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七十六章 斩空裂兽夺命剑 卧薪尝胆复仇人(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四兽的暂时牵制下,庆云处于一个只虑攻,勿需守的有利局面。
元法僧此时以秘法相授,庆云倒是有机会边听边想边消化,将觉法大师所论调息法门,萧锋所传剑掌通论,以及眼下大手印心法关于查克拉的运用互相印证结合。
一掌拍出,若是稍觉不甚得宜,那便换掌重试,看看效果是否好些,对手是否会更难应对。
这剑术无双的谢阿吉,在一人四兽的围攻下,完全成了庆云试招的沙袋。
一开始谢阿吉并不以为意,专心游斗四兽,顶多分一成精力偶尔应付一下庆云。
可是庆云打得兴起,已经还剑入鞘,换用双掌,声势初时还只如汜水无声,渐如黄河归海势不可当,最后终成瀚海怒涛,兼有降龙卅八掌的神奇奥妙和秃发大手印的简单粗暴,
掌风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阿吉感觉身后的压力越来越大,竟然渐渐胜过熊罴之威,最后不得不转过头来面向庆云,将背门留给了四兽。
若干年后,盛唐时分,有道家大能重修天下武学,集为《太玄》,曾经收录庆氏掌法残章,名曰“五岳倒为轻”,
此乃后话,按下不表。
阿吉承受的压力渐涨,难免开始些急躁起来,
他踩在四兽横拍纵击的罡风风缝隙里,无法连贯发剑,
但是每有机会,便有剑光如蛇信一般吐出。
可是庆云脚下步法变换也颇为玄奥,看上去笨拙蹩脚,像儿时的竹马戏一般,却堪堪能再千钧一发间避开阿吉的杀招。
如果阿吉的剑势能够绵密不断,庆云自然也支撑不住,但是偏偏他却无法全力进攻,如此点到辄止,确实难伤庆云分毫。
若是没有根本的变化,自己的局势必将越来越凶险,
阿吉想到这里,把心一横,便准备放手一搏。
庆云调匀了气息,感受着查克拉在周身的流动,他的一对手掌已是一片火红,局部体温大增,这本是血气充盈血流加速的结果。
大量血液的涌入带来了大量的阳气,充血肿胀的手掌暂时地屏蔽了痛感,同时却能提供更强大的爆发力,这便是大手印的精髓。
有了霸道的功法,也须得配合霸道的招式,才能彼此相得益彰。
庆云双掌横推,强横无理,就像野蛮冲撞的山猪一般,不计后手。
这一招豮豕之牙,取的乃是大畜卦意,蓄力强击,一往无前。
猪突猛进,其势不亚熊袭罴落,阿吉万无不避之理。
可是谢阿吉无意再如此狗斗纠缠,银牙一咬,只是借了胸口一缩略微卸了卸力,硬生生用血肉之躯扛下了庆云双掌。
嘭得一声闷响,阿吉的身体向后倒飞了出去,直接撞上了那头上身直立,作势欲扑的灰罴。
阿吉这小身板,原本是挡不住灰罴硕大的身躯,
可是庆云这一掌有排山倒海之力,阿吉借了这股势头向后一撑,竟然将那灰罴抵住。
灰罴无法站立太久,本欲双掌下击,结果受了阿吉一撞,这巴掌便拍不下去,正想着后退两步调整好距离再做进攻,忽然腹中一热,膏腴肥肠流了一地。
无论这巨兽如何皮糙肉厚,但平日里惯来四肢匍匐,含在身下的腹部总是它的罩门。
灰罴踉跄地推开几步,绝望地望了一眼腹部一尺来长的剑伤,俯身想将那些流出来的长长短短的零碎捞起,重新塞回肚内。
可是这一弯腰,便吃了痛,身子一软,噗通一声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兽虽无人智,但却也有简单的信息处理能力,
兽畏强者,乃是亘古不变之理。
灰罴这一倒,其余三兽均是一震,尤其是貔貅二兽,它们本就比熊罴要小许多,此时竟然隐隐生了退意。
服不半藏口哨连催,黑熊这才抖擞精神率先有了行动。
可是它刚刚作势欲扑,阿吉忽然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他硬抗庆云一击,本就受了极重的内伤,可能肋骨也断了几根,但他一直憋着一口气,喉头存着那些淤血,此时猛地喷出,如涌泉般直贯三尺。
那黑熊哪里见过这种操作,被赤浪一激,双目顿迷,热辣辣地生疼。
黑熊真的变成了熊瞎,可阿吉的动作却不会因此有半分停顿。
他忍着胸口剧痛振臂一阵猛挥,可怜那头黑熊……
一缕兽魂直奔南海普陀山去也。
熊罴双杀,萌萌的白貔也不管服不半藏再如何催促,转头就逃,噗通一声跳入水中,泅水去了。
懒貅四下望了一眼,忽然用两只爪儿把自己眼睛一蒙,啪地翻倒在地上,装起死来。
服不见那些胆小的畜生脱离了自己掌控,心下一急,竟然露了破绽。
抱大僓哪里会放过如此机会,精神大震,一连劈出几剑,朗声喝道,
“准备好了吗?”
那名机关师一直在鼓捣着某种绘着兽头的装置,此时听见抱大僓问起,连忙应和,
“好了!好了!走你!”
他忽然扳动机关,那狰狞的兽首猛地张开血盆般的大口喷出一蓬火光,推动着整个装置向抱大僓的方向疾冲过来。
一?一虎望见那喷火的怪物,急忙闪在一旁,抱大僓却迎个正着,俯身将那喷火木兽背起。
此番抱大僓如生两面,一面如剑仙临凡,一面如恶兽吐息,再不惧那?虎,只将一人两兽追得是鼠蹿蛇形,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六兽已散,阿吉前去路上再无遮拦,他抬手揩去嘴角残红,咧着嘴睨向庆云,
“尔敢拦我?”
四字吐出,阿吉仰天狂笑,大踏步向魏王高台踱去。
乱战之中,还有些局部的龃龉并未惹人注意。
那名乐师打扮的高桥尼已经无人留意,此时正在人群中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就在她终于锁定了目标位置时,被她瞄上的人忽然动了。
宇文本柕一个箭步跳出人群,挡在阿吉面前,
“我敢拦你!”
宇文本柕只经历过阵前的狗斗厮杀,并没有和真正的武林高手有过交手。
所以他虽然知道中原高手如云,兰若虎踞龙盘,却也不曾亲自试过他们的厉害。
他见过那些高人的搏斗,不过也就是抽刀见血,出拳见响,
外行人看热闹,永远觉得不过尔尔。
他知道阿吉功夫了得,但是在他的认知当中,刺穿藤甲那自然是因为剑好,不是人强,砍杀猛兽么,有点厉害,但他也因此受了不轻的伤。
难道他现在还有力气和状态全盛的自己一较短长?
夜郎问汉,螳臂挡车,都是因为不知深浅……
宇文本柕此时正义感爆棚,却还不知道自己是在顶一口多大的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