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二零章 昔日坚壁金汤寨 今朝焦瓦木蠹营(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当年固若金汤,面对袁绍千军万马岿然不动的不破之城,
竟然在寥寥数人一连窜的操作下变成了朽木之寨,一点就着,一推就倒。
而这一切的主谋者尚是一名白衣少年……
如果这样的人有机会执虎符,跨龙驹,争鼎逐鹿,那又是怎样一番局面?
“日后可要好好和他说说,可不能真得让这小子完全倒向北朝。”
恶战方霁,这个念头在萧锋心中一闪而过,来的快,去的也快。
“罢了,罢了,看萧鸾与太子那般嘴脸,
保了这样的主子也着实没什么意思。
凭天由命吧,
老子已经是江湖亡命人,
这些腌臜事,和老子没关系咯!”
封魔奴还在五重寨与婆罗门纠缠,又接到消息说天守出了大事,
他的神经彻底崩溃,抓狂暴走,竟然将送信的人活活撕作两爿。
经过这么久的周旋,婆罗门也已看出些许端倪,脸色很不好看,
“夜叉王这是对我也起了疑心吧。
那你说我如何才能让你安心?
是随你回天守,还是留在下面处理火情?
现在想要稳住寨子,信任是最重要的。”
可这话听在封魔奴的耳里却颇为刺耳。
信任,踏马德我还能信任谁?
自己的义子叛变,现在又听说是贲家的人大闹天守,这都是在搞些什么!
可是他终究没得选择,是贲家信任少主看来是个头铁的角色,狠起来连元凶都敢干,
自己单枪匹马过去,怕也弹压不住。
他只能邀婆罗门与他一齐回返天守,看个究竟。
送消息的人只知道是贲家与元凶正在火并,是贲氏死伤惨重。
但是王鹦鹉房中最后的战斗结果,尚无几人知晓。
当封魔奴赶回来见到“是贲青”,确认了元凶死亡的消息,心头不由一震!以元凶的实力,可与之敌者不过一手,恐怕与天下第一人陶弘景也有一战之力。当时他对元凶百般忍让,也是自忖一旦翻脸,并没有十足把握将他留下。是贲青又是凭什么做到的?面对封魔奴的质疑,是贲青一声冷哼? 带着他与婆罗门来到是贲族新设的灵堂。二十三口棺材!封魔奴望着棺材上的名字,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是贲家的长老? 精英在这一役中几乎损失殆尽。最后一口棺材的主人并不姓是贲,但他对这个名字也有些印象。张麟鹏? 就是当日擒拿封间的东宗剑客。据说他的死状最为凄惨? 被元凶剑气爆体,只剩了一个头颅。封魔奴和婆罗门刚刚也曾查视过现场,在最后决战发生地,昔日王鹦鹉的房间,四壁上粘连的满是血肉模糊的不明组织。封魔奴可以想象到那一战会是如何惨烈? 尽管他对眼前这些人斩杀元凶的战斗结果仍然感到难以置信,但至少? 是贲家为此战付出的代价还是让他在情感上接受了事实。“贤侄为何执意如此?”封魔奴抚摸着棺椁不解问道。“为何如此?自我是贲一族入天守? 接连又数名族中长老遭人暗算。究竟是何人所为? 难道世伯不知?我刚回寨子不久,也只新交了路孨兄一个朋友。我与路兄对饮? 他却忽遭横祸? 元凶竟然当面行凶,视我入无物。世伯,路兄可是你的义子!他虽然没有改宗入了封氏? 可是情谊总还是有吧?世伯你可以忍? 但我忍不了!这事儿我既然已经做了? 世伯您想怎么处理?送我去见路孨兄弟,让我亲自告诉他大仇已报?”封魔奴没想到是贲青如此光棍,竟然毫不避讳全都认了下来。尤其是他提到路孨,这已是一桩铁案。作为路孨的义父自己毫无表示,却让一个外人出头,封魔奴自己老脸一红,这嗑终于是唠不下去了,“哎~我也并非不想为那孩子出头。实在是,实在是……哎,罢,罢,罢!就这样吧……哦,对了。王鹦鹉房间里那个女孩儿呢?”“死了!”是贲青冷冰冰的道。“死了?”封魔奴大惊。“不错,他认识庆云。就是在济南城坏我们好事的庆云,于是就被我做了。现场有些难看,世伯还是不要过问了吧。”是贲青已经将自己楞头青的人设坐实,元凶他都敢动,区区一个瓠采亭确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顾忌的。那妮子姿色不错,是贲青既然如此说,想来还有许多不便言明处,自己要是再问,反倒显得有些下作了。封魔奴谈了一口气,“那女人不简单。虽然我不知道元凶为何对她如此看中。但这丫头当日在斩蛇山庄是主动去找元凶联络的,而且元凶一直认定她背后的力量对自己有用,想来不会只是普通保义密谍那么简单。就这样死了,可惜啊。”是贲青冷哼一声,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可惜是可惜,但人已经死了。无论她背后有什么势力,她是我的仇人,撞在我手里就是她不走运。”封魔奴被这愣头青搞得还真没了脾气。他做事如此莽撞,几乎赔进了整个是贲家,还把自己一直想要拉拢的元凶也干掉了,但动机却偏偏挑不出毛病。封魔奴气得是直跺脚,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数十年的易京大寨,就在这样一次内部火并中将势力消耗过半。本来他自诩是八王当中实力最强的一股势力,现在经此一劫,就再没了底气。“贤侄今日心力消耗过大,先去休息吧!哎,日后,日后做事需先三思,不可再如此冲动!”“小侄的脾气便是这样的,怕是改不了了。如果世伯没有什么吩咐,小侄便先下去了。”封魔奴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也带着婆罗门一起离开了。“易京寨啊,易京寨!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婆罗门的表情也非常严肃,无论他和封魔奴是否貌合神离,这易京寨终究是天宗在华东最大的据点。此番受损,损的是整个天宗。“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清除内鬼。稳定住局势才是。”“究竟是谁在图谋我的易京寨,若是让我知道,我定叫他加倍奉还!”婆罗门点头应道,“嗯,不过好处也并非没有。之前我们吃亏就吃在敌人隐在暗处。现在我们弱了,必有人蠢蠢欲动,站到明处来打我们主意的。”夜色中一名传令喽啰迎了上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报!夜叉王,有人投帖拜寨!”“这么快!?”婆罗门感觉自己就是个乌鸦嘴,真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