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七十七章 大眼竖目冲冠怒 流鬼夜叉俱招来(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吉只是略抖了抖腕,以不变应万变,长剑前冲的势头并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杨大眼却发出一声悲鸣,在尝试第六次横击的时候,肩头被剑气重创,身形终于停滞了下来。
杨大眼虽伤,却还有一道刀华未散。
这一刀是傅竖眼劈出来的。
他手臂比常人长出一半有余,此时居高临下,劈出的弧光就像是水龙翻车一般,将高台正面所有便于上跃的角度尽皆封死。
阿吉的剑势不为所动仍然向前,只是微微昂了昂头,一股罡猛的剑气直接绞入了水龙翻车的辐条当中。
那道看似无懈可击的弧光忽然崩散!
可是傅竖眼抵死不退,小臂血光暴涌,手中刀终于拿捏不住,呛啷一声落在台上。
大眼竖眼两人明知不是阿吉的敌手,却仍然拼死出手,也并不全然是一逞匹夫之勇。
他们的优势是快,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建立两道封锁,可以将阿吉前冲的势头略微缓一缓,哪怕只是一旋踵,一转瞬。
他们是在为那四根台柱子争取足够的准备时间。
那四名巨汉一旦开始移动,整个饮宴台都被震得吱呀乱颤,仿佛马上就会塌陷一般。
他们大步如流星,只是借了大眼竖眼为他们争取来的片刻时间,四人阵势已成,齐齐亮出手中兵器,清一色都是关外祭祀最常见的法器——终葵!
在中原,又称雷公轰。
四名丈大巨人一人一对雷公轰居高临下同时击出!
顿时织出一道天罗雷网!
阿吉就算剑术再高,手段再如何神奇,眼下四名巨人如渊渟岳峙,用血肉筑起一座坚城,将魏王护了个风雨不透!
坚城之上又有天罗倒垂,阿吉的剑气刺入雷网,便如海中扁舟,微不足寻。
天生的身体素质,地势的居高临下,千万次的合击演练,
这四名巨人眼下干的活计定然不是仓促间乌合可成,
这阵仗已经完全超越了技术桎梏,哪怕是阿吉,也不得不退。
他已经一身是伤,他虽然看上去有些木讷但并不傻,要想在这四名巨汉前斩开一条血路,自己身上也要被凿出十几个血窟窿。
“我来开路!”
抱大僓不知何时已经斩倒了那头猛虎,服不半藏也倒在血泊之中,胆小的?兽早已不知逃到了何方。
抱大僓解下喷火兽反背在胸前,欲以火力压制,冲开一条血路。
人力不可及时,君子善假于物也。
四巨汉的面色也为之一变,
好勇斗狠他们行,可是水火不侵他们还是做不到的啊!
只要他们的防线稍有漏洞,阿吉必然不会放过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破绽。
啪,一颗火星溅在庆云脸上,庆云浑身筋肉一缩,倏然恢复了知觉。
庆云吃力地尝试着撑开双眼,隐隐约约间,只看到一只喷火的巨兽从自己身畔奔了过去。
那巨兽冲到了距离阿吉五步远的地方,不知怎得,忽然失控,喷吐着烈焰的巨口轰地炸开,火力全开,燎出一团火云。
饶是阿吉反应神速,左臂也被火云中溅出的火花焰尾灼伤了一大片。
整个左袖已经完全被烧去,红黑的灼痕和水泡布满了整条手臂。
他回眸一望,只见抱大僓跪坐在地上大口喷血,胸前的机关已经硬生生裂作两片。
庆云就像是涅槃的凤凰,在火光散去后,缓缓推倒了抱大僓气若游丝的躯壳,揩拭着嘴角的血迹,再次站直了身体。
他以降龙掌大手印的劲力贯穿了大僓的身体,直接将那喷火机关震碎,连阿吉也遭了池鱼之殃。
好掌力!
小龙王看得不禁心头暗赞,这五弟果然是资质惊人,略作点拨,反馈便往往出人意表。
大僓一倒,四名巨汉心头都暗叫了一声侥幸,腰杆不禁又挺直了几分。
阿吉此时也被惹出了真火,恨恨地向庆云叱道,
“你不该出手的,这次我不会再留情。”
庆云惨然一笑,拔起插在甲板上的干尝断,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来战!”
阿吉还没有动作,一道灰影如鹤翔鸿落,向庆云背后扑落。
庆云察觉有异,急忙反手用剑去格,那人手中剑轻巧地拨开肝肠断,左手手腕一番,自袖中划出一柄短刃继续刺向庆云。
庆云今日掌法大有进境,自信爆棚,于是故技重施,伸左掌拍向短刃。
谁知那短刃竟是棱刺,四面开刃,
庆云这一掌虽然将对手的短刃格开,可是掌缘也被划开一道血口。
伤处并没有半分痛感,庆云心道不妙,打眼一瞧,不由大骇,
只见伤口涌出的血液色泽紫黑,那短刃居然淬了毒!
“有毒!”
庆云不甘地大吼一声,只觉头脑一阵眩晕,头重脚轻,重又栽倒在地。
木白轻蔑的望了一眼瘫倒的庆云,一脚将他踢在一边,这才向阿吉展颜笑道,
“魏王的人头,是我的。
我,桃白白,是注定会成为天下第一杀手的男人。”
蜀山尼断去一臂,未能及时包扎,随着血涌越来越多,渐渐失去了战力。
虽然他胜的阴险,但斩去蜀山尼一臂的人也是他木白,刺倒庆云的人也是他木白。
他跨过了阿吉无法轻易跨过的对手,一剑解决了阿吉没有解决干净的人物,所以他才能如此狂妄,心中竟起了和阿吉一较短长的想法。
毕竟,阿吉是天宗的修罗王,他此刻若能证明自己有超越修罗王的价值,那么日后在组织里自然也可以扬眉吐气。
再说,今日这一番恶战,说不定便能空出几个王位来……
“桃白白?你又为何要杀我?”
魏王的声音自四名大汉组成的肉墙之后传来。
“黄龙之国,安有降臣?
灭魏复燕,故吾志也!”
“哦?你是慕容幸佞桃仁的后人?”
“我呸!什么慕容幸佞,先祖乃是冯氏死士!”
“可是连冯崇,冯朗都降了,你又为何不降?”
“冯崇,冯朗那等数典忘祖之辈也配称黄龙之裔?
一直以来,北燕太子都是冯王仁!”
“嗯,朕知道了。
你是高丽国的走狗。”
当年北燕冯弘国破,遁入高丽,遭高丽王出卖,冯弘与太子冯王仁双双殒命。
伤害北燕最深的国家,其实并不是北魏,而是“友邦”高丽。
后来冯氏三子降魏,一子南逃,但是故太子冯王仁的家奴大多降了高丽。
今番刺客之中也有高丽仙人,想来那关外小国窥知魏国内乱有意火上浇油以牟私利。
桃白白被魏王说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发一声喊,毒刃开道,借着饮宴台的高差向那四大金刚的脚踝扫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