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五一章 天灵地灵识内鬼 千算万算订良谋(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轰!
人群中一片哗然。
“装神弄鬼!”
“看上去仙风道骨,还以为有些能耐,结果竟然是个骗子。”
“果然还是真凶已经逃出掖县城这种没有营养的话。”
方才元瞻令人振奋的演讲所刷得的好感,被这道士一句话拉回了原点。
不过换一种角度来看,也多亏了有元瞻那一番话兜底,才没有让舆情瞬间崩塌。
元瞻隐在道人身后,用力咳了两声,围观者们给他面子,也都渐渐安静了下来。
冲虚道长虽然是临时雇来的群演,却也是青州府有字号的名宿,见过不少大世面。
此时早将围观者的情绪变化看得一清二楚,他的神色却没有收到丝毫影响,依然淡定自若,
“但是根据净瓶的异动来看,凶手此刻,还在城中。”
轰!
这句话一出口,人群再次被炸开了锅,议论声比刚才还要响。
“怎么可能?”
“不是眼前人,又不是逃跑者,难道凶手还能是元瞻刺史本人不成?”
其实这些百姓怎么可能知道当日有哪些人在场,但是吃起瓜来却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最聪明,如诸葛复生郭嘉再世,所发现的蛛丝马迹都是真理,比别人都高明。
这种人类潜意识里的吃瓜心理不会随时间而改变,数千年之后又焉非如此呢?
冲虚的语言节奏控制的非常好,他故意留了些时间让围观者们嚼瓜,这才从容转身向元瞻道:“当日在场的人,真地都在这里了吗?”
元瞻朗声答道:“的确还有几人未到。有两人已经确定为天宗反贼,反出了城。此外昨日一人殉职,两人重伤,因此未能到场。”
“好,那我们就先去验验尚在城中的三人。”
元瞻的亲卫,只有少数人在现场维护秩序,其他人都按照元瞻的吩咐,守在安置伤病的医馆外。
“让开让开,让开一条通路!”
亲卫队长头前开路,疏导民众,转移战场。
吃瓜百姓这时候都是懵的呀,下意识地让开一条通道,等到元瞻一行人通过,这才呼呼啦啦地都跟在后面奔医馆而来。
殉职的那位将军死得已经不成人样,浑身浴血,面目难辨,若不是时值隆冬,恐怕尸体已经要开始腐烂。
两名受伤者,一位是守南门的林将军,一位是遇袭的不夜捕头妫剑筹。
这两人当时也在孔伯孙的遇刺现场,天宗作乱那日,他们也都经历了苦战,受伤不轻,奄奄一息,难以动弹。
冲虚道长摇着净瓶在三具无法动弹的肉身前踱来踱去,最后竟然停在了妫剑筹的身前。
“道长,你,你确定吗?”
这个结果让元瞻都觉得有些意外,妫剑筹可是从不夜城专程赶来支援的啊。
冲虚道长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停摇晃净瓶,也不言语。
元瞻向医馆里的大夫使了个眼色,“让他精神些,方便道长盘问。”
那名大夫急忙快步上前,准备为妫剑筹急救。
可是他身手一探,悚然大惊,“这,这,这!妫捕头已经,死了!”
“死了?”
再场无不哗然,这老道又出幺蛾子了,竟指了一名此前毫无嫌疑的死人。
“这具尸体生前并不姓妫。”
那老道闭着眼睛,右手持瓶,左手不断掐算。
元瞻装模作样的敲着边鼓,“道长您这是什么意思?这位妫先生可是……”
“再场有谁和死者熟吗?大夫,请麻烦清理一下面部。”
尸体的面部很快被清理出来,由左眼至下颌凄惨的刀伤深可见骨,血肉翻向两边实在难以辨清面目。
在场的人其实和妫剑筹都算不得熟,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贸然定论。
可是庆云却嗅出了一些端倪,开口问道:
“大夫,这一刀几乎可以致命。你确定妫捕头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挨了这一刀?”
那大夫摇了摇头,
“不,当时此人虽然面部受伤,但显然没有到如此程度。难道,难道有人下黑手补刀?”
“这人不是妫剑筹!他是南城拉车的王小五。”
终于有人认出了这具尸体,随即便也有熟识者纷纷附和。
元瞻面色微变,
“大夫,查查此人是否再收治名单中?”
那大夫知道出了大事,急忙去取名册。
伤死入册不过百来人,这王小五的名字又极好认,不过片刻,叫声便想起,
“有的!有……”
啪,书册落地,大夫的声音戛然而止。
崔彧和祖暅之忙抢上前去查看,在凸镜之下,细微伤痕亦无可遁形,
“飞针,是飞针!凶手就在这里。”
元瞻点了点头,瞧向冲虚,“道长,开始吧。”
冲虚点了点头,嘭地将手中净瓶捏碎。
嘤嘤嘤,
几只飞虫脱离了禁锢,愉快地在空中起舞,时而八字,时而画圆,时而走镰形,这是属于他们的舞蹈,属于他们的语言。
杀人蜂!
中原本无杀人蜂,但是自八百比丘尼卧底嵩山,便引入了这种嗅觉超强的生物。
只要控制规模,杀人蜂相对还是比较安全的物种,可以作为引路蜂使用。
历代八百比丘尼将之豢于魔鬼花海深处的秘境村庄,严格控制着种群的数量。
直到前些时候荒村付之一炬,这些蜂儿虽然损失了大半种群,但也因此真正获得了自由。
前些日子祖暅之与师傅盘桓嵩山,在后山见到了这种蜂儿,又从不知火麻衣处得知了操控蜂儿的办法,便捉得几只养在身边。
“孔将军的灵魂便附在这几只魂蜂身上,它们将带我们找到真凶!”
冲虚道长说罢,伸两指竖在面前,口中念念有词。
那几只蜂儿摇摆了几下,竟然真的排成一队飞往同一个方向——
房间的角落,停尸的所在。
几只蜂儿排成一个圈,绕着一具“尸体”嗡嗡地打着转。
一名亲卫看得真切,手中铁链一挥,就要去锁那尸体。
那具尸体似乎已经感到不妙,一个鲤鱼打挺,猛地翻起,甩手就抛出两只旋转的锋刃。
刃生四角,如羊角形,带有些许弧度,更利于借助旋转的力量切割……
噗,噗,
双刃一左一右陷入那名亲卫的胸腔。
亲卫的身子一晃,仿佛就要栽倒,但是由于身体还保持着前冲的惯性,暂时支撑住了身体,整个人便如提线木偶一般,诡异地抽动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