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五十四章 竹马戏成凌波步 牡丹借作木兰香(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庆云的双手,被象征性的反绑,但是他不敢挣脱。
一旦他此时挣脱绑绳,那他与虫二先生互助拜山的小把戏,可就全露馅了!
他一路听虫二讲解武理,逐渐明白了日常训练对武学境界的重要性。
西宗的高手一生苦练拔剑,才有鞘中藏锋惊鬼神的威能。
东宗弟子日日练习变招,才能在对敌之时万变自生毫无滞涩。
自己最缺乏的,就是对于招式的反复练习。
庆云毕竟只有十四岁,他开始回想起儿时最常做的事,无非……
与陈文赞共戏竹马,随陈书诵读易经。
这些都是已经在他的小脑刻下烙印,无需思考便可自生应对的本能。
只是游戏道论并非武学,何以应敌?
庆云虽然心中踌躇,但此时剑来急切,他却手中无剑,也唯有冒险一搏。
他将受伤的右腿向外挪了半步,膝盖微曲,摆出了儿时骑竹马的半马步。
剑自巽位来,我便踩无妄,踏中孚,双足如房戏,半跃半蹈,左足踏实,右足踏虚,竟然轻轻松松避开了这一剑。
(笔者案:房戏指小儿跳房子格的游戏,如有雷同称呼,实属巧合。)
“咦?”,元纯陀想来是不识得庆云这跳大神般的步法,见他如此悠哉游哉地避开了自己一剑,好胜心顿起,手下不停,刷刷刷又是三剑连环刺出。
元氏剑法出檀宗,这一点庆云早就在元宏身上得到了答案。
他参习盖坤注释的剑谱已经有段时日,对檀宗招式自然稔熟。
元纯陀方一动意,他便看了个真切,预判出方向,三步并两步的跳开。
三剑不过转瞬,他脚下的小碎步却也不慢,那剑不是擦身便是掠发,就是始终沾不得庆云分毫。
“纯陀!住手!”
孟珺婷眼见女儿不是庆云对手,立即叫停。
后者虽然不忿,但也不愿忤逆了母亲,悻悻收剑退回,可那目光却仍如利剑般直刺庆云。
孟珺婷眉目一凝,面色无喜无悲,淡然向庆云道,
“这位少侠果然好本事,
右腿负伤,面对小女攻势依然游刃有余。
看来元悲在你手下败得不冤。”
庆云对元悲的死,一直存了些愧疚,于是便欲开口讲出当日的全部经过。
只是他眼角余光隐约瞥见一朵白云,冉冉飘落,忽然想到了些什么,警兆顿生。
来人正是号称长生不老的高桥尼,
按照不知火麻衣的说法,高桥尼的年纪恐怕还在虫二之上,辈分最长。
果然,孟珺婷见高桥尼到了,也欠身行礼,甚是恭敬,
“些许小事,竟然把前辈也惊动了?”
高桥尼忙伸手拦住,抢先单膝跪地,将孟珺婷惊得连呼使不得。
可是高桥尼还是不依不饶地拜了下去,
“孟幢主,关于令郎的事情,贫道已经查清。
凶手乃是贫道同乡,倭国刺客不知火麻衣。
她受了叛徒百变拔拔的蛊惑,先刺高贵人,又杀了跟踪她的元悲。
那不知火与贫道也算相熟,前日还曾在前观盘桓,却未曾想……”
其实高桥尼早已得了高飞雀的消息,只是不曾向胡世玉详细禀报。
今日她听说闯山的是庆云,便知道事情再遮不住,便先禀明胡世玉,匆匆下山解围。
孟珺婷闻言面色大变,最让她吃惊的,并不是真凶的身份,
“你说,谁反了?”
“百变拔拔!”
“三忍之首,皇族长孙家的那个百变拔拔?”
“正是。”
“为,为何?”
“属下不知,胡都督也颇为蹊跷。
他想见那名叫庆云的小子。
不但他想见,渡情劫大士和风月主都想见见那小子。”
虫二捏着几绺打结的胡子,斜眼睨着庆云,
哎呦,没想到这小家伙这么抢手?
看来不需要我带,凭他自己的机缘也足够登山啊。
众人如众星捧月一般围拢着庆云一路上行,
如高桥尼,虫二,孟珺婷这般年纪的人自然碍于辈分没有与他多加唇舌,可是小王妹元纯陀就不同了。
她虽然记恨庆云伤了乃兄,但毕竟识得大体,
一来真凶已明,二来他现在已经是重要线人,
这刁蛮王妹对他的态度自然有所转变,反而是关注起他那套诡异的身法来了。
元纯陀一再追问那身法的来历,庆云推脱不过,只能挖空心思,趁热攒出一个名字。
叫竹马步?太俗。
蹈房戏?似乎也有些不妥。
他倏然省起自己这是要去见冯太后,想到了当日洛水河畔的报德寺,曹子建的名句便脱口而出:
凌波微步!
对!这名字好!
“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元纯陀随口就吟出了庆云这临时杜撰的典故出处,再瞅了瞅眼前这么一个半大小子,哪里有什么若凫若神,罗袜生尘的感觉?顿时是一脸的嫌弃。
庆云大囧,连忙辩解道,重点是后面两句啊,后面,
“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这才是整套步伐的精要。”
元纯陀将小嘴一撅,
“切,你怎么不再往后叨咕几句呢?
转眄**,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那气质,倒和你很般配啊!
娘炮!”
她见庆云已经被自己怼得语塞,心下大快,二人之间的隔阂也在潜移默化中,逐渐冰释。
望洛峰之所以名,自然是因为登临绝顶,向西可望洛水,洛阳城邑也在天边或隐或现。
当然,这是以公元五世纪的无污染空气能见度考量的,
若换做是今日之望洛,视野一片苍茫,天地悠悠,令人怆然涕下。
上山的泥土小道并不能算作是路,想是来来往往运送物资的人流踩出来的,
在一些落差较大的岩壁下,还配了攀岩绳与拉货用的提篮。
庆云斜倚山壁,望着地平线上依稀城郭,忽然想起了当日小龙王嘲弄胡世玉的话,
像渡情劫大士这样的人,无论藏到天涯海角,又怎么可能真正安心隐修呢?
树欲静,而风始终不止啊。
山顶的庵堂并不怎么气派,比起萧竟陵的故纸庙要小了许多,但是却无处不透着精致。
院墙是青石砌成,每一条缝隙都用同色的泥浆填实抹匀,若不凑近了仔细看,几乎以为是浑然一体。
屋檐都是普通木料,但根根圆木枕的间距直径都近乎苛刻的统一。
庙门是朱漆,门环也是普通的铜环,却没有一丝铜绿,
沿门槛向内,一条步道用软木横格整齐的铺向深处,已算是此处最奢侈的装饰。
禅房里三人席地而坐,
除了几个蒲团,三五本经书,别无长物。
两名老妪,一位微胖中年男,此时都是便装,面色和蔼,毫无出奇之处。
可是他们随便一个人的名字拿出去,都能震得华北大地抖三抖。
这三尊真佛,自然就是冯太后,木兰将军和胡保义。
居中的冯太后微抬起头,四下里横望了一眼,孟珺婷等人便乖乖退了下去。
虫二一边碎步后退,一边望着木兰,
见她微微颔了颔首,这才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站定等候指示。
庆云独自站在屋中,最是扎眼,
虽然周围的人面色都非常和蔼,但身份都与自己有天渊之别。
他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却又不敢随便开口或是移动,只能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垂首站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