松了口气。随即又对温徐两人展露的功夫震惊不已。石镇吉的胞兄石镇龙惊叹道:“一跃两丈,出手如风,这种身手,简直只存在于武林传说之中!”
石达开点头道:“是很了得!所以尽管温老师和曹老师有些来历不明,我还是诚心接纳,让他们教授镇吉武艺。哪知他们武艺虽高,人品却是不良,如今看来,那个曹老师恐怕也不可靠!”
徐简对石达开行礼道:“殿下,我请求将这两人交给我来处置。我想从温老师身上逼问出他的师承来历,此来究竟有何图谋。对曹老师的缉捕,也可交由我来处理。”
石达开沉吟片刻,点头道:“此事准了!国宗石祥祯遇刺之事,也一并交由你来侦缉。”
石镇吉的胞兄石镇龙眼神中光芒一闪,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很快又抑制住了。
等护卫将帐内收拾了一下,石达开走回主位,面对济济一帐的文臣武将说道:“天国起事之初,南王依据《周礼》创立了分封之制。按这个制度,各王皆有自己的封国土。如今天国形势大好,分封建国已经有实行的可能。湖南之地,日后就是本王封国。所以之前本王设立大丞相府,即是一个建国的预备步骤。今天本王当众宣布,自今往后,一切政务皆由大丞相府处断,六部尚书以下,大丞相皆可先任命,再向本王报备。六部以下官署,大丞相可以自行创设。
军事方面,建大都督府。府内设立大都督一名,副都督三名,掌管封国所有军队”
还没说完,族兄石凤魁抢先问道:“大丞相府的兵部跟大都督府比,哪个权更大?”
石达开笑道:“兄长问得好,大都督府掌管兵籍、训练、征伐等事,但凡日常训练、将领提拔乃至出兵点将都归大都督府掌管。大丞相府的兵部只管征兵以及筹备钱粮等事。”
石凤魁追问道:“那翼王打算任命谁来做大都督和副都督呢?”
石达开正色道:“既然是我石氏的封国,军队当然要掌握在石家子弟手中。从今天起立下制度,大都督与至少一个副都督必须由石家子弟出任。出任者一律加‘国宗、提督军务’头衔。”
此言一出,石氏子弟全都松了口气。石家是地方富户,各房主事大都读过书,懂一点古今之事。石龙泉等心计深沉的老辈心下了然,石达开重用徐简这个“客卿”,恐怕是在玩合纵连横的手腕。南王当初创设的是分封制度没错。可如今东王强势,绝不会轻易放任石家自建封国。可是湖南与强楚相邻,翼王重用徐简,一可结好楚国,对东王形成威慑。二来还给石家留下回旋余地。一旦需要与东王讲和,替罪人及借口都是现成的,那即是上了徐简这个楚国奸细的当。所有破坏天国团结的坏事都是徐简做的。徐简一除,对各方有个交代,大面上就能敷衍过去。这里效法的是战国时代合纵连横的外交故智。,
一时之间,石家子弟全都对大都督的位置眼热不已。各人还在盘算如何争取,已经出了五服的族人石明开上前道:“翼王,大都督一职可要慎选。臣建议翼王自领大都督一职,副都督以下方可授人!”
石达开谦和的行了一礼,说道:“明叔,制度既立,总要让它正常运转。不经磨练,我石家子弟又如何成器?我的意思是由族兄石凤魁代理大都督,明叔、泉叔任副都督。至于另一个副都督嘛,我打算由我的侧妃之父罗风来出任。”
“罗风?”石明开一头雾水,“臣从未听说此人。而且翼王的侧妃又是何人?”
石达开哈哈一笑,回头招手道:“爱妃请出来与众臣一见。”
帐帷掀处,一个宫装女子怯生生的走了出来。一直没有发言的张遂谋赫然发现,此女竟是王娘的侍女四喜。他惊愕道:“殿下,此女莫非就是王娘的侍女四喜不成?”
石达开点头道:“正是。”
他脸上有点发红,解释道:“昨夜本王一时情动,留了四喜侍寝。四喜全家都是天国忠臣,在广西加入金田团营,一路打来湖南。其兄长更在攻打桂林时为天国捐躯。既然木已成舟,四喜又身家清白,本王立她为侧妃,亦是报答天国忠臣的美事。”
张遂谋踌躇道:“臣并非反对立妃。只是其父不知才干如何,骤然提拔到副都督的高位,是否能够胜任?”
此言一出,好些石家子弟也随声附和。石达开笑道:“张尚书不必担心,已经有了一个大都督,两个副都督,翼贵丈罗风的这个职位,主要就为酬功。我早已了解清楚,翼贵丈人品忠厚。在辎重营勤勤肯肯,从来没犯一点过错。放他在这个位置,也是立一个规矩,即军权由宗室子弟及外戚分担。以翼贵丈的忠心,替我看着点家业,难道会有问题?”
一听“张尚书”三字,张遂谋已隐隐觉得不妙,还没想通问题出在哪里,石达开将脸一扳,再次宣布道:“张遂谋身为吏部尚书,负有甄选忠贞、斥退奸回之责。可是你推荐温某为翼贵弟石镇吉教师,如今却证明此人包藏祸心。丞相身边又出了奸细,国宗更被刺客用火药炸伤,张遂谋负有荐人不当以及有失明察之责,着革去副相头衔。再降一级为吏部侍郎,暂时代理部务以便立功赎罪!”
张遂谋心中叫苦,但表面上只得强颜欢笑,接受了这一处罚。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