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家天下

第111章:受传气功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色大亮的时候,栖霞寺的僧众都已打好包裹逐一撤离。主持大聪挑着两肩行李,向许明通告辞道:“师侄我脚程慢,这就先走一步。咱们在福州华林寺会合。”
许明通摆手道:“去吧去吧,不要婆婆妈妈。”
没一会儿功夫,最后一个僧人也已消失在视线之中,整座寺内只剩下许明通跟徐简两人。徐简强抑激动,一把拉住许明通道:“现在闲人都走光了,你可以传授功诀了吧!”
许明通呵呵笑道:“功诀呢其实很简单,最关键的全在罡气元种。问题是我现在身负重伤,你总不至于逼我在这时候给你传功吧?”
徐简不屑道:“你别装死啊。就连我这种不懂气功的外门高手,身上有伤也是一转眼就能自愈,最多需要吃点好的补充消耗。我都给了你大半夜功夫运功,早上你又吃了整整两桌素斋,你还想装死就未免太不厚道!”
许明通摇头道:“要是普通的肉体损伤,那当然恢复得快。昨夜我可是中了杨秀清三掌一肘,要化掉潜伏的罡劲可没那么容易!”
突然他灵机一动,提议道:“可以这么办,我干脆将杨秀清的这四缕罡劲包裹起来,炼化成一颗罡气元种,你要是不怕杨某的罡气性质特异难以驾驭,那就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事!”
内家高手被敌人的罡劲侵入,粗重的部分都是即时引导出体外。昨夜小半个天京城的“屋顶拆迁工程”就是被两人这么完成的。可是真正的高手都能将罡劲炼化出各种微妙难缠的性质,或刚或柔,或阴或阳,或寒或燠,或直或曲。或微细如丝,或螺旋成涡,消解起来相当麻烦。之前许明通预计杨秀清伤势全复至少要三五天时间,凭的就是对自己所修罡劲的信心。
徐简沉吟了片刻。三天五天的也不是不能等。但俗话说“夜长梦多”。有机会的时候不立刻抓住,出了意外就只能空自悔恨!
最终对神功的迫切渴求压倒了风险考量,徐简一咬牙道:“就这么办!”
许明通似乎早有预料,他微微一笑道:“寺里有个隐蔽的地下静室,老弟既然心急,咱们立刻下去运功就是!”
在徐简护法下,许明通花了整整十二个时辰不间断运功,成功的将异种罡气收束“封装”。经过七个周天的循环祭炼,这一团奇妙的气旋终于火候成熟,转化成可以植入初学者气脉之内的“元气之母”。一旦该人的体质能成功承受,那么只需加以涵养培植、水火煅炼,这一点“丹头气母”将永无止境的澎湃壮大,最后在上下丹田以及十二经络内生成一片循环不息的元气之海、罡劲之潮,一个平凡人从此将拥有远超想象的力量以及派生的奇妙功能。如隔物传功飞花伤人,登萍渡水身轻如燕,完全达到武侠小说描述的各种可能。
传功之前,许明通神色肃然,最后一次提醒道:“我再次声明,由于我所学不全,没法事先测试你的体质是否合适,一切只能从‘元种’植入是否成功来推断。一旦植入失败,元种在体内炸开,最轻也是五脏破碎。即使你体质超常,这一关成功渡过,以后修炼过程中尚有九九八十一难。别的不说,怎么消除罡劲对身体的伤害就是个难题。老许我是用了彻底断欲的笨办法来过关的,你小子有点聪明过度,这一关过不过得了实在难说。要是自作聪明弄出了事,后悔药可没地方买的!”,
徐简也是额头见汗。细思再三,他将心一横道:“平凡的人生简直比死还难受,老子决定拼了!”
他按许明通的传授盘膝坐定,双手捏起法诀。许明通脸色沉凝,缓缓伸手按上他的顶门。突然之间,一种奇异的震颤循一条无形通道直达徐简的丹田气海。在这种震颤之下,徐简全身都微微抖了起来。许明通反复以真气疏通气脉,确认没有阻碍后,他以“心眼”内视,将凝结于自身气海的那颗“气旋种子”调了出来。
突然之间,许明通一个跟斗翻上徐简头顶,硕大的光头与徐简顶门相对,两人一正一反,身体通过百会穴联成一条直线。
随即许明通一声轻斥,在强大罡劲推送下,那颗“元气之母”嗖的一声射出顶门,从徐简的百会穴一路打到双乳之间的膻中气海。为免“气母”伤害到徐简稚嫩的经脉,许明通立即注入一道沛然勃然的先天元气。那情形就象往玻璃管里塞入一颗坚硬的钻石,为免伤及管壁,同时往管子里注入高密度的重水以减少摩擦碰撞。
徐简只觉身体之中的无形管道里面,象有许多高密度的物质在激荡回旋,每一震荡都带来极大冲击。突然之间他只觉气血翻涌,哇的一声吐出大团鲜血。
吐血之后胸臆之间倒是轻松很多。徐简不敢怠慢,照着功诀全力引导转化外来的元气。以他的理解,修炼罡气的难点在于凝炼“元种”或者是气母。而之所以即使获得传功,也不是人人都能炼成,原理可以用后世器官移植来做类比。人体对异种蛋白有天然的排斥性,对于异种元气应该也是这个道理。所以能不能成功,很大程度是看运气。
然而稍做引导,那道元气居然如磁石吸铁般响应。徐简试着以意导气,非常顺畅的运转了一个小周天。惊奇之下,徐简依功诀由浅入深的习炼。结果竟是出奇顺利。元气如河车般在体内循行,每转一圈就增强一分。玩熟小周天后,徐简运起大周天来,意念所至之处,元气无不沛然而生。就象涓滴雨水聚成山涧,山涧汇成小溪,小溪流入小河,小河最终变成大江。气海中的元气真种一边旋转,一边发出奇妙震颤。循行的真气每次穿过这片震颤局域,就会奇异的增强数分。元气真种就象一个经络世界的“功率放大器”,将许明通输入的那一道真元一边转化吸收,一边滋养壮大。短短时间之内,就将一颗拇指大小的“雪珠”滚成一座巨大无比的“雪山”!
元气循行的时候,徐简体验到一种如同醉酒般的快感。醺醺然,陶陶然,恍兮惚兮,畅快难言。他简直对运转真气上了瘾,忘了时间空间,只顾一口气不停歇的玩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在徐简身上拍了一掌,徐简吃惊之下跳了起来。这一跳可不得了,徐简整个人都浮空飘起,脑袋砰的一声撞上屋顶。徐简痛得叫了出来。他反手在屋顶一推,整个人又呼的一声摔了下去,重重坐回地面之上。
“修成轻功了?”他惊奇的睁开眼睛,只看到许明通汗透重衣的倒在地上,鼻子里呼哧呼哧只顾喘气。
“怎怎么回事?”徐简赶紧站起身来,上前一把将许明通拉起。不都说传功的人不会有事,有事的只会是受传的,怎么好象给颠倒了过来?
一看许明通的面貌,徐简更是吓了一跳。这厮居然满面皱纹,光头上也长出一圈灰白头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