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四十九章 幽洞别生千窟洞 黄天之外五色天(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嗯,拓跋渴言侯,他是持信物的直勤,相必你已知晓。
秃发家的那一块,也一直在秃发氏手里。
现在易俗后宗支改称源氏,当代直勤应该是源思礼。
拔拔氏的那一块,按理是在北平王长孙道的手里。
还有一块本来保存在永昌王拓跋库仁真手里,
只是文成帝以谋反赐死库仁真,夺了信物,自称直勤。
当时其余四直勤均表示不满,认为直勤信物用以制衡天子,不应由天子掌管,如果文成帝不让出信物,他们将联手弹劾。
于是文成帝退了一步,专门辟了内三郎这样一个职务,选派世家子弟担任,轮流掌管直勤信物。
但是总的来说,这块直勤信物还是被当今皇家一脉控制。
至于最后一块嘛,以前据说曾经由武昌王拓跋库莫提保管。
现在的武昌王嗣子元和出家当了和尚,把爵位扔给弟弟元鉴,弟弟又不肯接,这块信物现在到底在谁手里,倒还真说不准。”
“之前大哥说,如果族中直勤想要干涉皇统,至少需要三位直勤联名逼宫。
现在有一枚信物在皇家,那一定是其他几处出了问题。
拓跋渴言侯自不必说,北平王那边多半也不妙。
百变拔拔的种种异动,并不像似和太子勾结。
那日我见他易容高飞雀去见倭女刺客,刺杀高贵人的主谋多半就是他。
他这是在搅浑水,逼迫各方提前发动,恐怕多半也在响应逼宫,而且尽可能占据主动,想在逼宫后为拔拔氏争得更多利益。
那么另外一个逼宫者,源思礼和武昌王,谁的可能大些?”
“渴言侯拥有平成系的支持,长孙驻军在北平,若是高家也反了,这本来已是必杀之局。
另外一方,希望不是源思礼才好。
源家在漠南握六道兵马,比元英的势力还要大些。
他若反了,西北六道局势就彻底控制不住了。
嗯,走,我们去问问元和那头秃驴。”
庆云望着小龙王光秃秃的顶门,见他骂出秃驴这两个字,也难免忍俊不禁,
“哈?什么?问问元和?现在?”
“是啊,现在。
那个秃驴只会装死,躲进深山隐修。
别人找不到他,难道会难倒我小龙王?
来,体力恢复了吗?跟大哥走!”
“我是早就恢复了,大哥你行吗?
哎,大哥,等等我……”
沿着小龙王刚刚赐名的“逍遥谷”一路向南,出了峪口,继续顺东侧的山岭走了四五里的样子。
岭畔溪水渐盛,山势九曲,如卧龙横盘,彩麟熠熠,化作眼前这半坡葱翠,
若是闲来游赏,倒端得是好景致。
绕过一处山坳,看见几片田畦,似乎是常有人打理的样子。
小龙王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仿佛是在记忆中寻路。
“快到了,让我想想,上次是在……
哎,秃驴!你,我看到你了,别走!”
他的眼角余光忽然瞥见林中一角衣袂,对方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行藏暴露,转身便跑。
小龙王也不迟疑,拔足追了下去。
庆云早已跟得是气喘吁吁,但见小龙王加速,也只能拼了命地跟上,
否则,否则这荒郊野岭的,他会迷路啊!
这一追又是穿山越岭,也不知过了几道弯,两个光头终是在一座洞龛前停下。
洞就是龛,龛既是洞,
虽然门口也挡着几块柴板,但是寸许的缝隙并遮掩不住其中陈设。
一尊手刻佛像,一蒲团,一草垫,如是而已。
跑在最前的那个光头喘着粗气,指着小龙王埋怨道,
“你,你,怎么又是你!
上次就是你追进浮戏山把我找出来,非要让我去认那贼婆娘生的野种。
这次你又来寻我,准是没什么好事。”
若在平日,小龙王追上眼前这为王爷比丘自然是不是难事,
但眼下他身负重伤,狂奔一路,体力消耗也是不小。
那情形竟也不比对方好多少,
“嗯,哈~这次你猜对了,事情比上一次棘手的多。
你在这浮戏山中躲来藏去,想躲的事情,终究还是上门了~”
那元和听得脸色大变,转身就要跑,却发现退路早被庆云挡住,只有转回头来冲小龙王一声苦笑,
“小龙王,我眼下是一届出家人,你说你就不能放过我?
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去找元鉴,他才是现在的武昌王。”
“在我面前就别装了。走,进去说!”
元和无奈地被二人夹持,逼入洞中。
小龙王向洞中一望,那真是窟徒四壁,不由啐道,
“你何苦这么糟践自己,把自己剃了个秃瓢,还住在这种地方,
哎,好歹以前也是个王爷……”
“哎,苦行戒律自然讲究些。
即便如此,还不是一样躲不过你这阴魂?”
小龙王在草席上随意坐下,和元和先叙了些旧情。
庆云这才听明白,二人原是发小,自幼相熟。
元和因为身负直勤信物,一直以来就是派系争斗的焦点人物。
他的父辈当年虎踞河西,势力犹在源氏之上。
时乙弗氏强盛,与其宗联姻,嫁了一个剽悍娘子过来。
元和与那乙弗氏素来不和,分房而寝,谁知某日乙弗氏竟然有孕,生了嗣子元显。
元和一怒之下抛妻弃子入山隐修,将烂摊子交给了弟弟元鉴。
他自己剃去须发,乃是大忌,所以哪怕是小龙王因为练功谢顶,也要叱他为秃驴。
那元鉴也是个不喜多事的性子,推脱王位不过,便主动交了六镇兵权,回洛郊做了闲散王爷。
可是诸派系依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拓跋渴言侯极力撮合,将外孙女嫁给元鉴,心存招徕。
元鉴自幼便以聪慧沉稳闻名族内,怎会不知渴言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于是只有整日装疯卖傻,靠演技度日。
讲到这里,元和又叹一口气,
“我当年是怕自己不明不白死在这山里,才将隐修的消息偷偷告诉你。
原以为小龙王为人仗义,断然不会露了口风。
哪知道你听说后便要拉我回去认那孽子,我宁可和你翻脸也不回去。
第二次你就带了外人来,还要拉我跳回火坑,你,你!
小龙王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
小龙王摆手道,
“哎~非也,非也。
庆弟不是外人,他是我的结拜义弟。
我既然带他来,那他自然就信得过。
我也并不是想将你卷进纷争,
我只想知道,那信物现在在你手上,还是在元鉴手中。
渴言侯会不会逼元鉴就范。”
元和沉吟了半晌,见小龙王锐利的目光一直逼视着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我自然不会将这个麻烦留给元鉴。
你放心,当年武昌王脉系的这块直勤信物,不会被用来对今上发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