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月谣

第三百二十八章 结束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杀了他。
男人的声音如鬼魅般响在少年耳边,淳于夜神情依旧平静,胸膛中的心脏却咚咚咚跳起来。
咚!
咚!
咚!
像是嬴抱月捂住胸口,忽然心慌。
虽然她只看到了淳于夜些许记忆的片段,但在半昏半醒里,也经常听见杀这个字。
对于在西戎王庭长大的少年而言,血腥和杀戮几乎伴随着他整个童年。
周围人的话语无不暴力而粗鲁,劝人杀人的话语声也不知听过多少次,但没有哪次比这个男人的话更让人热血沸腾。
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嬴抱月怔怔站在黑暗中,愕然看着自己发红的手掌。
她知道她此时和淳于夜的感官是想通的,她所感受到的也是淳于夜曾经感受到的。
他的眼睛变得血红起来。
这个男人的声音像是有魔力,唤醒了少年心中潜藏着的野兽。
“你也十二岁了,是个男人了,”男人淡淡道,“该做个了结了。”
是啊,是该做个了结了。
嬴抱月看着瘦小的少年一脸平淡地站起身,从草丛里拖起一柄生锈的长剑。
这时她才发现,淳于夜原来一直坐在一柄剑上!
这柄剑极长,立起来几乎到了他的腰部,剑柄上依稀还能看见缀着的狼牙,但原本应该锋利的剑刃却结满了锈,红色的铁锈密密麻麻,宛如凝固的人血。
“你还留着这把剑?”男人蹙眉,“这么钝的剑可杀不了人。”
少年眸光微闪,嬴抱月从他的记忆里看到,这把剑居然是他十岁的时候淳于牙威胁要阉了他时随手抓来的剑,当时这把剑足足快有他整个人那么高。
面对兄长恶毒的威胁,小男孩只是木然站着不躲不避,淳于牙恼羞成怒真的拿着这把剑向他砍来。
这时稚云公主忽然从一旁扑来,长剑穿过母亲的肩膀,砍在他的身上。
鲜血溅了他满脸。
好在淳于牙关键时刻收了手,稚云公主只是受了皮肉伤。
但最终淳于牙并没有受到惩罚,被剑划破整个肩膀的他被白狼王捆在旗杆上,当众抽了五十马鞭。
在西戎人的传统里,孩子们之间厮杀斗狠是天经地义,哪怕失手杀了人其他兄弟再报仇就是了,但在争斗中需要母亲护着的孩子,才是西戎人的耻辱。
错的不是刺伤母亲的淳于牙,而是被欺凌无力还手的他。
没有人会在意淳于牙到底比他大多少,又比他强壮多少。
在那之后,每个西戎贵族看见他,都能吐一口唾沫。
“废物。”
淳于夜握着剑静静站在原地,眼前浮现出白狼王抽累了把马鞭丢在地上时看他的眼神。
他并不恨他的这位父亲,毕竟他也觉得白狼王说的没错。
被抽得半死的他醒来后,第一件做的事不是找娘,而是在一个杂物堆了找到了那把沾着他和母亲鲜血的剑。
嬴抱月睁大眼睛,看着草丛中的少年挺直身体,拖着长长的血剑向山坡下的马场走去。
没有人知道,他并不是无力还手。
他只是在等待着。
马场上依旧热闹非凡,淳于惮正骑在马上和身边其他兄弟大声谈笑着,忽然眼角余光看见一个人影,眸光一凝。
“阿夜?”
剑尖在沙地上滑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少年瘦小的身影毫不起眼,但因为他过往那些丢脸的事迹,就在淳于夜的身影出现在马场边时,原本欢乐的气氛微微凝滞。
人群中响起一阵嘘声。
“你来做什么?”
搂着稚云公主的白狼王从王座上坐起,蹙眉看向自己丢人现眼的小儿子。
稚云公主睁大眼睛,看到他像是被烫到一般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神情,害怕地看向淳于牙的方向。
淳于夜低下头。
自从上次他差点被打死后,他的母亲就再也不想看到他。
“听说今日有战利品,”少年抬起头,淡淡道,“儿臣想来抢些。”
“你?”白狼王大笑起来,“你又没上战场,有什么资格来抢?”
看着这个瘦弱的小儿子,他冷笑一声,“怎么,岁数到了,想女人了?”
四周的人群中响起一阵哄笑声。
笑声中更是夹杂着粗鲁猥琐的西戎语。
嬴抱月皱起眉头。
淳于夜对这些笑声充耳不闻,只是注视着白狼王的眼睛,“如若是,为了自己的王庭来抢呢?”
白狼王嘴角笑意淡去,碧瞳微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淳于夜回过头,看向骑在马上神情不善地看着他的那些翟王们,“儿臣听说,第十二王庭尚未选出新的翟王。”
此时在马场上奔驰厮杀的翟王,只有十一位。
“那又如何?”
白狼王眯起眼睛,“下个月在达摩大会上决出的第一勇士,就会成为十二翟王。”
“你哥哥十五岁就成了第一勇士,你再看看你,连刀都举不起来。”
周围其他翟王看着这个大言不惭的孩童,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淳于夜依旧拖着剑站在地上,向父亲行了个礼,“父王,不等到达摩大会,就能选出新的翟王了。”
“你今天在发什么疯?”
白狼王皱眉盯着这个平素不起眼的儿子,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淳于夜一年说的话,都没有今天一日多。
稚云公主也怔怔看着这个她很久没有仔细打量过的儿子,发现他比她上次见到,已经高了一个头。
可和淳于牙比起来,体型依旧像是孩童和成人的区别。
看他这么说话,她只觉得害怕,因为不知何时他就会触怒她另一个儿子。
“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滚出去!”
果然不等淳于夜再开口,他身边就响起了马蹄声,淳于牙粗暴地将女人从马背上推下来,纵马冲向淳于夜身边,扬起马蹄就向他踩去。
“想死吗?”
人群中响起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叫好声。
“踩死他!”
“踩死他!”
耳边是兄长熟悉的威胁和狂笑,淳于夜握住手中的剑柄。
“牙儿!住手!”
母亲凄厉的叫声从远处传来,然而下一刻,女人的声音中断了。
淳于牙的狂笑声戛然而止。
带锈的长剑在空中划过一个长长的弧度,一个无头的尸体骑在马上,往前骑了几步。
无弹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