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南宋风烟路

第1935章 谁知伪言巧似簧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西宁州,旧称青唐城。湟水行其中,夹岸多羌胡,峰山比泰岳,松木如荆楚。现属西夏境内,仍为边陲冲要。
早在兀剌海城被围期间,慕容茯苓就已在此发展,旨在为林阡转战铁木真铺路,同时帮李君前、越风钳制蒙古偏师。
随后,淮浙各大帮会陆续前往增援,譬如叶文昭夫妇、江维心副将、马平川师徒;天山派也有新掌门石磐,亲自领弟子远道而来襄助。
盟军主力则在腊月初正式改变战略重心,最早由百里飘云率精锐北上,协同众人堵截速不台,以及甄选和训练悬翦一脉。

飘云身兼数职,灵犀随军而行。她向来充当飘云的打手,未到激战,没什么任务在身。
腊八,灵犀和小胖在街边走着走着,陡然就被飘进鼻的一阵香味吸引到,定住脚:好吃的,错不了!
这吃货直接两眼放光垂涎三尺,跟个离弦之箭一样地飞扑过去——
居然这里在办大胃王大赛?免费吃、赢家还有奖品送?奖品是更多好吃的……太棒啦!
可惜不是单打独斗,而是成双结对比赛,否则灵犀一定傲视群雄。不过,就算有个小胖拖后腿,灵犀也还是横扫千军,吃完炒面吃甜醅,吃完狗浇尿吃焜锅馍,吃完煮牛肉吃煮羊肉……如果不是其他组合纷纷认败,灵犀能把店家吃得倾家荡产。
她之所以能大快朵颐,得亏了还有个像样的对手,在旁人都已早早服输的情况下,还跟她竞争着又多吃了半个时辰。
那姑娘应该也是个大胃王,可惜比灵犀要逊色三分,最后实在太撑,只得唤搭档的“小律子”帮她多解决一碗面。被她呼喝的少年似是她忠仆,吃到都快吐了还对她绝对服从。
棋逢对手一时爽,灵犀虽然吃得酣畅,出门后争如怀胎数月,非得小胖子扶着走。
“小妹子,你怎么这么能吃?”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姑娘和灵犀一般爽快,兴起立马追上来跟她搭讪,“我叫浑忽!你叫什么?”
“我叫灵犀。”灵犀也饶有兴致,眼前女子比自己大几岁,虽然一身汉人装束,但气质明显不是,“你也很能吃啊。”
“我不是能吃。”浑忽笑着回答,“小把戏而已。”拍拍她忠仆小律子的肩膀,示意他变出个类似蛊毒的玩意,“只要把这东西吞进肚,就会一直饿,一直想吃,直到身体全然受不了了。”
“……”灵犀和小胖子好像在哪听说过,这是种巫术。
“大小姐,不能告诉他们吧!”小律子半遮半藏,不赞成浑忽跟陌生人献宝。
“怕什么,咱们用了这把戏,也没能赢人家啊!”浑忽笑容可掬,“关键看实力!”

两个女孩性格相近,本就容易走得近,更何况她们还有缘,一天之内像这样断断续续见了三次面。这下可好,浑忽说什么也要跟灵犀拜把子先。
灵犀虽然贪吃惯了,内心还是时刻记着“不能误飘云事”的;浑忽则不然,大事小事全都大大咧咧,无视身边仆人们明里暗里阻拦,这不,灵犀还什么都没说呢,浑忽就把底全揭了:
“灵犀妹,我是从西面的国家来的!父亲想逼我嫁给不喜欢的人!”“我和小律子私奔过来,谁想,西夏居然在打仗!”“他们都是我的家仆,反正暂时没处可去,你既是我的结拜妹妹,眼下也可以随便使唤。”
她没说谎,西宁的夏军确实正在戒严,一时半会儿普通的马队一定没法跑,况且她应该是个落跑新娘,巴不得呆在这里而外面追她的人进不来。西面的国家,大概是西辽?灵犀想,难怪自己和她一见如故,原来是遇到故国的人了吗。
不过,虽然灵犀向浑忽坦承了身份、并向飘云引见欲补充兵源,飘云却不可能不问来历就召入盟军,后续长达近半个月的时间里,飘云都只是把他们当做灵犀的江湖朋友看待。

“浑忽和百里夫人的交往,发生在夔王北逃之后。我身边的心腹大患,却是很早就在的,所以不该是她。”茯苓分析道。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浑忽本来就已在我军潜伏,只是为了更进一步,遂改变关系、企图更近?”飘云问。
“虽然有故意接近百里夫人的可能,但百里夫人一直是重要军机的局外人,这十天来,浑忽未能透过她与我改变一丝一毫的关系。由暗转明却颗粒无收,若她是鹤唳,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对夔王信心十足说可以渔翁得利。”茯苓摇头。
“说的是。”飘云点头,被说服,“再结合这段时间的观察,我推测,浑忽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那就不伤害两个少女的友情了。”茯苓笑着说。

越早怀疑的,越早信任。
按照惯例,第二疑的是叶文昭江南夫妇、石磐及其弟子、马平川马跃师徒等等,毕竟他们比浑忽在盟军扎得深,若有问题更危险,若有异心更易牵一发而动全身。
交谈片刻后,飘云和茯苓逐一排除。他们都无可疑。

“对了,慕容庄主,还没来得及祝贺您,好事将近。”百里飘云是在北上的途中才听说,慕容茯苓原本定下了婚期在腊月下旬。这也没必要更改,更无需避忌,据说金宋共融的第二天,曹王和林阡就给封寒聂云、陈旭谷雨两对伉俪简单见证了婚礼。
只是令包括飘云在内的大部分盟军都大感意外的是,慕容茯苓的未婚夫并非杨叶,而是她去泰安支援红袄寨时,谈得来的一个史泼立麾下,名不见经传,叫李灵军。
“这么快,就放下了?我以为你和杨叶还有机会。”叶文昭曾不解地问。
很多旧友都曾期待,他二人余情未了,且都已变得优秀,能否尝试重来?这里面未必不包含杨叶自己。
“我与杨叶,只有机会做朋友了。所谓夫妻,感情里不应插入别人的片段,只能把喜怒哀乐第一时间向唯一的对方分摊。”慕容茯苓一直坚守这样的婚姻观。
“灵军大哥,是这样的人咯?”叶文昭笑着理解,“恭喜庄主啦。”
思绪回到此刻和飘云的交谈中,茯苓蹙眉:“西宁之战一触即发,我还在考虑,婚期是否延后、婚礼需不需要从简。”茯苓定婚期的时候也没想到,西宁竟可能成为整个天下的主战场。更没料到,自己精心构建的据点里居然潜伏着附骨之疽。
“庄主,我下一个要提出的怀疑对象,您也知道是谁了?”飘云看到慕容茯苓的表情变化,猜出一二。
最可怕的就在这里,那细作不仅潜入、扎根在慕容茯苓的心腹……甚至,伴随着慕容茯苓据点的整个构建过程,那细作及其集团从始至终都如影随形!
如此一来,很难说西宁州会否出现一分为二的平衡,但可想而知战斗的规模势必不小……
“李少侠,他的来历是什么?只是红袄寨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头目、史四当家的麾下吗?”飘云依稀记得,茯苓初期和李灵军的交往,很自然,很寻常,所以谁都不曾关注,只是没想到感情会升温那么快而已。
追溯起来有个令人心悸的现实是,红袄寨有一部分和夔王府天火岛存在交集!尽管从沂蒙到青潍到胶西到穆陵关,夔王或李全对天火岛死士们曾有过出于愤怒或自保的灭口,操控他们忠诚度的“生死符”不停地破解又升级,但那段时期的李灵军,恰好因为跟随从泰安结束战斗的茯苓一起回姑苏而逃过一劫……
有这个可能吗?

虽然不像与杨叶那样青梅竹马,但茯苓和李灵军已经论及婚嫁,感情甚笃。如何愿意怀疑自己的未婚夫?如何敢设想又一次的断舍离?
她却不想连百里飘云这样的小辈都比不过,飘云可是第一个怀疑上了灵犀引狼入室啊。
北禅寺上,新收到悬翦一条有关于李全的情报,竟正好与李灵军相关。
经过风云间的峭壁断崖、抚着烟雨中的洞窟壁画,慕容茯苓陷入了漫长的沉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