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六十四章 痴傻白甜平章女 邪惑玄虚弄叶人(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会来这里?”
小元恪从身边的茶几上随手拿了一块糕点,递给了李家小姐姐。
小姐姐显然对于美食没有抗拒能力,开心地接了过来,一边啃着一边说,
“哎?这桂花糕似乎比我家里厨子做的好吃些。
我叫李灼华,我爹是李平章。
前些日子族兄李布说带我来嵩山,可以游山玩水,拜佛听经,还能替天行道杀坏人,我就跟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以后我能常来找你讨桂花糕吃吗?”
“当然可以啦,我叫元恪。
日后你可以让爹爹带你来宫中找我。
我会专门嘱咐御厨帮你多留些桂花糕儿。”
李灼华听到这里才感觉有些不对劲,咬在口中的半块桂花糕啪嗒一声掉了下来,
“你,你说你叫什么?”
“元恪,元亨利贞的元,执事有恪的恪。”
李灼华的嘴张的老大,可是眼睛却瞪得更大,几乎已经张成了整圆,
“你是二皇子?”
“是啊,我就是今上的次子。”
元恪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依然很平淡。
对他来说,自然可以说得坦然,但听在李灼华耳中,那就如同是一道惊雷啊。
她指着潘将军问道,
“那,那她呢?”
潘将军自然不会劳动二皇子代答,她咧着嘴自报家门,
“末将杨潘氏,是殿前游击将军杨大眼的夫人。
此番来嵩山,负责贴身保护皇后的安全。”
杨大眼因为体貌奇特,在大魏朝堂可谓无人不知,可是这位李家小姐姐现在并没有心情道声久仰。
她听了潘将军的说辞,望向皇子上首端坐的那位比丘尼,忽然想到了某种传说,身子就像触电般弹了起来,然后咕咚一声跪倒。
她是李家的大小姐,虽然一身的公主病,但是从小便学习尊卑礼仪,在疑似皇后本尊面前,哪里还容得放肆?
只是眼下这层窗户纸还没捅破,皇后这个称呼毕竟是不能乱叫的,她狐疑地望着哪名比丘,也不知该如何出口问询,期期艾艾,一时说不出话来,就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好在皇后是个宽厚性子,赶忙吩咐元恪道,
“方外人哪里当得起如此大礼!
恪儿,还不快去将李姑娘扶起来?”
这声恪儿一叫,李灼华就算再粗线条,这时候哪儿还能不明白,忙抢在元恪起身之前先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罪女见过皇后千岁,见过二皇子殿下,见过潘将军!
昨夜,昨夜罪女着实是冒犯了。
罪女只当是随族兄仗义出手,万万没想到他们竟是做的刺驾这等勾当!
民女罪该万死!万死!”
李灼华正要再叩,身子却已被元恪拦住了。
皇后自出家后,便早已不理红尘事,在座诸人若是要论话语权,其实应以眼前这位舞勺少年为尊。
元恪对眼前这位小姐姐印象颇佳,于是一边将她扶起,一边出言劝道,
“李中丞是个好官,我在宫中时常听父亲提起。
所以眼下之事恐怕是有人别有用心,想将李中丞拉下水,乱我大魏朝堂。
你恐怕也是受人蒙蔽,被诓至此处。
因此昨夜的事情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皇后居士,恪儿有心向学,可是身边无人伴读,实在枯燥的紧。
居士是否可以向父皇谏言,从掖庭里拔选一些通文墨的宫人陪儿臣读圣贤书训?
至少要向李家姐姐这样庄淑文静的,方才得宜。”
这番话一出口,就显出了这位二皇子与众不同的老成。
李灼华刺驾已是事实,国法在前,没有惩罚是断然不可能的。
所以二皇子的意思便是依律将罪女配送掖庭,再由皇后建议,将李姑娘从掖庭中捞出来,为二皇子侍读,免受贱役之苦。
皇后为人淡泊,也不再计较李姑娘昨日刺驾之事,微笑应道,
“如此也好。
不如偏劳任城王与李中丞交待一下。
若他无意见,贫道也乐得做个人情。”
所谓偏劳任城王交待,其实是在嘱咐任城王再查一查这妮子的底细,若果然是李彪的千金确是误遭人利用,那便依元恪的意思去办了。
皇后这一番表态也是滴水不露,也不枉她当年曾母仪天下,三宫是尊。
元宏这一朝盛世,真的是厚积薄发,并非一人一政之功。
潘将军见李家妹子是个一问三不知的傻白甜,自己等于是抓了个废物,心下好不懊恼,忍不住向任城王抱怨道,
“这,这下线索就断了?”
任城王摇了摇头,
“怎么能说线索断了呢?
经此一战,首先说明风月徒与皇后没有半点关系。
其次,关于新一代风月徒的来路,本王虽然一直知道与李氏有所瓜葛,却抓不住其中脉络。
眼下正有一人,本王以为或多或少应与新风月徒有些关系。”
潘将军并不是一个喜欢废脑的角色,最受不了的就是卖关子,
“王爷啊,您就直说吧。
您暗示我再多,不直接告诉我答案,我也猜不出来。”
任城王微微一哂,继续解释道,
“我说的便是现在兰若寺中的四皇子幕僚祭酒李神俊。
他的武功路数,冯保义曾经亲自留意过。
此人在太极跟上的造诣,恐怕直追当年李冲,必然与风月徒有极深的渊源。
他在三皇子和四皇子之间摇摆,动机不明。
所以本王昨夜特别将他支去四夷馆负责治安。
本王也曾事先打听过此子为人,他属于陇西李氏保皇宗支,应该不会行对今上不利之事。
但是李氏与元氏间的关系向来微妙。
他的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还要问过方知。”
潘将军忙着人去请李神俊,又另派人李灼华小妹妹带了下去。
未过片刻,便有小校来报,说李神俊昨夜便已离开兰若,无人知其行踪。
任城王此时终于觉得有些棘手,将眉头紧锁,不无担心的叹道,
“李神俊?李冲的侄子。
李灼华,李彪的女儿。
还有那个不阴不阳的李天赐……
在这个当口,李氏如果也出了问题,那可就真的是难以收拾了。
不行,本王要面君。
此番需要带着太后,皇后,皇子同去,以策万全。”
皇后皱了皱眉,
“太后多半是不愿意将自己的行止曝露天下的。”
任城王摇头道,
“何须曝露此节?
魏王郊祭汜水,以安洛都东屏。
汜水出浮戏之山,遥联嵩岳,其神季娇。
故于昔季娇所化少室之山,征调御建兰若比丘尼统,率寺内比丘往汜水之甸诵经祈福,以襄其事。
如此可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