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五十章 贤王义士无非怨 金错铁剑何莫铭(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小龙王与庆云在元和苦修的石窟里借宿一宿。
因为庆云在少室卷入命案,不方便回兰若,而浮戏又与太室毗邻,
他们一早便准备先上太室与暅之汇合,探看那飞鸢是否已经准备停当。
辞别元和,小龙王的步伐更加沉重。
他望着手中那块骨牌,心头别是一番滋味。
直勤身份不但是拓跋皇族的最高荣誉,更是隐隐可与皇权分庭抗礼的上位象征。
但是元和,元鉴却因此被逼得走投无路,就算是出家,装疯,依然避不开诸方势力的倾轧。
而今这个烫手山芋到了自己手上,又会给自己招来何等福祸,有谁能预知呢?
“从这里回嵩山,虽然路途不远,可以怕不会有那么顺利。”
说到此节,小龙王用牙齿将自己右肩的绑缚又紧了紧。
“嗯,恐怕从一开始就不会很顺。”
庆云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三道人影,无奈地耸了耸肩。
小龙王顺着庆云目光,眯着眼睛望了片刻,忽然说道,
“你确定死在少室山的那名保义游击是任城王世子元悲?”
“应该不会有错。”
“那你留在这里,大哥先过去看看。
放心,我不会有危险。
等会儿如果我吹口哨,你就过来;
我若开始怒吼,你就快跑,往山里跑,
有多远,跑多远。”
“什么?”
“听大哥的就是了!”
庆云见小龙王面带厉色,只能应了,远远地侯在原地。
他望见小龙王和那几人似乎很是热络,心下略定。
果然过不了片刻,就听见大哥一声呼哨,庆云大喜,便如穿云雏燕,直蹿了过去。
小龙王轻咳一声,指着为首那位满脸贵气的中年人道,
“五弟,我来帮你引荐一下。
这一位就是最受当今圣上倚重的亲王,任城王,元澄。”
庆云听得是脑后一凉,差点撒丫子就要跑。
但是他瞥见小龙王一脸淡然的样子,便强自镇定下来,与对方见礼。
任城王也大方回礼,似乎并没有因为元悲一事要对庆云有所不利。
“这一位是王神念将军,他来自一只比衔枚军还要难缠的特别机动队,为兄也不方便多做介绍。”
那人头戴厉鬼面具,背负盾牌双刃,听到小龙王的介绍,也只是一抱拳,并无多余动作,一股肃杀之气令人望而生畏。
庆云也只是诺诺回礼,不敢多言。
“这一位是保义游击,康桑。
他的先辈在三国时期曾游历南洋数十国,在古国夜魄啼得了一柄奇形剑,招式自成一家,有空你们可以切磋切磋。”
等到小龙王都介绍完了,任城王方才开口,
“多谢庆小友及时向小龙王施援,这才未让奸人得逞。
叛党在这一路上设下多处暗桩,都已经被我们一一拔除,
此返嵩山,可保庆小友前途无忧。”
庆云没想到对方如此客气,连忙称是道谢。
任城王这才把话头拉回正题,
“犬子元悲殉职少室,听说庆小友当晚在场,可否将详情见告?”
庆云将那夜一战元悲,破其伪装,二见元悲,殒命木桩的全部经过,以及百变拔拔和不知火麻衣的对话详细讲来。
任城王听罢,长叹一声,究竟还是露出悲怆之色,
“犬子生前与庆小侠一战,孤虽未目睹,但料来酣畅。
他此去也算无憾了。
孤有不请之情,不知庆小侠可否配合一二?”
既然任城王都没有怪罪自己剑伤元悲在先,庆云哪儿还有疑虑,自然满口应了下来。
“孤想借庆小友佩剑一用。
孤会将它带给兰若寺内你的义兄,谎称小侠已死,
借此探探那个空空空空的虚实。”
庆云虽然不舍,但也明白无法推辞,倒不如索性装得大度些,当时便将“干尝断”解了下来,双手呈予任城王。
“而今魏王有难,吾等若走错一步,天下将崩。
孤听闻小友与今上还有些夙怨未了?”
“不错,家父当年曾行刺魏王,因此罹难。”
“犬子夜探嵩山,王命在身,虽殉职不足惜。
令尊当年怕也是有所决断,方行此险。
男儿的觉悟,本就是高于性命的存在。
不知小友可还记恨今上?”
“家父刺驾,为的是天下大义,在下自然省得。
魏王对在下已有承诺,若有一日在下求知大义,仍存杀志不灭,他可以只身面对。
所以在此之前,是在下欠魏王人情,在下也会尽力还清。”
“今上和小龙王果然都没有错看你。
孤之所以相信你而非兰若诸比丘的众口一词,便是自今上口中了解过你的为人。
如此甚好。时间紧迫,吾等也各有要事,不如便就此作别罢!”
小龙王与庆云皆躬身施礼。
元澄则洒脱地挥手作别。
他身后的保义游击康桑临走时特意和庆云打了个招呼,
“嘿!改天,请庆小友也接我一剑!
未与元悲分个胜负,是康某今生最大的遗憾。
这个心愿,就全寄在小友身上了!”
待他们走远,小龙王递过一套衣衫,嘱咐庆云换上,显然是出自任城王的安排。
那是一套日磾(笔者案:音幂滴)鲜卑的衣衫,有黑巾遮面,易掩行藏。
日磾本是匈奴一部,后来投了鲜卑。
因为其部多诡谋之士,打扮又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经常被鲜卑诸部首领延聘为幕僚。
所以如小龙王这样身份的人,身后站着一两名日磾部打扮的不明人士,并不会引起过多的注意。
小龙王来到太室,正赶上飞鸢装配的最紧要关头。
暅之通过老神仙和华阳先生留下的那些问答体手稿,经过精确计算,对飞鸢的主架构进行了改进,增加了尾舵,辅翼,以及在落地时帮助载客脱离的简单杠杆弹出装置。
八个阳元发动喷管,可以给飞鸢提供足够推力跨越双峰的距离。
只是阳元喷射管的角度和方向,都要进行准确调教。
暅之为了摸清阳元喷射管所引发的飞行曲线,专门进行定量引爆,大致量化了喷射管推力。
然后再找了一处通风的洞穴,根据山风在不同时刻的变化,在不同风速条件下用木鹊模型和等比例微型硝石喷射管进行试飞。
两天下来,已经找到了数种理想方案。
暅之的主要精力都投诸于计算和实验。
鸢身的整体装备工作,经暅之注明尺寸后,都是由北条久迟,綦毋显武,大连铁男三位道长完成的。
他们三位都是各自领域登峰造极的能工巧匠,又得了鲁公图暅之注,以及神木阳元这些天材地宝,这才保证了工程的整体进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