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零一章 邪阵六芒青帝印 剑神一笑阙天门(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暅之朝着血阵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向李神俊招呼道,
“来!再来!”
李神俊本来也有些泄气,这时见到了血阵的真面目,反倒被激起了斗志。
于是他撸了撸袖子,重新扎好了马步,应道,
“好!再来!”
又是阵阵渐密的憾地之声,细沙碎石簌簌乱抖,可是这巍巍苍山却始终岿然不动。
庆云闭着眼睛,双手捂耳,竭全部身心之力去感知山体的波动。
似乎在某一刻,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脚下微微一麻,
是自己站得太久了吗?
还是,脚下的岩石在那一刻产生了共振?
他猛地睁开双眼,举手示意,
“等一下,等一下!
重复刚才的节奏!
重复刚才的节奏!”
“哎!”
祖暅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立刻按照方才的频率节奏重新敲了一遍。
李神俊依着祖暅之的拍子,也在远处与之相和。
“这里!就是这里!
就是这个节奏!”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庆云的双腿直贯顶门,
这一次他无比确信,山体在震动!
在随着祖暅之与李神俊的敲击明显地共振!
“就是这样!
我有感觉了!
不要停!
不要停!”
庆云喊得声嘶力竭,那种震动在也在协调均一的节奏中愈发强烈。
律动不断冲击着庆云的神经网络,这本是只有他才能感受到的律动,
但是渐渐地,渐渐地,转变成了真实的声音。
树木莎莎摇曳,土石奔走,岩石松动,
与惊鸟走兽的声音汇聚在一起,仿佛是苍山的悲鸣。
暅之和神俊夯土如飞,挥汗如雨,喀喀啦啦的响声也随之越织越密,
如雷云盘顶,如铁骑过境。
最后他们终于也和庆云一样,感受到了自脚底传来的震动,真实的震动。
“祖兄,这山好像真要塌了,我们怎么办?”
李神俊问出这个问题,暅之也是一愣。
其实在他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也只是脑海中闪过的一缕火花,并没有非常缜密的推演和设计。
这时暅之也已经意识到,山崩的规模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他们三人已经是身处险境。
“向庆云集合!”
庆云与二人的距离本就相当,是最佳汇合坐标。
暅之扔掉手中的木桩,便朝庆云电射而去。
李神俊反应也不慢,但他是根据暅之的指示再有行动,终究还是晚了暅之半拍。
当暅之抱住庆云的时候,李神俊却还差了几个箭步的距离。
山崩就在这一刻无情的发生了!
“跳!”
暅之只来得及喊出一个字。
好在庆云会意,紫霞功灌注双腿,借着凌波步御竹马的发力方式,猛地向斜前方跃出。
李神俊在最后一刻也是全力扑出,好在庆云有意向自己这边靠了靠,他才借着这最后的亡命一扑堪堪抓住了庆云的脚踝。
庆云背上负着一人,脚下坠着一人,就算他那一跃蓄力再足,终究也免不了急速下坠的局面。
“淞!”
忽然有一阵熟悉的声响自庆云背后传来,
三人头顶的天空,先霜天入夜。
“降落伞,你还带了这个?”
庆云此时无法回头,就算回头也无法在黑幕下看清暅之的表请,
但是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在自己背后不断的扭动,双臂交替着搭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
“你,你干什么?”
庆云以前没感觉到二哥还有这种倾向啊,
今天,这是怎么了?
“忍一忍,找东西。
李兄这样吊着不是办法,
我这儿有绳梯,拉他上来。
之前听说是要进山,我就做了些准备,以防不测。
没想到还都用上了。”
祖暅之骑在庆云背上稳定着绳梯,
李神俊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沿梯攀爬上来,与二人抱在了一起。
暅之又将绳梯翻了个花样,临时编成一只小兜栏,挂在降落伞的绑绳上,
三个人的活动空间这才舒坦了一些。
庆云伸手探了出去,
在与两个男人脱离了亲密接触以后,他似乎多了几分文青气息,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
“风,起风了!”
暅之也轻轻拢了拢鬓角,回应到,
“嗯,我们,做到了。”
“你们好娘!”
李神俊在黑暗中只看得清他们的动作,那优雅的剪影配着酸腐的对话,将他逗得忍不住大笑起来。
可是那绳网毕竟不是很稳定,他这一笑,坐篮便开始剧烈的颤动。
于是李神俊只能像小媳妇一样,
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紧紧地缩在匈前,企图控制抖动的幅度。
“你看起来更娘。”
庆云没好气地回怼到。
“你们快看!”
暅之指向古枫之下,那团血雾就像荷花绽放一般在风中逐渐扩散,打开,又如蒲公英一样化作团团粉絮飘入了空中。
“他们应该是使用了一些手段让空气变得更加粘稠。
但毕竟,我们做到了。
这个邪阵,很快就要崩解了。”
暅之进一步解释道。
庆云仔细望了片刻,仍看不清血雾深处的状况,只能喃喃问道,
“华阳先生会被困在里面吗?”
“我还看不真切。
不过,师傅他老人家……
是那种在任何逆境下都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啊。
他应该会没事的吧。”
暅之的语气虽然轻松,但是庆云还是从斜射的微光里捕捉到了他面颊微微的抽动。
暅之强撑到现在,都是凭着他对老师的绝对崇拜和信心,
但是只要稍微理智一些,便无法支撑这种淡定的心态了。
“嗯,没事的。
先生,他一定没问题。”
庆云应和着,却偷偷转过身去,轻拭眼眶。
眼看降落伞将要着陆,暅之又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随手砸向地面。
只听嘭得一声闷响,仿佛是在密闭空间里发出的爆炸声音,
暅之抛下的那件物什忽然快速地膨胀,展开成一个气垫。
“你还有这等宝贝,上次怎么不给我!
你知道么,那次我把腿都摔断了!”
听着庆云的抱怨,暅之挠头歉意笑道,
“也是最近刚刚想到的。
这自开气囊原理还挺复杂的,
如何在密闭空间里制造释放大量气体的爆炸还是很有讲究的。
而且这东西只能用一次。
当时我还觉得挺鸡肋的。
没想到今天竟然用上了。”
三人跌坐在气垫上,都没有什么损伤,
只是也各自费了不少力气才从巨大的降落伞盖下爬了出来。
仰头再瞧,天阙的入口处竟然崩落了小半个山头,那天门比从前阔了何止一倍!
“哎,如果以后再有人告诉我,人力可以劈开山阙。
我便会信了!
也许先祖太上公所悟的也是某种惊天妙术,
而不是什么所谓的绝世神通。”
和学霸相处久了,李神俊难免生出一种重新认知世界的感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