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二八章 千秋万古英魂祭 三头六臂顽童心(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狗拉皮筏虽然跑得快,但是需要绕一个大圈才能攀上湖堤。
等到大棒槌驱车登岸,傩吒三兄弟已经去得远了。
远处一座城寨,有栅无墙。
想来在这蛮荒之地,也不会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事,几重栅栏,已经足够抗御流匪了。
忽闻一阵角号响,寨门大开,几十人如浪头般一齐涌出,迅速分列两旁,有的举大纛,有的擎画戟,一望便知,是迎客的仪仗。
又有四人踱方步迎了出来,走在傩吒三兄弟身前的,是一名魁梧大汉,披裘敞,戴貂蝉,手中托着一尊九层铁塔,威风凛凛。
庆云等人到了近前,见对方摆出如此阵仗,急忙跳下皮筏迎了上去。
大棒槌刚刚收拢狗绳,早有人抢步上前,点头哈腰地将犬车接了过去。
“哪一位是檀君,庆……庆宗主?”
显然是傩吒兄弟未曾将名字通报清楚,陈塘关主人也不敢乱报名讳,只得含糊带过。
庆云微笑着迎了上去,
“在下庆云,忝为三十九代檀君。
阁下可是陈塘关主人李靖,李将军?”
“哎呀,檀君竟然知晓李某名字,真是令某受宠若惊。
快快快,里面请!”
此时受宠若惊的本应是庆云才对。
在这塞外荒芜之地,自己这个檀君的名号居然成了金字招牌,让陈塘关主人亲自迎出寨来,其中究竟是何因果?
陈塘关的寨子并不大,所谓关,自然是雅称,其实不外乎就是一处村落,住了约莫百来户人家。
村中最醒目的建筑,是一座二层阁楼,飞檐斗拱,黑瓦朱漆,大概就是所谓天宗祠了。
除此而外,所有的房舍都是平层,除了地势略有高低,门面或有相差,制式均无不同。
几人路过一畦方塘,塘水早已结冰,但却有一名老者袒胸露背,仰卧冰上,一动不动。
庆云不免好奇,多望了几眼。
李靖知她心意,急忙解释道,
“此人名叫北海操斗,是一名练炁士。
不过他的练炁法门与别家不同,不求活血强力,
而是反其道行之,追求减流低耗,降低血行速度。
因其血行过缓,体温异于常人,故而户外严寒,亦无须保暖。
如此练得的内息,独有一种阴煞之气,霸道异常。
他以内息运掌,取玄冥操斗的典故,名唤玄冥神掌。
被玄冥神掌击中者,局部冻伤黑死,血脉淤结,
若不得活血之法,轻则为之窘顿终生,重则因寒毒逆走攻心而丧命。
他收有两名徒弟,一名叫五鹿杖人,一名叫大贺秋毫,都是白山黑水间出了名的山匪。
以后若是你们遇见,可要千万小心。
报出北海大师的名号,也许可以消灾解厄啊,呵呵。”
“我原以为练炁只有道家一途,没想到还有这许多门道。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哎~檀君所说原本也不差,天下练炁之法,不离三清。
就连身毒所谓查克拉,也是昔年李氏先贤蜚驮所度。
中原养炁术,十有八九源出李氏先祖李逍遥,
其逍遥心诀在陇地以西,河源星宿海一代流传甚广,
后随道法内传,在中原开枝散叶。
逍遥心诀分阴,阳,太极三篇,
道家得其正宗,而诸派多取散篇。
这北海氏的法门就是由阴篇心诀改良而成的。
哦,这里就是鄙人寒舍,提前未知檀君莅临,准备仓促,实在是有些屈尊了。”
李靖家的宅子地势在寨中仅次于天宗祠,视野极佳,结构是标准的中原合院,虽然装饰十分朴素,却打理得格外整洁。
李夫人早已在厅中布置好筵席酒水,恭侯贵客光临。
宾主落座,庆云不免问道,
“李将军,初次见面,为何对在下如此热情?”
李将军连忙摆手,
“檀君切不可自称在下。
陈塘李氏辗转塞外,祖训敬天尊檀君,
望其麾下,不可悖命……”
庆云听到天尊两个字,条件反射式地抬高了声调,
“李将军说什么?天尊?
莫非陈塘与天宗真有往来?”
李靖不明白为何庆云忽然如此紧张,微愣了一愣,随后便猜到庆云或与而今的天宗势力存在些许矛盾,于是说话也变得更小心了些,
“额,这个,李氏蛰居苦寒,与现今的天宗檀宗早已断了往来。
但因为昔日的渊源,彼此总还是抱着几分敬畏之情。”
庆云皱眉道,“听李将军的意思,天宗与檀宗在上古还有几分渊源?”
“确实有些渊源。额,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靖也不明白两宗现在究竟有怎样的矛盾,万一说错了话,惹恼了贵客,脸面上便不好看了。
庆云倒也大度,拱手道,“李将军但说无妨,小子在这里请教了。”
“不敢,不敢。
天宗檀宗两宗渊源,还要从大汉朝说起。
彼时塞外,部落元首,均称天王,
我陈塘从其俗,今之族人亦称某为天王。
所谓天王,在匈奴曰单于,在鬼方曰可汗,各治一方。
然自夏商以降,诸部亦共举盟长,所谓大单于,天可汗,既是天尊。
因此可称天尊者,其地位至少是一方之长,其德行武功,也必为塞外诸部所服。”
庆云越听越是迷糊,这里提到的所谓天尊的概念和今之天宗有什么关系?
又和檀宗有何瓜葛?
但出于礼貌,他并没有打断,硬着头皮又听了下去。
“汉灵帝无上将军刘宏在位时期,塞北出了一位枭雄檀石槐,
他勇武无双,连续击破丁零,乌孙,扶余,一统匈奴鲜卑诸部,由漠至海,万里大国,
单以国土而论,比之当时东汉十三州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檀石槐之为天尊,恐怕是有此称号以来最无可争议的一次。
檀石槐的父亲投鹿侯天王是漠北一支部落首领,其时属匈奴,尚未改称鲜卑。
但檀石槐本人既为檀氏,乃是随了母姓。
传说投鹿侯在外征战三年,归来时却发现大阏氏有孕,以为大辱,欲杀其子。
但是大阏氏拼死相护,将孩子送去了母族,才侥幸得免。
檀天尊的母族,正是檀宗檀氏后人。
乃是箕子国主延请檀宫师教时在其国所留后裔。”
》》》》》敲黑板时间《《《《《
所谓李靖,傩吒,陈塘关的这些因果,当然要细讲。但是在本节恐怕是放不下,我们下回分说。
这里先为本章作几个注解。
首先是一个冷知识,如果有人问汉代最大的将军衔是哪一个?有些历史基础的人都会回答你是大将军。这个答案他就错了。汉代最大的将军衔是无上将军,这时汉灵帝刘宏亲自挂帅所使用的军衔,和唐代天策上将一样,那是蝼蚁无法企及的称号。本文李靖以无上将军称刘宏,是取塞外人崇武重将军号的风俗。
塞外部族长称天王,这一点我们之前讲过。说冉闵武悼天王比帝号小一级,不是美谥。
而元首一词,可不是现代词汇。早在《尚书·虞书》就有使用:乃赓载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幼学琼林》所谓:天子尊崇,故称元首;臣邻辅翼,故日股肱。也是同样的道理。无上既为元首。
北海这个姓氏比较冷门,但却真实存在。春秋时期吴国有大夫名北海子高,但是《郑通志·氏族略》引《姓氏英贤传》云:“古有刘河者,处於北海,其后以为氏。”。北海也属于地名为氏在渤海北,这个姓氏的分布轨迹也是扶余,吴国同源的铁证之一。
五鹿氏本是中原姓氏,有汉代大儒五鹿充宗,同时,他也是半岛汉四郡玄菟郡的第一任太守。
海兰泡,处于黑龙江与精奇里江(书中惊奇水,今日俄罗斯结雅河)交汇处。很遗憾的是,现在已经不属于中国国土范围了。这个名字在满语中是有意义的,意为榆树屯,但是其真正语源是达斡尔语(与蒙古室韦上古同源)“哈喇淖尔”。淖尔是湖的意思,回译为泡子也是音意双得。东北的地名并不全来自与满汉两族语言,因为那里也是著名的多民族地区,蒙古语,鄂温克语音译地名也比比皆是。比如说,图们江的得名就来自蒙语,而精奇里江现在俄罗斯定名结雅,则是采用了鄂温克语。
海兰泡的俄罗斯名布拉戈维申斯克(Blagoveshsk),也是一个应该被国人铭记的名字。1958年中俄瑷珲条约签订后,中俄划(黑龙)江而治,此处划归俄国。时之俄国举国欢庆,所谓布拉戈维申斯克就是喜讯的意思。42年后,在这里发生了某起著名惨案,江东的华夏裔民遭到灭绝性的tu杀。1900年7月17日至21日,在暗无人道的几日杀戮过后,当时的沙俄阿穆尔州政府宣布,数以万计的大清侨民全部被“肃清”。斯是国耻,不可或忘。
在上一节里,我们提道孙吴部落八大姓,孙,周,裴,张,许,贺,虞,全。这八姓呢,是按照《三国志·吴主传》孙权两次派兵征北的将领名单来的。(嘉禾元年,232年)“三月,遣将军周贺、校尉裴潜乘海之辽东。”(嘉禾二年,233年)“三月,遣舒、综还,使太常张弥、执金吾许晏、将军贺达等将兵万人,金宝珍货,九锡备物,乘海授渊。”补虞氏(参考之前章节介绍弓月君的内容),孙氏姻亲全氏(后为某国大姓)。
我们看到孙权两次派兵走海路北上,出发时间都选择在了三月。这不只是巧合,这说明当时的东吴水师已经掌握了东部海域季风和洋流的规律,再次印证了三国时期东部海域吴,韩,倭航道成熟说。
好了,接下来我们入正题,要讲一讲上一节没有讲完的,诸葛亮隐居处卧龙岗襄阳南阳之辨。这个问题是接着上一节汉水之辨来的,因为襄阳南阳以汉水为界,所以这个问题是可以好好说道说道。
其实襄阳南阳的吵了几千年,仔细想想有什么好辨的呢?“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这一句有个中学文化水平的人应该都背过。这时诸葛亮自己写的,你说有什么可争辩?
那为什么有人提襄阳呢?这个说法出自习凿齿所撰《汉晋春秋》: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
其实这句话也很清楚,诸葛亮家在南阳邓县,但是这后半句就出了点毛病……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后来的襄阳说拥趸,都是按照一句话去找,将诸葛旧居锁定在了中庐附近。
其实隆中这个地名我们大可不必听,所谓隆中,就是两山之中,这样的地形在汉水出武当处比比皆是。就和官渡,白马这样的称呼一样,各地均有,没有必要较真。
我们要较真的是什么呢?邓县究竟属南阳还是襄阳?
襄阳西北有县,曰邓城,就是于禁驻军,七军尽没处。可见当时的汉水还是无定河。
但邓城不是邓县。邓县是故邓国,与武当县隔汉水相望。《水经注》:汉水又东南迳武当县故城北,世祖封邓晨子棠为侯国。
此县南望武当,东接穰县。
有些观点引《晋书·地理志》说:襄阳郡(魏置。统县八,户二万二千七百。):宜城(故鄢也。),中庐,临沮(荆山在东北。),巳阝,襄阳(侯相。),山都,邓城,鄾。
这个邓城县不是邓县,另外,中庐与邓城是两县,所谓襄阳西二十里隆中说仍存矛盾。
就在晋书地理志襄阳郡条目下面,还有义阳郡的治所范围。义阳郡在汉水北,是三国魏文帝时期从南阳拆分出来的:义阳郡太康中置。统县十二,户一万九千。新野(侯相。),穰,邓(故邓侯国。),蔡阳,随(故随国。),安昌棘阳,厥西,平氏(桐柏山在南。),义阳,平林,朝阳。
此处的邓(县)才是三国所为南阳邓县。
邓县在汉水北,邓城县在汉水南。促使习凿齿犯这个错误的,一有可能是他弄混了邓县和邓城县,误以为邓县在襄阳西。二有可能是因为他本人是狂热的蜀汉粉,将三国历史以蜀汉主线重写了一遍,就是所谓《汉晋春秋》。他有意向将偶像拉向自己的故乡。
总之习凿齿的这个说法误导了很多人,包括郦道元。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是襄阳人,难道还会搞错襄阳事吗?对,他明明是把南阳邓县拉到襄阳来了呀。
郦道元在《水经注》说:沔水又东迳乐山北,昔诸葛亮好为《梁甫吟》,每所登游,故俗以乐山为名。沔水又东迳隆中,历孔明旧宅北,亮语刘禅云:先帝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即此宅也。车骑沛国刘季和之镇襄阳也,与犍为人李安共观此宅,命安作《宅铭》云:天子命我于沔之阳,听鼓鞞而永思,庶先哲之遗光。后六十馀年,永平之五年,习凿齿又为其宅铭焉。
郦道元明显采用了习凿齿的说法,认为沔水(汉水)过孔明旧宅“北”。那就是孔明故居在汉南,隆中在襄阳的意思咯。但是后面的引用出了一个破绽,说刘季和守襄阳的时候,带李安拜访诸葛故居,让李安写《宅铭》。李安说天子让我在汉水以“北”(山南水北曰阳)如何如何,说明诸葛故居在汉水北。至于习凿齿又铭,那就不知道他指了哪出江南宅院,应该是有心附会的景点。
凡此种种,可见习凿齿的《汉晋春秋》水平真是不高。一手炮制的诸葛在襄阳说,完全站不住脚。自己文中写南阳邓县,结果随手在襄阳指了一处宅子,这手指鹿为马,已经不是春秋笔法四字可概括的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