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恐怖小说 -> 凶灵秘闻录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自救逃生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陈水宏恐惧,李天恒紧张,倒是乔梦婷依旧如故,依旧默不作声似在想事,就好像早已忘记了城堡有螝的事实般淡定居多紧张偏少,整体状态和身在房间时区别不大。
当然了,乔梦婷胆大胆小不是重点,是否在思考问题也同样不算关键,只是新人的她不会也不可能引起旁人主意,事实上从出门到现在,无论是陈水宏还是李天恒,二人都未曾看过少女一眼,他俩的所有注意力皆统统放在了何飞与彭虎身上,很显然,作为团队队长,何飞有指挥队伍的权利,身为队伍元老的彭虎亦同样在团队里有着举足轻重话语权,也就是说只要彭虎在某件事上做出坚持,何飞采纳的几率定然极高,而目前陈水宏和李天恒所希望的便无疑是希望两人点头,继而同意去隔壁房间隐蔽藏身。
然而……
“啥?躲起来?开什么玩笑!程樱他们几个还在里面呢,万一期间女螝来了该怎么?要躲你们自己去躲吧,老子要留在原地负责把风!”
让两人失望乃至无法辩驳的是,意见刚一提出,不待何飞说话,彭虎就已经当场摇头矢口拒绝,给出的理由很充分,而理由也正如光头男上面说的那样,由于汤萌和程樱正双双在房间里替陈逍遥做手术,虽说手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但至少有一点能够肯定,那就是手术期间不可以受到干扰,手术绝对不能中断,万一手术期间女螝出现,届时不单身在房间的程樱汤萌逃无可逃,被干扰手术的陈逍遥则更是死定了。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房间外一定要留人把风,一旦发现女螝靠近,届时负责把风的那人就必须要玩命冒险,无论如何都要把女螝引走,哪怕牺牲自己这条命!
手术的隐藏危机被彭虎提前想到了,所以自打离开房间的那一刻起,彭虎便主动承担了把风职责,如果女螝抢在手术结束再次出现靠近这里,那么他一定会以自身为饵将其引走,必须保证手术不受影响,不管怎样都要保证程樱三人的生命安全。
“啊!彭哥说得对,手术绝对不能被影响,否则陈哥就铁定没命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既然如此,那,那我也陪你一起!”不愧是拥有极端性格的人,得知彭虎阐明缘由,李天恒恍然大悟,刚刚还一副怂包模样的他就这样咬了咬牙附和赞同,旋即硬着头皮表示一起,决定和彭虎一同门外把风,见状,或者说当发现不久前还支持自己的李天恒突然倒戈的现实后,陈水宏大惊失色!
许是唯恐两人拽着自己一同把风,维持肥肉颤抖,陈水宏赶忙看向对面,看向不知何时已眉头紧锁扫视周遭的何飞。
“那个,何老弟,你……”见大学生眉头紧锁表情有异,陈水宏压低声音坎坷试探,但让陈水宏顿觉意外的是,就好像自始至终没听到中年胖子的试探询问般,扫视完走廊环境,何飞转头看向众人,然后朝包括彭虎在内的所有人提了个问题:
“赵平去哪了?”
……………
时间,夜晚21点55分,克里斯城堡。
夜晚的繁星在好似黑幕的天空中悬挂闪烁,搭配着不算浑圆的模糊残月,双方共同组成了一副平凡夜景,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夜晚,看上去是那么的普普通通,然而谁又能想到,在这看似普通的夜晚下,如今却隐藏着前所未有的阴影恐慌。
“快,罗伯特,你还没有把木板捆好吗?我这里就快弄完了。”
“闭嘴吧你吉姆,你以为我不想尽快结束吗?或者说你认为我想继续留在这等死?”
“好了好了,你俩别吵了,有那时间吵,还不如多干点活!”
夜色下,在这片城堡与城墙之间的偌大空地中,一群身着迷彩服装的白人男子正汇集忙碌着,毫无疑问,他们是安保人员,是目前仍残存未死着的巡逻保安,之所以要用残存形容,原因来自于人数现已不全,已经由最初10人锐减至7人,是的,当得知丹尼尔、乔治连同史蒂芬的死讯后,剩余7人无不胆寒,继而在确认城堡有螝的消息后发疯逃跑,想尽办法脱离城堡。
很显然,在干尸螝光明正大的杀戮下,白天曾亲眼目睹螝物厉害的队长理查德率先认定城堡不可久留,断定继续滞留的下场必然是所有人全部死光,最初他想带着吉姆和托马斯奔出城门抢先离开,不料城门却被铁链封死,随后更是遭遇了四具从城堡跑出杀人铠甲!面对这么几具可以如人类般自行移动的恐怖铠甲,无奈之下,理查德只好带着两人退回城堡,只留下铠甲在偌大的城堡院中往返巡逻,后面的事就简单了,很快,除已经被杀的几人外,其他保安纷纷下楼,纷纷在发现信号不通的现象后赶往1楼汇报情况,说是汇报,可事实上还不等几人抵达1楼,他们就已经在途径2楼的过程中看到了真相,发现了一个比信号不通还要恐怖百倍的绝对现实,现实是什么,现实正是丹尼尔那四分五裂的血腥残尸!
结果是肯定的,见同伴粉身碎骨死状极惨,除最早目睹的威廉和罗伯特连滚带爬跑向1楼外,最后目睹的杰克和巴德也一样被吓了屁滚尿流逃往1楼,至此,包括队长理查在内,残存的7名保安统统汇集城堡1楼,继而互通消息互相阐述,不多久,众人便肯定了城堡有螝的事实,有一只形似干尸的恐怖螝物在城堡里四处杀人,见人就杀,那干尸螝不仅刀枪不入无惧枪械,甚至还极有可能会使法术,一种能控制铠甲的操控法术,控制着四具明明无人穿戴的铠甲在城堡院中来回巡逻,从而导致他们只能躲在城堡无法离开。
当然,理查德也不愧为上过战场的退伍老兵,待确定队伍已有3人惨死以及
城门封死的现状后,饶是旁人混乱惊慌,可唯独他始终保持着理智,就在其他人躲在房间瑟瑟发抖之际,理查德却宛如不怕死般走出房间单独离队,其后就这样待在隐蔽性明显较差的监控室里,没有人知道理查德此举何意,但理查德缺从始至终定睛观察,利用监控室靠近门窗的优势不断透窗观察,透过城堡窗口,他发现四具铠甲依旧如一开始那样在院中反复移动频繁巡逻,见铠甲依旧如故,或许旁人早就绝望了,然奇怪的是,理查德很有耐心,他的耐心出奇之好,几乎一个下午他都在窥视窗外,就这样不厌其烦窥视窗口,观察铠甲,直到……
直到太阳落山天色渐黑,当时间步入18点时,他发现了异常,看到了一幕虽难以理解但却振奋人心的画画: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就在时间来到代表夜晚的18点当口,透过窗口,就见原本还绕着城堡循好似巡逻的杀人铠甲纷纷停止,纷纷毫无征兆停止动作,其后便刹那间瓦解崩塌,纷纷化为满地零件!
目睹此景,理查德自然搞不懂铠甲崩塌的原因所在,可铠甲的瓦解崩塌化为死物却再次点燃了他那熄灭已久的希望之火,很明显,随着四具铠甲失去‘生命’,这便意味着城堡大院威胁消失,只要院中没有威胁,届时他就能带着众人重新逃跑,尝试脱离城堡!
等待片刻,见铠甲确实已完全散架不在聚拢后,理查德重返房间,先把大院中铠甲散架威胁消失的消息告诉一众保安,接着便毫不犹豫带队出门,在奔出城堡的同时四散各处寻找出口,沿着围墙尝试寻找,寻找能脱离城堡的隐密洞口,不错,理查德曾猜测城堡不一定固若金汤,就算城门被粗大铁链完全封死,旦城墙毕竟宽广,长达千年的岁月也总会或多或少留下些漏洞才对,按理说这种想法并无不妥,可遗憾的是,保安们找了半天,甚至连最为隐蔽的城墙角落都找了,结果,没有漏洞,没有洞口,偌大的城墙完好无损!
城堡大院倒是分布着两口水井,但问题是水井有用吗?能帮助他们逃跑吗?那只是两口直到现在仍有水源普通水井而已,属于掉进去就注定淹死的那种。
面对如此结果,又注视着城墙那让人绝望的高度,保安们崩溃了,毕竟谁都知道城堡有螝,一想到螝不知何时就会下楼屠戮他们,一时间,众人无不绝望,无不胆寒!
上帝啊,求您大发慈悲救救我们,我们不想死,请帮助我们,让我们逃离这座死亡城堡吧!
绝望中,深知留在城堡早晚必死的保安们开始祈求,纷纷向不知存不存在的上帝哭诉恳求,求上帝显灵救救他们。
世间到底有没有上帝理查德不敢确定,可他唯独敢肯定祈求上帝绝对不是个好办法!所谓求人不如求己,想到这里,理查德仍未放弃,转而立即下达命令,吩咐众人回城堡收集家具。
其实看到这里答案已然明朗,理查德同样意图明显,那就是制造梯子,利用遍布城堡房间的家具制造木梯,没有错,介于城墙实在太高,高到无法攀爬的地步,若想出去,唯一办法就是借助梯子,然后通过梯子翻出城墙,所幸城堡里房间众多,利用散布房间的木质家具也确实能打造梯子,工具则更是可以在兵器库轻松获取,唯独钉子决难找到,当然了,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就算城堡没有钉子,保安们还是聪明的选择绳索代替,把1楼那些因信号消失而早已无用的电线拆除拿来捆绑梯子。
为了尽快逃出城堡,随后的几小时里,保安们分工合作开始自救,就这样在大院和城堡间来回奔走,诸多木质家具被搬出房间送往大院,接着被斧头劈砍成块制成木块,而木块则又在电线的捆绑下连接组合,继而逐渐具备了梯子雏形。
时间在众人的忙碌中悄然流逝……
“法克,电线不够了!喂,托马斯,你找来的电线用光了!”
城墙前,此刻,看着身前已有雏形但却因绳索不够而无法搭建的木质梯子,杰克哪肯愿意?忙抬头朝托马斯呵斥抱怨,很明显,为了能快点离开这个螝地方,恐惧已久的他早已竭尽全力,忙了半天,本以梯子会顺利完成,不料才搭建了三分之一,绳索竟直接用光,急切之下,杰克就这样把不满一口气发在了负责搜集电线的托马斯身上。
结果是肯定的,见杰克满脸恼怒抱怨自己,同样急于离开的托马斯又怎么可能甘心挨骂?对方话音刚落,放下木板,托马斯亦紧随其后抬头驳斥道:“你别问我,我已经尽力了,整个1楼的电线全被我扯下来了,我已经找不到电线了!”
“要是不信,你大可自己去找!”
“啥?没有了?你说电线用光了?”一听对方如此回答,杰克顿时大惊,不单他大惊,同在现场的吉姆、罗伯特、威廉以及巴德皆清一色表情骤变,的确,托马斯没有说谎,为了制造梯子,他们可谓是见绳就扯见线就割,印象中那为数不多的1楼电线也确实被他们扯了个精光,甚至连监控室里的电话线都内他们随手扯走,如今电线用光,那岂不是说……
“糟糕,这下该怎么办?”
得知已无绳索,威廉傻眼了,忙回头转身看向理查德,威廉如此,其他人也纷纷调转方向投来目光,很明显,身为队长,加之经历过战争,理查德早已成为了众人主心骨,事实上从最初的隐藏躲避到期间的冒险观察乃至此刻的搭建木梯,所有事物统统为理查德指挥,而理查德本人也始终是目前一众保安中最为镇定的一个,所以,见旁人纷纷看向自己,维持着基本镇定,一直在扫视周遭紧张戒备的他亦不免表情微变,故而朝托马斯问道:“你
确定1楼的所有电线全部搜集完了?”
“我向上帝保证我已经把1楼搜了个遍,所有能用的电线全被扯光,就连电话线我都没有放过。”见托马斯信誓旦旦赌咒发誓,理查德嘴角抽搐,叹了口气,其后便好似做出某种决定般转向众人下达命令道:“看来只好去楼上了。”
什么!!!
“不!楼上不能去,那里有螝啊,我和威廉好不容易从2楼逃下来,如今再次上去,那,那岂不是自寻死路?我家里还有爱我妻子女儿,我不想死,不想像丹尼尔那样被撕成碎片啊!”
“对,2楼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要不,要不咱们把衣服脱了撕成布条吧?”
理查德话音刚落,就好像往平静湖水中投了块巨大岩石那样,保安们登时炸锅,继而集体摇头纷纷拒绝,不错,由于很多人都曾在2楼见过螝,反倒从未见螝来过1楼,潜意识中,保安们认为干尸螝一直在2楼游荡,虽不知螝是否早晚会来1楼,但相比于绝对危险的城堡2楼,期间一直平静的1楼无疑要安全很多,同样这也是为何他们有胆在1楼搜集家具寻找绳索的主要原因,在保安们看来,1楼是相对安全的,岂料理查德如今竟要求众人前往2楼!想到丹尼尔仍四分五裂躺在2楼,在联想到那只见人就杀的恐怖干尸,果不其然,保安们慌了,尤其是亲眼目睹过干尸杀人的威廉和罗伯特更加心惊胆寒,反对声音最为响亮,临了还提出用衣服代替绳索的建议,只是……
“够了!你们以为我想去2楼?但没办法啊,目前梯子才仅仅制造了三分之一,根本不足以帮助我们翻出城墙,就算我们所有人把衣服脱光最多也只能将梯子增至一半,都听着,除非我们想尽数死在这里,否则就必须把梯子尽快制造出来!”
“好吧,大家再去1楼找下,看看房间里有没有床单或衣服。”
正所谓事到临头不得不做,见手下队员集体反对,训斥过众人的理查德也只好无奈妥协,以退而求其次的方式命令众人再去1楼,尝试能否在遍布周遭的房间里找到可用来制造绳索的布料衣物,虽说希望不大,可这终究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很快,在理查德亲自带领下,放下才初具雏形的简陋木梯,保安们离开城墙重返城堡,接着在城堡1楼四散搜寻,寻找一切能用来制造绳索的东西。
如上所言,为了尽可能搜集到充作绳索的布料衣物,刚一重回城堡1楼,众保安便分散各处紧张寻找,除理查德独自前往北区搜寻外,余者皆以两人一组的方式分别赶往其他区域,不过……
大厅中,就在众人纷纷打着手电赶往各处之际,透过窗外月光,就见某根原本还沉寂竖立的圆柱后缓缓走出条黑影。
因现场环境实在太暗,纵使窗外迸射月光,实则仅能照出黑影轮廓,没有人知道黑影为何隐藏在此,但这不重要,同样也并非目前关注重点,随着走出圆柱不在隐藏,接下来,黑影有了动作,待环视了一圈左右周遭后,借助黑暗掩护,黑影抬脚行走,缓缓走向某一方向。
克里斯城堡,1楼西区。
吱嘎,哒哒哒。
始终寂静漆黑的走廊如今以不在漆黑,不在寂静,伴随着手电光柱频繁晃动,搭配着房门阵阵声响,目前杰克和巴德就这样在一条走廊里共同奔走着,期间不时推开两侧房门,接着走进房间环视打量,寻找那几乎没有的布料衣服。
毫无疑问,相比于因藏品较多而保存较好的2楼3楼,1楼本就是整座城堡最为荒芜的区域,加之追求复古,这里啥都没有,除大量塞满生锈武器的库房外,剩余房间基本空荡,当年供士兵居住的房间里亦统统空无一物,最多放着些破旧不堪木质家具,可想而知,面对这种结果,无论是杰克还是巴德,二人越逛越坎坷,越找越失望,终于……
哐当!
待接连途径了两条走廊,当亲眼目睹了几十间所谓的居住房间后,狠狠推开房门,杰克出门就骂,朝对面同样刚刚从房间出来的巴德抱怨道:“该死,还是什么都没有,完了,咱们这次是铁定完蛋了。”
“不,我们不能放弃,后面还有很多房间没找过,如果要是找不到,咱们可就要被理查德逼去2楼了!”不同于杰克的绝望暴躁,作为一名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老保安,年近四旬的杰克却没有显露出多少绝望表情,诚然他一样清楚城堡有螝,可他更清楚若想逃出城堡,众人就必须找到能搭建梯子的布料绳索,见杰克失去耐心试图放弃,巴德直接出言警告,警告对方不要放弃,毕竟你继续搜索或有还有希望,可一旦直接放弃,那么大伙儿就只能去2楼送死了。
“好吧,我反正是宁死都不会去2楼的,于其去楼上送死,我宁可在这里做无用功!”
不出所料,在巴德的提醒警告下,杰克无奈答应,其后便硬着头皮继续移动,推门走进隔壁房间,见杰克继续寻找,一直在对面检查的巴德亦毫不犹豫转身推门,径直走进另一房间。
或许是心情过于紧张的关系,仅仅检查数秒,杰克便再次推门而出,抢在对面巴德出门前重返走廊,一边推门而出一边再度骂道:“该死,又是一间空房,唯独墙角多了台破木桌,喂,巴德你那边……”
嗯?
如上所言,待推开房门,正当杰克打算像之前那样说出检查结果时,话说一半,杰克便戛然而止,其后就这样借助手电看向前方,用愕然目光盯着门前一人,看着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前的男子,但,男子并非巴德,而是另一名男子,一名印象中貌似见过的眼镜男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