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兰若蝉声

第一六零章 玉碎剜肌绝绝子 星陨成兵棒棒哒(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起去见识见识也好。”
华阳先生措辞非常谦虚,这倒让两位老朋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顺着华阳先生说吧,未免把他位置放低了。
不顺着他的话说吧,未免把他位置放低了。
但是华阳先生的位置就在那里,谁敢把他放低?
真正有实力的人,从来不需要往自己脸上贴金,随便小凡一下,别人都接不住。
而那些捧着宝贝疯狂炫耀,急于证明自己的,往往都是徐太太这样被压抑久了的人。
难得一见的道人大统和道人统宝念,佛贤、觉法两首座出迎圣剑。
可是他们如此一字排开堵在大雄宝殿之前,明显不像是“恭迎”的样子。
华阳先生一行从角门走了进来,立刻便感觉到了现场紧张的气氛。
“大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华阳先生第一反应,就是先为众僧友解围。
道人大统口宣一声佛号,双手合十,“华阳先生来得正好。兰若净土,不可供奉杀伐之器。眼前这位施主想要将剑器供奉在大雄宝殿。虽说面剑如面君王,这把剑的分量已经有上旨定义,但是在佛国精舍,徐施主的这个要求还是有些过分了。”
捧剑者自然就是徐太太,他听道人大统叫破了华阳先生的名号,不由虎躯一震,凝目望向这位传说之中在冶炼一道举世无双,神乎其技的“第一人”。
华阳先生拈须微笑,“我虽然不是魏人,但却也依稀记得魏王关于食货另有立法。沙门,黄老,属出世之人,不分田,不赋税,不拜天子可赦。既然面天子可以不拜,面此剑又何须从俗?但是出于礼节,另辟一处剑堂供奉国器,还是应有之义。”
道人大统扶额大悟,“对,对,对!先生说得对,说得对啊!鞍部,速去准备一下。”
鞍部大师应了一声,立刻抽身离去。
道人大统笑眯眯地望着徐太太,“国师大人,我们这些出家的沙门,对于尘世的法规不太熟悉。但还好有华阳先生引经据典,分说得明白。国师大人以为如何?”
徐太太冷着一张脸,直接回怼道,“这里是兰若沙门寺,却要听从牛鼻道人的号令,倒真让人开了眼界。”
“国师大人此言差异。华阳先生是我寺中座上宾客,宾主之礼,最重要的是可以秉公执言,既没有繁文缛节的束缚,也没有不必要的客套拘谨。我向华阳先生请教法、度之事,先生也依法、度见教,并无不妥之处。”
庆云对这位深居简出的道人大统一直没有什么特别深的印象,平时寺里需要出面的地方,大多由道人统宝念代为主持。
今日观其言行,才发觉这也是一位狠角色,官腔打得是滴水不漏……这样的人才,可不应该窝在佛家精舍,在朝堂大展拳脚不好吗?
相反,徐太太可是标准的专业宅,在大白山火口蛰居,很久不曾与人打交道了,情商明显不如这位老沙弥。
他涨红着一张脸,还要做最后的顽抗,“这把神剑为尚方所制,代表皇家,难道不应该使用同等规格的礼仪?”
道人大统佐助僧鞍部大师这时候踏着小碎步啪啪啪啪地赶了回来,“大统,已经安排好了。之前二皇子曾经下榻的耳房马上会收拾停当,用以安置尚方神剑。”
徐太太刚刚在抱怨自己这把神剑属于尚方御制,需要以皇家标准安置,鞍部大师就报告将皇子下榻处整理了出来。一问一答契合得天衣无缝,让徐太太又碰了一个软钉子。
这位固执的国师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压了几十年的傲气,在这一刻汇成了洪荒猛兽,在他的胸中乱撞。
他想要找回些场子,环视一圈,也就只有一个突破口了。
“华阳先生,世人都说你在冶炼一道天下无双,不知可有什么得意的作品?”
徐太太双眼斜睨陶弘景,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
綦毋显武和大连铁男闻言双眼一齐放光,嘿呦,来了,来了,来了!
这茬终于是找上来了,有热闹看了。
陶弘景却非常笃定,他在句容茅山有一处工坊,也曾受齐王之托打造过几把尚方剑。但是自萧赜僭位后,南齐宗室自相龃龉,内卷严重,神兵蒙尘,早就不知流离何处了。
其实陶弘景被称为冶炼第一人,并不在于他曾经打造过何等神品,而是在于他对于五金百铅的分类研究,对于矿石火焰颜色与其金种的对应分析,对于铅金相混获得性能增益的尝试,他的所有成果,都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大众的认知。
人所不解,其术近妖,然而华阳先生身正影直,故而只会被奉为神明般的人物,无人对他的结论做出质疑。
徐太太凭着他的玄铁重剑,成为了挑战陶弘景的第一人。光是这个大瓜,就够南北两朝冶炼界啃上一段时间了。
可是华阳先生生性淡薄,根本没有与徐太太较劲的意思。
他微微抬手,徐太太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对方在剑神上弹了两下。
陶弘景并没有用内力,只是简单地感受了一下剑的质地。
“很好!本来只是一块高质陨铁,但是经过重塑,利用火山的特殊地理条件,巧妙渗碳,增强了可塑性,最终成器。了不起的作品!我之前虽然也曾铸过几把剑,但是都不如眼前之物。魏之国器,名不虚传。”
徐太太万万没有想到对方根本没有要接招的意思,而是大方承认了玄铁重剑的不凡,然后又将他自认的神来之笔,借天渗碳,化玄铁为玄钢的工艺核心轻描淡写地点了出来。
这句话放在任何人耳里都不会觉得很刺耳,唯独对于自尊心极强的徐太太,他感觉对方就是在说:害!就这?我一眼就看穿了,要不是你得到这样一块稀世罕见的陨铁母胚,又怎会胜过我?
徐太太争胜之心彻底被激发了,他要逼华阳先生应战,不惜一切代价,以一切借口,逼他应战!
“华阳先生!这把玄铁重剑已经成为大魏的尚方国剑。如果它能够睥睨天下,举世无双,你可知道这背后的意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