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二七章 羽陵诓语小施计 连池汤浴大会师(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老将军双目圆瞪,瞳孔散开,只留下一片死灰,
他的嘴型也保留在最后那一声呐喊的姿态,
血已冷,肉已僵,整个人如雕塑般跨步挺枪在风雪中屹立不倒。
“王座,二皇子送来消息,又有一支部队从北门破围。
为首的将领掌法刚猛,勇不可当,他想……”
这名传令的侍女本来想说想让锦衲王去北门照看一下,却只见锦衲王默默转身,嘴角残红,面无血色,胸襟大开,一片坦荡。
那名侍女大惊,急忙解下自己的大氅为锦衲王遮羞。
锦衲王摆了摆手,斩下一角裙摆在胸前随意打了个结,随后吩咐道,
“先扶我回去。
等会儿去禀报二皇子,北门的人他挡不住的。
就算我身上没有伤,也未必能留下他。
让皇子别费力气了。”
“是,王座,您,您没事吧?”
那侍女此前从未见过锦衲王受伤,心中对她的敬畏有若神明,此刻却见王座如此虚弱,急得都快要哭出声来。
“没事!哎,本以为来到这白山黑水的不毛之地,能够轻易打出一片天地。却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
老将军的尸体,终于还是倒了。
一千岳家死士,无一生还!
可是二皇子围城的一万五千兵马,却也折损了五千有余!
九阳贯体,冲向四肢百骸,庆云的体温正在迅速的回升。
他张开双眼,目光懵懂,全然不觉身处北域严寒,倒仿佛仍在江南初秋,邗沟柳岸,
他还是那个未出茅庐的小子,心头既没有家国大义,也没有师门恩仇,纯净得就像广陵西峰的甘泉。
这样的错觉只在他的脑海里存在了极短的一个刹那,他便陷入了哲思——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他的脑部气血过盈,还有些眩晕,不时伴有抽痛,往日的记忆被打散成一幕幕碎片化的场景,猛地回灌识海。
一阵剧烈的头痛后,庆云终于想起了断片以前发生的事情。
东方刚刚泛起一层鱼肚白,北国之冬,很少有人早起,
天气严寒,难离毡衾,更何况昨夜经了一宿酒席欢。
庆云跌跌撞撞地向主帐的方向走了过来,除了几名砍菜生火的奴婢,没有遇见一个熟人。
主帐的帘子被人掀开,太子的侍者正要出帐取水,抬头猛地瞧见庆云,顿时如见了鬼一般,扔掉了手中的铜盆,转身钻回了帐内。
庆云不知所以,将自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用手将头发梳了梳直。
自己这身妆容,除了袍子上有些污渍,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啊,为什么刚才那侍者会……
他正踌躇间,一阵尬笑声响起,高丽太子高兴安亲自迎了出来。
“你这人真是大惊小怪。
庆公子又不是外人,他清早过访特意看望本宫,
怎会把你吓成这个样子?”
高兴安随口训斥着身边的侍者,大概是想把穿帮的场子找补回来,
其实他也是在故作镇定,一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礼节,激动地伸出双手握住了庆云右手。
这执手礼当时岂可乱用?
言执手者,思望之切也。
庆云被他一握,心中也是慌得一比。
难道魏王龙阳之事,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接下来被高丽太子开口一问,他就更感觉不自在了,
“庆贤弟昨夜睡得可好?北国风寒,孤枕薄衾,可还习惯?”
庆云将手轻轻抽了回来,尴尬赔笑道,
“啊,太子勿需挂怀。
我昨夜大概是喝多了,不知怎地,竟然睡倒在了雪地里……”
“什么?雪地?
那种地方怎么睡得?
昨夜本宫虽然也喝得有点高,但已为庆兄弟安排了寝帐,有侍女送你回去的啊。
高岙,去,把羽陵大君给我喊起来,问问他是怎么待客的!”
“哎,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不过一会儿,羽陵一族的头脑人物全都到齐了。
九命的妖魔平日里只听过,没见过,原来还真有人能在北国冬夜露宿一晚不死!
这些人嘴里面都不肯说,但是一个个眼神中那种异样又怎能逃过庆云的眼睛?
庆云何许人也?
当代第一微表情心理分析师。
此间人不善!
他的脑海中立即生出了一个结论。
不一会儿,又有族人假意来报,昨夜那个搀扶庆云回帐的女侍在冰雪中意外滑倒已经冻毙。
这一出扣一出的戏码,让庆云心头疑虑更重了几分。
昨夜酒宴匆匆,还没有来得及探听天宗之事,既然如此,不如……
庆云忽然计上心来,从怀中取出一枚信戒,高声喊道,
“天宗夜叉王特使在此,凡天宗子弟,皆躬身聆谕!”
信戒之上果然刻有左手小指夜叉王图腾,近处的羽陵部众都看得真切。
这些个夷人蛮汉哪里会耍什么心机?
高丽太子和羽陵大君来不及出言劝阻,四下已经呼啦啦拜倒了一片。
哎呀妈呀!这是进了贼窝了!
这个结果甚至远远出乎庆云自己的预料。
他现在更关心的是高丽太子的态度,一双虎目紧盯高丽太子。
那高兴安也是人中龙凤,反应奇快,
他见羽陵族人已经爆狼,根本聊不下去了,急忙做惊讶状,后退几步跳在一旁,假装与羽陵族人划清了界限。
庆云缓缓收回信戒,手按剑柄,场面一时极度尴尬,若不是恰有一匹健马自远方飞驰而来,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打破眼前僵局。
那马奔行的速度极快,一看便知是骑手在没命的催鞭。
马要是这样跑下去,奔行十数里便是极限,跑完这一程,多半也是没法活了。
塞外民族都爱马,没有十万火急的大事,万万不可能跑死一匹健马。
庆云此时虽然已经确定羽陵部与天宗定有关联,但是确定之后他能做什么,却也还没有想好。
上报魏王,请伐高丽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但那毕竟是日后的动作,并非一时之急。
所以他见了那匹健马也存了等等看的心思,马上儿郎带来的若是天宗密报,那他也算是白捡了个便宜。
那匹马入寨不停,直冲到众人面前,体力终究支撑不住,哀鸣一声,前蹄一软,瘫倒在地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