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九十三章 冲冠只为红颜怒 垂泪安得子衿怜(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报少庄主。
庄中初步清点,发现七名尸体,都是庄中剑奴,
确有敌袭!”
“报少庄主。
庄中发现一处地道出口。
敌人应是从地道潜入,直奔佛足窟去了。”
随着报告一条一条传来,刘承武终于坐不住了,
“庆宗主,请移尊驾随我一行吧。”
庆云此时的心情也很糟糕。
瓠采亭身为保义秘谍,此事他已经确认过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保义军借了今天这个时间点发动,
这不是在把自己当棋子利用吗?
虽然自他离开了骤雨染铜绿的江畔小镇涉足江湖,
一直以来他都只是局中的一枚棋子。
但此时非彼时,经过一路风风雨雨,他已经能够看清了很多东西,并且已经成为檀宗这样江湖百足虫的掌舵人。
他如果再甘为他人摆布,受影响的就不是他一人,而是整个檀宗。
因此,他不愿意再被这样裹挟利用,哪怕对方可能是位极至尊。
他此时比刘承武更想知道事件的整个真相,于是便很爽快地应道,
“好!少庄主,有劳引路。”
刘承武,梼杌,饕鬄和新任庚七刘武英走在前面,其余六名天奴坠在最后,将庆云等人夹在当中。
庄中的明桩暗哨都已经发动,戒备森严。
墙头,屋顶,纵横要道都有剑奴把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少庄主,这佛足窟中怕是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才会让少庄主如此紧张吧?”
庆云信步而行,还不忘揶揄。
刘承武闻言,忽然转身,一脸狰狞地逼视着庆云,
“不知轻重!
庆云,我告诉你,
万一佛足窟真的出了问题,今天你们都得给我留在这里!”
一声惊呼直冲云霄,尖利高亢,显然是女子的声线。
庆云立即分辨出那是瓠采亭的声音。
采亭在女子中已算得是有胆有识,
之前兰若连番恶战,她都不曾发出如此失态的尖啸。
此时她定是遇到了极为凶险的状况。
庆云忽然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般,完全无视刘承武的警告,便向声音发起的方向蹿了出去。
刘武英伸手便要去拦,但庆云先动,脚下的步法又奇妙至极,刘武英这一下竟然拦了个空。
“小殷,躲在我身后!”
盖坤没料到向来沉稳的庆云竟然忽然如此冲动,率先破局,一场恶战估计已经是无可避免之事。
盖坤和折袖一时自保尚可无虞,可是在这天奴以上级别的战斗中,殷色可就显得有些弱了。
“不,师傅,我要去追庆师兄。”
殷色可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仿佛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导致喉头充血。
“胡闹!回来!”
盖坤伸左手扣住殷色可的手腕,强行将她拢在身后,
“别做傻事。”
盖坤还是不放心,小声又叮嘱了一句。
“他不傻吗?”
殷色可望着数十步外被刘武英截下来的那道背影,咬唇哽咽,
“我只是想像他一样傻而已。”
剑宗天奴已将他们团团围住,盖坤又将殷色可向背后掩了掩,轻声安慰道,
“还不到时候,看清状况再做决断不迟。
今日若是棋错一招,我们可能便真的走不出山门了。”
庆云神法虽奇,但这里毕竟是斩蛇山庄。
路边戍守的两名剑奴各出一剑,将庆云略缓了缓,刘武英便重又追了上来。
刘武英的剑法经过沙场历练,又经过南宋亡国后没落王族夹缝求生杯弓蛇影的生活熏陶,他的剑法别有一股暴戾诡谲的味道。
如果说剑宗剑意如风如蛇,他的剑意便是空穴阴风,暗处蛰伏的毒蛇,每每从人所不备的角度发动,传播着致命的气息。
庆云并不愿与他多做纠缠,可是对手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一旦被缠住,着实难以脱身。
可是庆云更清楚,这一仗只是开胃菜,绝不能亮出全部的底牌。
越是胜得神秘,让对方猜不出虚实,越容易达到震慑的作用。
当然,这里是斩蛇山庄的主场,震慑也不能太过,
若真是闹出人名激起对方的杀意,以己方这区区五人,必然无法幸免。
所以他索性不去拔剑,左手拢在袖中,右臂则已撸起了长袖,将肉掌展开,大开大阖,舞得是虎虎生风。
他的掌法主要出自檀宗残谱,又得了小龙王口授大手印的真诀,而今俨然已成章法,
配合着竹马凌波步,面对眼前准凶奴级别的对手也可勉强支撑一时。
但只是支撑一时显然不够,
他必须赢,而且要赢得干净利落。
掌剑错落已过十招,
这十招之间双方都在不断试探,而庆云更是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对方的微表情。
他大概已经可以确认一些事实:
对方招式风格阴毒狠辣,喜好投机取巧;
对方急于建功以提高在斩蛇山庄的地位;
对方不敢真的取自己性命,每当自己卖出多处破绽时,对方一定会避开致命处,而挑选那些最可能造成痛感的软弱处进攻。
庆云又花了三招的时间去设计整套制敌方案,
他的目标是以三招为限,再斗三招便要结束战斗。
由于实力的差距,庆云一直被压在下风,他的掌法主要目的是牵制对手,全靠腾挪躲闪勉强坚持了十三招。
此时他心中已有定计,忽然打法陡变,脚下抢了方位陡然反击。
在这样的逆境下陡然反击与作死无异,这个变化大出刘武英所料,故而没有防范,竟然被庆云一步抢在身前以一个庄家把式般的铁山靠合身撞了过来。
“啊!”
殷色可见庆云如此变招,不禁惊叫出声。
“哼,找死!”
刘承武嚼齿冷笑。
庆云这一变招虽然出奇不易,赢得了近身的机会,
但是刘武英的状态极好,重心稳定,剑意圆转,随时可生后招。
只要他不死要面子,肯在此时退避两步,那么庆云便等于将整个背心卖给了对手,胜负一招可分。
刘承武对这位族叔非常了解。
他在南朝伏地舔靴数十年,乖戾好杀如萧鸾这般人物都被他的演技骗过,
面子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一文不值!
他绝对不可能因此放弃一个胜机。
果然,他猜对了。
刘武英桀桀怪笑,向后让了两步,卸去庆云这一撞的力道,整个人便闪在了庆云的侧后方。
他手中有剑,庆云后背却已是空门大露!
长剑便如锁定了猎物的毒蛇之信,
照着庆云左琵琶骨的下缘直刺了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