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五五章 柳岸花明疑无路 穿空破浪自有福(上)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有没有逃走是不知道,只是《史记》明明说纣王登露台赴火而死。不可能有全尸,但是周武王照样还能再砍一遍他的头。这样的前后矛盾,或者说多此一举的记载,只能说明其中定有隐情。”
经祖暅之这么一提,庆云也琢磨出其中的蹊跷。庆云对史书的了解也是一绝,毕竟陈叔当年只授剑意,不教剑法,他不需要一遍遍去重复那些呆板的动作,省下来的时间都被陈叔用戒尺逼着去读经史子集了。
“是了,《尚书》对这一段的记载更简单:武王胜殷,杀受,立武庚,以箕子归。杀殷王受这个动作,只不过是为了立武庚于卫,笼络殷商士人之心,避免才俊尽数奔走关外的正治手段罢了。若非如此,中原恐怕要错失孔圣商鞅。这在当时的确算得上是一招好棋。”
祖暅之抬头望天,由于天窗是舱中唯一的光源,显得有些格外刺眼。
他举手略微遮掩了一下直射的光线,从手指的缝隙里窥视光明,同时叹息道:“父亲的算术旷古烁今,师傅的所学万法皆通。我一直认为当世之人,所知远胜古人。近代机械皆奇巧,古来淫技皆糟粕。但一路走走看看,终于还是知道自己错了。每个时代总有那么几个学识眼界超越世人的妖孽,他们被时代所埋没,只不过是因为超越的太多,思想和理论无法被世人理解,反而断了传承。但他们偶尔的灵光一闪,都是能让后人嗟叹的奇迹。”
庆云站在暅之的对面,望着光栅下暅之坚毅的侧颜,不禁感慨道:“令尊大人,华阳先生,还有二哥你自己,难道不也是同样的人吗?虽然我看不懂,但我知道那本《缀术》是天下奇书,祖氏的天文历也必然经千年不朽。你们,就是超越这个时代的人啊。”
“超越时代而不能改变时代,是没有用处的。”,暅之叹了口气。
“二哥,你想太多了。改变时代谈何容易,怎样的发明才能改变时代啊。”
“不!这个阵台,这个阵台让我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只要找到稳定可控的动力,时代就会改变。人类再强终胜不了机械。”
庆云耸了耸肩,“刚才,我们不是已经战胜了那些金人?”
暅之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们没有。那十八个金人,可以阻挡千军万马,而且他们风雨无阻,不眠不休。我们并没有战胜它。从作用来说,我们只有做得更好才能战胜它。我们两个人可以风雨无阻,不眠不休地在这里扼守千年么?”
庆云不能,没有人能够。
人力有时穷,但巧夺天工的造物有时却可以超越人力,超越人寿……自动运转的机械系统……这真得是人力可以办到的吗?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茶壶的盖子已经被蒸汽掀起过不知几百万次。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原理固然简单,但是能捅破那层窗户纸的人,需要很久很久,才能恰好有那么一个自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暅之和庆云一时无言,直到轰的一声,舱门打开,重回人境。
逃生系统出口竟藏在一处瀑布的后面。这是一处石穴,连着外部一个凸台,三尺见方并不算大。细瞧左右并无通路,泅水恐怕是眼前唯一的选择。
圆舱气浊,纵然有两个天窗换气,也让人感觉心情烦闷。
庆云深吸一口气,顿觉身心舒畅,见瀑布之下潭水清冽,脱口而出,“二哥,反正要下水,我们顺便在此沐浴吧?”
祖暅之则向潭水里仔细看了半晌,“这里不能游泳,连鱼儿都没有一条。”
庆云一脸的不以为然,“水至清则无鱼,如是而已。”
他这一句无心之言,却全然忘了二哥的学霸风格。凡是必较真,没有模棱两可的结论。
“水至清则无鱼没错。可是至清之水不存在与自然界,需要经过炼丹师的多道加工,去阴阳二气,滤五行余英,经云蒸霞蔚,九次化形重凝。这样的水方能称为至清之水。只可做道家炼丹之用,养鱼不可活。可是在自然界中,如果清水池塘没有鱼,那必然是有问题。
此处是殷王设计的逃脱出口,一定不希望被常人发现,所以必然隐有陷阱。但是这个陷阱有不能太过明显与四周景物格格不入,反而惹人嫌疑。如果是我来设计附近的机关的话,一定也会就地取材。
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设计师通过铜柱,将电引到了这里。这样就算有人发现了这处水潭,下水嬉戏,也会无故抽筋溺死,无法发现瀑布后的秘密。长此以往,这里便成了鬼潭,不会有人靠近。
五弟如果不信,可以用剑触碰一下水流。”
庆云拔剑横斩,飞瀑断流!
可是他的身体也随之一颤!
那是一种他非常熟悉的感觉,触电的感觉!
“啊!果然有电!那,那我们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啦?”
祖暅之双眸精光爆射,望了一圈,口中喃喃道,“那也未必。”
他指了指岩台上一处奇怪的凹陷,对庆云说道,“坐到里面试试看。”
庆云对二哥极为信任,也没细问,就径直走了过去。
还别说,这个凹陷非常符合人体工程学,庆云向下一坐,人自然而然地就嵌在了凹坑里,背部的手里非常均匀,感觉无比舒适。
“全身放松!”,暅之提醒道。
庆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提醒背后的深意,只听轰隆一声响,一块条形的石板仿佛被什么力量撬动,猛地掀起。而庆云正好坐在这块条形石板的末端,他整个人就像坐在投石机的填弹器上一般被嗖地一声弹射了出去。
身体穿过水帘,他的全神一阵剧烈的颤抖,寒意和电流带来的酥麻感同时冲击着神经末梢……还好那只是一瞬……
他的身体穿过了水雾,飞过了池塘,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嘭地落在一张巨大的藤网上,激起一阵烟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