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三三章 好汉重逢成陌路 闺友再会是冤家(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的演技并没有问题,只是一些出自本能的微表情出卖了你。
你我在村口重逢,当时你神情不但没有半分喜悦,反而略带几分惊惶。
我并没有追问详细,你却急着解释自己隐在灌木丛中的动机。
那时我虽有怀疑,却终究还没有把事情想到这么差。
但是你不该回来。时间点对不上。
村子变成这个样子,最起码也要恶斗几个时辰。
如果你真不知情,必然是在几个时辰之前就被派去放哨,顺便替老村长采药。
但若真是如此,你便不可能衔尾随我回城。
你既然回来,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就是你已经喊了帮手,想要对我下手。”
“漂亮!不愧是你!”
大棒槌双手击掌,陆陆续续又有十几颗脑袋从断壁残垣里探了出来,
有的持刀枪,有的搭弓箭,将庆云一行围拢。
“弓箭手给我盯着后车。
车上的两位都是陈塘关李家的公子,
他们要是出了岔子,庆宗主恐怕也负不起责任!”
大棒槌见过庆云和殷色可的身手,知道弓箭之类的玩具对他们完全不起作用,索性便用李氏兄弟的性命相要挟。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庆云叹了口气。
“如果你加入过某个秘密的组织,你就应该知道那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他们不要庸人,庸人的结局,只有死亡,因为他们担心庸人会泄露秘密。
他们会对组织成员定期培训,考评,达不到要求的人,就是庸人。
所以,为了生存下来,我们只有足够隐忍,足够残忍!
我,不单单是孙吴青年军的教头。
也是黑水天宗青年军的教头!
这样说,庆宗主大概能理解了吧?”
大棒槌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一番话,庆云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谢谢你。你能这样说,说明心底里也曾经把我当过朋友。”
的确,如果不是朋友,何必在互相伤害前做一番解释?
大棒槌惨然一笑,算是默认,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为了生存。”
庆云再次点了点头,“开始吧!”
“五鹿杖人!”,大棒槌咆哮道。
一名魁梧的中年汉子跃出残垣,咧嘴狞笑。
在陈塘关的时候,李靖曾经向庆云提起过这个名字。
他和师弟大贺秋毫同为北海操斗的弟子。
当时大棒槌本也在场,此时他直接喊破了五鹿杖人的名字,难道是在提醒……庆云?
五鹿本人却不知道这一点,天宗安插在陈塘关的家底于刺天王一役中损失殆尽,侥幸脱逃的北海操斗也不在现场。
五鹿只当是大棒槌喊他出手,雄赳赳气昂昂跳将出来,翻手亮掌,直扑庆云。
庆云也不含糊,左手向后一甩,将佩剑送回背上,右掌递出,蓬地和五鹿杖人对了一掌。
五鹿杖人师从北海操斗,凭借一手玄冥神掌笑傲江湖,
他见庆云不知死活地要与他对掌,自然是心头窃喜,暗运玄冥劲,有意将对手一举击溃。
若是没有大棒槌事先叫破,庆云可能还不会托大用掌。
但是他与北海操斗恶斗陈塘,对抗玄冥劲可谓自有心得。
这一掌凝九阳之力,取潜龙之姿,守坚木而待狡兔,只等对方自投罗网。
五鹿杖人只觉自己的手臂如被火龙一口吞没,凝聚的玄冥劲力竟然在瞬间烟消云散,而对方的罡力却似乎毫无损耗,沿着手臂经脉逆袭膻中。
哇!
交手仅仅一个照面,五鹿杖人便呕血重伤。
五鹿已经得了北海操斗八分真传,若是真要斗起来,和庆云也是在伯仲之间。
只是疏忽遇有备,双方内劲又有明显的相克,这一出一进可让五鹿杖人吃足了苦头。
庆云一掌伤了五鹿,身形不停,直接奔向了远处弓箭手。
那群人里若论武功,明显只有五鹿杖人一名高手能与庆云一战,其余这些杂鱼,和此时的檀宗宗主那是连照面都不配。
降龙掌摧枯拉朽,干尝断所向披靡,泥墙土壁在庆云眼前便如朽木枯蒿,
十几名天宗刺客顿时被杀了个人仰马翻。
陡然脑后风声起,庆云回剑招架,却见大棒槌挥舞着大棒槌向他打来。
庆云念在对方暗中相助,并无意伤他,一连躲了几招,仍未还手。
大棒槌却依旧状若疯魔,口中嗬嗬有声,
“你出剑啊!怎么还不出剑!快出剑!否则我,我……”
大棒槌眼中的泪水泉涌而出,满是凄苦和无奈。
庆云似乎终于读懂了他的心思。
他之前说了那么多有关天宗组织的残酷真相,相必是有家人被天宗控制。
人多嘴杂,他不便明说,但他显然是有意求死,
唯有如此,才能保全家人,又可殉愧对孙吴之心。
庆云长叹一声,一剑递出。
大棒槌不躲不闪,仍然舞者棒槌劈头盖脸地向庆云身上打去。
庆云也没有躲闪,任他一棒挂在自己肩头。
木棒打在他的身上,已经脱了力,虽然略吃了些痛,但终究伤不得筋骨。
而大棒槌则已经软倒在了地上。
有时候,生死离别,并不是一种悲伤,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大棒槌无法背叛天宗,也不愿背叛孙吴,
一旦两者爆发直接的冲突,他便无法在夹缝中求生,
也许,这已经是他最好的归宿。
五鹿杖人趁乱遁走,他受的伤虽然不轻,但究竟是惯来喋血的凶徒,求生的本能依然让他保有充沛的体能。
瓠采亭担心有人偷袭杜老和李家两位公子,也不敢贸然追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逃去。
“没想到大棒槌竟然是这样的人!”
瓠采亭待庆云回转,狠狠骂道。
“不,他已经做得够好了。
其实,若非他错陷天宗,倒真的是值得一交的朋友。
哎!不说了,杜老,这附近您熟。
我们在附近山上找找。
孙吴村里那么多人,一定还有许多幸存。
我们要尽快确认老村长,岳少帅,以及魏国使团其他人的安危。”
杜晦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知道啦!我这把老骨头啊,这趟真要被你们给折腾散咯。
哎,先带我找个熟人的住所,有狗带路,总是方便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