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家天下

第106章:笼中之鸟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东王府的寝殿前厅,杨秀清皱眉对何纵道:“你已落入我的掌握,居然还敢提这么多条件!”
何纵从容一揖道:“我同意出山助徐简一臂之力,是因感于他救国救民的诚意。他为了几个村民,不顾利害跟我翻脸。这种正气令我惭愧。而我等兄弟又受了他的恩惠,于情于理都不能不帮他。我何纵并非贪生怕死之人。要我为东王效力,我必坚持这几个条件:一,我只为正义事业助阵,绝不为个人私利出手。东王要排满兴汉,这是义举,要我卖命我绝无二话。东王要建立人人有田耕、人人有衣穿的地上天国,这更是大善,我愿为之鞠躬尽瘁。假如东王发誓毕生为正义事业奋斗,则保全东王地位、消灭政敌的事,我也未必不能为东王去做。但若东王只顾私利,妄做非为,则我何纵头可断、血可流,意志绝不屈服!”
杨秀清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他森然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正气凛然的义士。你以为能够要挟到我吗?”
也不见他做势,他的身体忽然横移丈许,轻飘飘的挥掌打来。何纵不敢怠慢,短戟上挑以攻代守。杨秀清的招势却在刹那间快了三倍,砰的打中何纵胸膛。
何纵身子飞起,重重撞在厅柱之上。他临危不乱,脚下一蹬,身子借力腾起,短戟凌厉下刺。
杨秀清拍掌道:“好,有胆气!”
他伸指在戟尖一弹,一股螺旋巨力带得何纵象陀螺般急旋。何纵大喝一声,伸展手臂用戟尖在地面上一点,借反弹力强行对冲掉螺旋劲。他贴着地面两个空翻,短戟带着炫光横扫过来。
杨秀清怒道:“还不死心!”
他看都不看短戟去势,突然抢前半步,细长的手臂已经抓住何纵前襟。他吼了一声“死”,戟尖刚扫到杨秀清外衣,何纵已被一股巨力掷出,再次重重撞到柱上。
一声巨响,一尺来粗的柱子从中折断,大梁喀喀几声,无数碎屑飞撒下来。
何纵全身剧痛,一口内息几乎提不上来。但他毫不气馁,身刚落地便飞快跳起,挥舞短戟再次前冲。杨秀清暴怒之下再不容情,他左手抓住戟身,右掌重重拍上何纵顶门。刹那之间何纵心态安详,从容闭上眼睛。如山的劲力从顶门直透进来,何纵几乎产生脑浆迸裂的错觉。然而突然之间,杨秀清的手掌在他脑门停住。
何纵惊讶的睁开眼睛,却见到杨秀清脸上平静无波,轻轻点头道:“生死之际仍从容宁定,足证你心口如一。好,你这个人我用了!不就是这么几条么:一,只为正义事业效力。二,不能杀徐简和你的兄弟,也饶恕今天办事不力的几个贱货。三,可以不放徐简,但必须给予优待。这三条我都答应了!”
命已保住,后怕却无端涌了上来。通过刚才的交手,何纵才知以自己这边五人之力,无论如何都是杀不了杨秀清的。反之他要杀死自己,恐怕就象拍死苍蝇那么简单。
他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翻身下拜道:“东王既有如此气量,何纵愿供驰驱!”
**********************************************************
深秋的阳光暖暖洒下,明故宫的工地上,一个锦衣少年负手而立,正百无聊赖的看着工人施工。偶尔他会对工匠指点几句。但更多的时间,他只是四面转转,欣赏这座由小农皇帝朱元璋修建的古老宫殿。,
在他的身旁,四个劲装女子警惕的按刀侍立。赫然正是被杨秀清赦免的如意、称心、春波、秋影四女。杨秀清赦免她们后,立即给了新的任务,那就是贴身“卫护”徐简。要是徐简跑了,不但她们个个要受极刑,就连九族都会受到株连。所以她们丝毫不敢怠慢,那真是十二时辰绝不稍离。解手都有人看着。夜里两人陪他睡,两人睡外房。就连徐简打个呼噜翻个身,四女都会立刻惊起。
徐简一路走一路看。发现这座古老宫城早已残破不堪。明初这座皇宫只住过三任皇帝,燕王朱棣很快迁都北京,其后这里就开始衰败。入清后,皇城干脆给改成满城,建了江宁将军及都统衙门。洪杨围城时,满城抵抗激烈,这里又遭一次破坏。这种破烂地方,洪秀全也看不上眼,所以选择了两江总督府做为天王府的基址。这座故宫则做为建材供应基地被大拆大卸,拆下的砖石木料用于修建天王府及东王、北王等新贵的府邸。
杨秀清答应了何纵的条件,不杀徐简,但也绝不放他。同时他声称天国供应紧张,对徐简的衣食住行不能免费供应,徐简必须干活换取衣食。徐简就领了这个“拆除明故宫并在基址上修建东王府”的差事。
目前工程还处于“拆旧”阶段,拆迁嘛总体是个破坏活,也没多少技术性的东西可以指导。徐简看了一阵,就命令打道回府。为了督造工程的便利起见,杨秀清在宫城附近赐了一座府第给他。这座住宅相当豪华,但是下人却没配齐。除了四个兼做监控的女侍卫,只有一个“卒”的卫兵驻扎在外进“保护”。
徐简回到临时住宅,卫兵立刻关门落锁。坐到书房的椅子上,徐简惬意的伸了个懒腰,问几人道:“今天谁给我读那个《金瓶梅》?”
称心啐了他一口道:“想得美。这种淫书要看你自己看,别指望我们姐妹读给你听!”
徐简哈哈笑道:“也对。中国人的风格,很多事只可做,不可说。那干脆咱们直接上床做吧!”
不等称心拒绝,他已经一把抱住,三两下解除腰刀、剥了外套,直接扛进里间扔到床上。
外面的三人脸色飞红。秋影啐道:“好不要脸!称心姐也真是的,这种事都会答应!”
如意深吸一口气,从容说道:“她发过誓,只要徐简救我,她就任其施为。重承诺总是美德。说起来倒是我欠了她一份情!”
春波哼了一声,似乎大不以为然,然而张了张嘴,她还是将攻击的话收了回去。毕竟称心是为救她们三人才求的徐简。尽管最终徐简只救了一个,其余两个是东王出手救的。但要是拿这事攻击称心,未免也太不厚道!
三人坐立不安的在外间候着,听到里面的腻声亵语不绝传来,三人全都面红耳赤。但职责所在,要是避得太远总归不妥。要是干脆进去这种事怎么说得出口!称心这小妮子可是占了“舍身救人”的便宜,这会子尽可大义凛然的声称是为了众姐妹在做“牺牲”,所以她这么做就是神圣。而三女要是自荐枕席,那只能是淫贱无耻!甚至可能被人告上一状,指责其有叛变东王的重大嫌疑!
内间的古典大床之上,徐简已经一连让称心梅开三度。终于她再也支持不住,只能连连告饶。徐简哈哈一笑,停止鞑伐道:“你的体能太差。呆会儿吃完饭我传你一路内家拳法。练个十年八年,估计能达到我的十分之一!”,
称心呻吟道:“十分之一?臭美的你!要是我只及你十分之一,我们四个人加起来岂不是最多只及你的一半。你要有这么强,你还不早就逃之夭夭!”
徐简收起笑容,叹了口气道:“你真以为我没有逃脱的本事?别说你们四个,四十个都休想将我看住。只是我带了四个人来,要是最终只走脱我自己一个,我逃回武昌怎么跟大家交待?难道对他们说:我不知天高地厚,煽动他们前来刺杀东王。结果一看情况不妙,我就撂下他们自己逃命?”
称心这才明白徐简那一脸苦涩的来由。她由衷的点头道:“是啊,就象我们五姐妹,要是她们全都因我而死,我自己一个人肯定也没脸活着!”
推己及人是人类的一般思维方法。见称心产生了共鸣,徐简微微点头。
但称心想了一想,突然又问道:“可现在情况已经不同。李名世主动投靠东王,对他你岂非可以不用再管?何纵受到东王重用,你也不必担心他的安危。要是确信另外两个也不会有事,你是否会尝试逃脱?”
徐简摇头道:“李名世投靠东王也是无奈之举。首先是我把他带入绝地,他才会被迫屈服。何纵为人仗义,硬是用性命把我保下。我要是不顾他的处境逃了,以后有何面目与朋友相见!”
称心默然点头。好一会儿,她才说道:“既然基于道义,你不能单身逃掉。以你的本事,又不能将他们全都救走。你为什么不干脆降了东王?那总好过这种半囚徒的处境!”
徐简苦笑道:“也不知怎么的,我的内心对东王有一种很深的排斥,无论如何都难以做到对他俯首称臣!我想来想去也找不出原因。其实在见到东王之前,我对东王挺佩服的,还常常对别人称赞东王的才能,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称心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想了很久,最终猜测道:“或许,是东王的神术让你感到压力。你这人虽然身手也不坏,但最得意的,还是你的智力。可是在东王的慑心术下,你的一切思绪都无所遁形,什么诡计都别想对东王施展。所以你感到沮丧。感到难以接受!”
徐简震了一震,良久才颓然叹道:“还是旁观者清啊!在东王面前,我就象全身赤裸,这种挫败的感觉太过难受,简直让人生不如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