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第285章 最靓的仔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早晨,风羿在那张拼接的圆饼床上醒来。
变成原形舒展了一晚上,果然神清气爽!
一时不想起床。
再继续躺会儿。
鼻间闻到的气味有些陌生。有些是房屋改建材料的气味,有些是屋子外面环境的气味,随着风吹进屋里。
来自屋外环境的气味并不难闻,钺山附近本就有很多生态景区和保护区,而小区附近,绿化如今也做得很好,野生态大自然的气味,掺杂着人类活动的各种气息,竟也有种和谐感。
风羿想着以前的一些事儿,回过神,终于感觉到脑袋下方枕着的触感不对。
是睡着睡着又跑到脑袋下面的尾巴尖。
“啧。”
尾巴有它自己的想法。
动动尾巴,挪远点儿。
本想再继续眯一会儿,但是,来自食物的气味,勾得风羿心痒。
踟蹰的睡意被饥饿强势挤走。
“起床!吃饭!”
吃饭最大!
风羿来劲了。
就是可惜这个临时居住的地方空间不大,起床的姿势不能用甩尾式。
从床上爬下,沉重结实的尾巴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风羿仔细感受了一下地板的震动,满意地点点头。
“改建得还不错。”
要是换这房子以前的装修建材,一般的瓷砖或者木地板,可能会直接碎裂吧。
快速洗漱收拾,重回拟态,换了套居家休闲的衣服,风羿走出房间。
早餐已经准备好,小甲负责的。
这个工作小甲比小丁更熟练,他更清楚风羿的食量和喜好。
小丙不在身边的时候,小甲兼职厨师,打两份工赚双份钱。
小甲下厨,味道控制比不上小丙这种专业的人才,但风羿更喜欢哪种菜、什么肉、哪个部位的肉,小甲都有一定了解。
小甲也是按照平时风羿起床的时间来准备食物,风羿走出房间的时候,早餐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小丁见状,将风羿的早餐端出来。
下厨他比不上小甲,平时在老板面前露脸的时间也没有优势,难得在这儿,小丁当然得表现得积极些。
安静且高效地用完早餐。
小丁带着风羿给他的岩石前往阳城。小戊医生已经私下里给他发了好几条催促的信息了。
风羿换了身运动休闲装,带着帽子和眼镜,出门在附近遛一圈。
好一段时间没回来,这附近的变动较大。
风羿在小区侧门看到了一块特别显眼的【本小区入选城市园区生物多样性案例】标牌。
周边配套建设与一年前已经截然不同。
小天鹅跑这儿越冬,带来了诸多改变。
钺山附近细划了一些区域,哪些是保护区域,哪些是公众游玩区域,都有标明,也立了指示牌。
一些新的生态建设计划还在继续进行中,附近各个小区的管理也更加规范。
去年还有小孩偷偷在河边找野鸟蛋和老鳖,今年是绝对不允许的,时常有人在河段巡查。
不知是否因为再次治理过,小区旁边的这条河,水质比去年更好。
至于河水中,去年被风羿拖上了一条大鲶鱼之后,联保局和本地的有关部门相继对各个河段进行过数次搜寻,到今年五月份,陆续发现过几条大小不等的入侵种鲶鱼。
周围的居民都很赞同这种做法,毕竟,就算没有环保意识也会有危机意识,家里有小孩的,有宠物的,都会担心河里突然冲出来一条大鱼。
风羿在附近溜达一会儿,又沿着钺山一带小跑,看看这片区域的变化,顺带消消食。
天气不错,外出游玩散心的人也不少,风羿在其中并不显眼。
临近中午时返回,在家用完午饭,风羿外出会友。
没开车,刷了个共享单车骑出去。
不赶时间,没别的任务,好好看看离开的大半年时间里这个城市的变化。
从城郊一直到市中心区域,路有些远,但风羿并不感觉到累。
说实在的,只要吃饱了,这点运动量完全没负担。
在瑢城,除了城郊那套小别墅,风羿在城区内环还有一套电梯房。
这是他大学期间赚钱买到的,人生第一套独属于自己的房子。
虽然没住了,但也没打算卖。
骑车到小区外面,将单车停到指定区域。
没急着进小区,风羿看向小区外的【吉祥茶苑】,压了压帽檐,推开店铺的玻璃门走进去。
跟去年相比,店内多了个外卖专用区。
年轻的店主吴吉正在帮忙打包,视线时不时往门口瞟。
见风羿进来,吴吉面上一喜,又很快敛下,给风羿使了个眼色。
快速将手上的一份外卖打包好,吴吉跟外卖窗口的员工说了声“有事先离开会儿”,便走到一边,领着风羿往室内一个雅间。
没有其他人,说话就很随意了。
虽然许久未见,但平时网上都有联系。
“坐,来点小零食,桌上这些都是今天出炉的。”
吴吉将桌上一个雅致的竹篮打开,提前准备好的几碟点心端出来,又拎着茶壶倒上两杯茶,给风羿递过去一杯。
“生意挺好。”风羿刚才在店外看到来来往往的外卖骑手,就知道吴吉这里生意很不错。
吴吉哈哈笑道:“这还得多谢你,要不然,周围那么多类似的店,我就算经营好,也捞不到这么多客户。”
风羿在网上火了之后,来店里的人陡增。
倒不是吴吉主动宣传,而是,风羿这个长相,小区部分业主有印象,风羿在网上火了之后就认出来了,没多久这信息就在网上被人扒出来。
不少探店的人跟吴吉打听风羿的消息,吴吉没透露。再说了,风羿的事他也真的了解不多,尤其是风羿去阳城之后,知道的就更少了。
后来探店的人都知道风羿住在阳城,基本不在这边住,也就渐渐没人再关注瑢城这边的住址。不过,吴吉的店铺倒是小火了一把,也是他抓住机会,商品的质量和营销方面都用了心。
风羿从背包里拿出两罐茶叶:“长辈送的,他自己炒的茶,给你和钱飞扬都带了两盒。”
哑叔今年送了风羿不少茶叶,但他平时不怎么喝。管家倒是喝,但不多。
跟风羿第一次喝的那种茶叶不同,这次哑叔送的是包装好的那种,一看就是批量做的。每罐不大,做了个好看的包装盒。
风羿留了些给小甲他们,这次把小丁叫过来瑢城,让他带了几盒来送人。
吴吉赶紧将茶叶接过来,“哎这个我馋好久了,可惜你那位长辈不卖。”
将茶叶罐小心放好,吴吉的目光在风羿脸上停留片刻,不甘心地道:“真跟网上说的一样,你在山里呆好多天都不黑的!”
单论外形,风羿跟去年离开瑢城之前,没多大改变,但给吴吉的感觉却不一样了。
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他就是觉得,面前的风羿,人还是那个人,但跟以前不同。
或许是因为大半年没见,变陌生了?
压下心中那点奇怪的心理,吴吉跟风羿聊了会儿近况,再次吐槽小区的老鼠。
“时不时来骚扰一波,前两天社区再次组织灭鼠,才清净了些。我爸妈觉得烦心,报了个旅行团出门玩去了。要不是店里的事走不开,不能全部抛给员工,我也想跟他们一起出去玩!”
风羿问:“一直这样?”
吴吉摇头,“也不是一直。去年几次大型灭鼠之后好很多了,只是今年它们又有崛起之势,估计还得来几波大型灭鼠行动。”
想到风羿现在的职业,吴吉又笑道:“老鼠多,吃老鼠的也出现过。有个小区还发现蛇了呢。找了消防的人来抓的,说是无毒蛇,但也让附近各小区的人紧张,晚上遛弯看到地上的麻绳都能吓一跳。不是谁都有你那胆子的。”
现在说起蛇,吴吉还能清楚记得风羿当初一把抓住条大毒蛇的情形。
风羿离开瑢城之后,吴吉自己再和朋友们去钓鱼,都不敢往草丛较厚的地方去。再遇到毒蛇,身边可没一个能抓毒蛇的高手。
“不止蛇。咱们社区,靠近公园那边的一条街,有个临街商铺的老板买了大捕鼠笼,隔几天发现笼子里关了一只黄鼠狼,赶紧又给放走,让它去多吃点老鼠。还有人在公园那边看到过野猫追杀黄鼠狼呢!”
“又有野猫了?”风羿说。
“一直有啊。有些人养着养着就把猫扔了,社区每年都得处理几次。”吴吉说着,记起什么,问道,“你在瑢城期间就住钺山那边的别墅?这边的电梯房还住吗?”
“不住。怎么?”风羿问。
“需不需要帮忙打理屋子?咱小区有业主说,出去一段时间回来,家里多了窝老鼠,气得找人去做消杀。久不居住,还是得时不时有人看一下,就算没老鼠,万一哪儿漏水或者其他问题,也能尽快解决。”
“行,我待会先去看看。”
风羿不是担心老鼠,他屋子门窗关好,防得住老鼠,但也正如吴吉说的,没老鼠,也可能会出现其他不可预料的问题,隔段时间让人看看也好。
聊了会儿,店里员工找吴吉有事。
“你先忙吧,我进小区里面看看,再去找钱飞扬。”风羿说。
“我忙过下午这个高峰期就可以了。那过会儿见。”吴吉起身。
“好。”
风羿约了吴吉和钱飞扬晚上聚餐。
“等会儿!”
吴吉叫住风羿,离开片刻又进来,手里拎着个纸盒。
店里专门定制的那种带提手的纸盒,盒上印有logo和店名信息,专用来打包的。
“下午茶点心,你带着和钱飞扬一起吃。”吴吉探头看了看店里店外的外卖骑手和客人们,朝风羿招手,“从后门走。”
店里的员工正忙着,见老板带了个人往店铺后门那边走,也没在意,平时如果店里人多,老板也会带着亲友往后门走。
只是,等人离开之后,有店员心中闪过一个想法,回忆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难道是?
风羿已经拎着零食进小区,先去自己的那套房看了看。
久不居住,有股气味。
窗户打开,拉拢金刚纱窗,通风又防鼠虫。
等离开时再回来把窗户关上,以防天气变化,雨水冲进屋。
检查一圈,没什么大问题,也没老鼠闯入的迹象,风羿拎着包袋去小区里另一位友人家里。
提前联系过,风羿按门铃没两声,钱飞扬就过来开门了。
风羿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吴吉给的。”
钱飞扬接过袋子,指了指玄关的一双拖鞋,“新的,没人穿过,刚拆封。”
风羿在玄关换拖鞋,换完转身,就见一个长条形生物“刺啦刺啦”地从不远处快速曲折地爬过来。
到风羿脚下的时候,一个转向避开,继续爬向另一边,最终在角落里停下。
风羿看了看角落里的那玩意,又转头看向钱飞扬,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钱飞扬扫了眼面不改色的风羿,没能从风羿脸上看出惊吓之色。
“不愧是耍蛇的专家,假蛇就是吓不到。”钱飞扬比了个拇指。
风羿笑了笑没解释。
真蛇还是假蛇,气味完全不同,怎么可能分不清。
如果这里真有蛇,他早就闻到味儿了。
钱飞扬解释:“智能感应避障的玩具蛇,我工作室一名员工前段时间买了来吓唬人的,之后沦为逗猫玩具。原本有两个,一个银环蛇的,一个眼镜蛇的。眼镜蛇那个被猫玩坏了,一个抱摔给摔偏瘫,就剩这个银环蛇。”
猫是指钱飞扬养在这里的一只黄花狸猫,社区处理流浪猫时他领养的,叫“八角”。
那猫此时正蹲在不远处矮凳下,看着这边。
风羿走过去,将那条电动蛇捡起。
做得还可以,虽然一看就假,但动起来还挺灵活。
电动蛇的头部有个突起,是感应装置。
看了眼不远处正好奇盯着这边的那只黄花狸猫,风羿将电动蛇重新放回地面。
电动蛇“刺啦刺啦”朝着猫爬过去。
那只猫兴奋地冲过去,跟猴子似的左蹦右跳,然后一个勾爪抱摔。
啪啦!
钱飞扬听着声音,赶紧过来将那条电动蛇捡起看了看,“还好,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将电动蛇放到一边的柜子里,没让猫继续玩。太吵闹。
他刚才只是想吓唬吓唬风羿。
意料之中的没效果。
风羿进屋,看了看周围。
室内的布局变化有些大,也多了几个工位,不过此刻没其他人。
“你工作室的员工呢?”风羿问。
“刚做完一个大单,给他们放假。”钱飞扬说道。
假期是灵活安排,确实刚做完一个大单,但手头也有不少小订单,如果是灵活安排假期,工作室一直都有员工在,不过今天因为约了风羿,钱飞扬特意给工作室所有人都放了假,只说今儿他有别的事情,让大家不用来工作室。
风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找不到玩具的那只猫,磨磨蹭蹭走过来,左闻右嗅,跳上沙发,趴在风羿旁边。
见到这情形的钱飞扬面露惊异:“好几个月不见,它反而没以前那么排斥你了!”
以前这猫看到风羿就会表现出强烈的排斥反应,今天却如此和谐。怪事!
钱飞扬疑惑,“难道是见的人多了,亲近人,不怕了?”
风羿:“也许。”
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这猫现在不排斥他,是因为风羿收敛气息之后,带着自身气味的各种信息全部关闭,呼吸就只有氮气、氧气、二氧化碳等那些气体,没有其他带着个人特点的气味分子。
只有衣服上附着的属于周围环境的气味。
简单点说,风羿现在不够有“人味”。
没有了生物体特有的气味信息,在动物眼里就是人畜不分,无法判断是什么生物,它的认知被干扰。
此刻就是这样。
在这只猫的眼中,风羿可能被判定为一个它不熟悉也不算陌生的【人形猫爬架】。
“动物的感知很有意思。”风羿说。
钱飞扬听不出来风羿这话里深层的意思,只以为在夸赞自家猫的感知敏锐,便笑着附和道:
“是啊,它们感知可灵了,一些细小微弱的差异都能探查出来,肉眼看不到的,它们都能知道!”
风羿:“比如?”
钱飞扬:“比如,它的小肉垫。隔着厚厚的一层猫砂,它能探到下面有没有shi!”
风羿:“……”
不太想探讨这类感知。
视线一转,风羿又看到桌上一个透明盒装的毛毡小物件。
“猫毛做的?”风羿闻到猫味儿了。
钱飞扬说:“嗯,工作室一个员工做的,用梳下来的猫毛戳成。现在继续攒猫毛,说下次戳个大的。”
说话间,钱飞扬递过来一盘薯片。
带着小猫花色的陶瓷圆盘,里面整整齐齐摆着薯片。
钱飞扬道:“吃点儿?”
风羿没伸手,只是静静看了看餐盘里的薯片。
“芥末味?”
“这你都知道?!我特意把包装拆了!”钱飞扬面带惊异。
“我鼻子灵敏。”
“也对,差点忘了你嗅觉很强。试试?”
风羿犹豫了下,还是捏起一片放嘴里。
下一刻,风羿脸上的表情都快裂开。
钱飞扬:“什么感觉?”
风羿:“感觉……一口真气逆行,二口灵魂升天的感觉!”
钱飞扬乐了:“哈哈哈!我就好这口!醒神!够劲!”
说着又拿出一瓶气泡水,“喝这个?”
风羿道:“我喝茶就好。”
钱飞扬:“行吧,想喝什么自己泡。冻干果汁块,浓缩咖啡液,那边都有。”
说着他自己取出个玻璃杯,气泡水倒入,放点冰块。
正准备跟风羿聊几句,电话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歉意地跟风羿说:“客户有点急事,我去处理一下,可能得半小时。”
“去吧。正好我休息会儿,骑自行车过来的。”
“你牛!那你随意,想吃什么自己拿,边上的游戏机可以用。”钱飞扬说。
风羿挥手让他赶紧去做正事。
等钱飞扬离开,风羿靠着沙发,拿着手机打算刷会儿,余光瞥见那只猫跳到桌上。
那猫看着钱飞扬玻璃杯里面不断出现的气泡,歪着头盯里面的气泡和冰块,伸出一只前爪在里面碰了碰。
沾湿的爪子抬起,舔了舔,然后,一副很嫌弃的样子使劲甩爪,又像是不喜欢香菜的人吃了香菜一样,挤着眼睛吐舌头。
往旁边走两步,沾湿的猫爪不舒服,抬起继续甩爪。
细小的水珠从猫爪上甩向四周。
坐在旁边的风羿在它第一次甩爪的时候,先一步闪电般将旁边的纸巾抽出来挡住。
等猫走到另一边舔爪去了,风羿才解除警报,将纸巾扔到垃圾篓。
看了看桌面的那些水迹,本打算帮忙擦一下,又止住。
算了,待会儿让钱飞扬看看证据再擦。
继续刷手机。
风弛综艺在线上平台播出了,刚才又收到风弛的提醒信息。
直接点了风弛发来的链接,跳转到视频平台的播出页面。
看了看时长,风羿直接拨动进度条,先选择观看有风弛出现的部分。
在镜头前的风弛果然很放得开,那股张扬劲儿倒是压下许多,知道什么时候得收着些。
他借给风弛的那辆会变形的车,也出现了,节目里的效果都在风羿意料之中。
拉动进度条,他想看看风弛的才艺表演。
之前问,风弛只说是跳舞,但究竟跳的什么舞,那货不说。
作为一名娱乐圈萌新,风弛没什么代表作,大家也不了解,所以在才艺方面,新人们都会相当重视。
比如唱歌的,跳舞的,背后不知道练过多少次,就为了镜头前的那短短几分钟。
果然,参加节目的其他几人,甭管唱歌的那位,还是跳舞的新人,都很有实力,在这方面,风弛短期内肯定比不上他们。
轮到风弛。
里面一位嘉宾问风弛:“你给大家准备了什么样的才艺表演?”
风弛面带自信,半点儿不慌:“我表演的是我的拿手好戏!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节目叫《夜空下最靓的仔》!”
录制的时候是在夜晚,一个游乐园区。
四周的灯光暗下来。
突然,咚咕隆咚呛的背景音中。
唰!
一条烫金的彩带龙,带着红色闪灯特效,风骚出场。
旋转!跳跃!
飞龙在天!
风弛舞得投入,舞出了精气神。
满屏只有那如灵蛇般飞舞的光线,在昏暗的环境下极其惹眼。
风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