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老子是枭雄

第133章 大结局(近万字)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顾鑫脸色惨白的蹲在地上,在阳光下显得分外的孤独,嘴角一直带着自嘲的笑容,一只手叼着烟,眼神找不到焦距。
  顾坦之脸色莫名的看着似乎受到了沉重打击的顾鑫,顾鑫忽然喃喃自语道:“为什么我妈以前没有和我说?”
  然后顾鑫抬头,眼神凌厉的盯着顾坦之:“应该不止这些吧,还有什么?”
  顾坦之脸色一惊,似乎有些不甘正视自己儿子的眼神,过了片刻叹了口气道:“没错,还有事情,你妈只希望你平平凡凡的生活下去,所以没有告诉你,如果告诉你这些原因,你肯定会追问下去,到时候你知道了一切,恐怕就再也平凡不下去了。”
  说完,顾坦之眼神非常的明亮,挺直了胸脯:“不过我顾坦之的儿子,怎么也不会是平凡人!”
  顾鑫叹了口气,得知这些事情之后对灵魂的一波震惊过后,顾鑫却有些古怪的发现,自己居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有了不和顾坦之为难的理由,还是知道了顾坦之和陈凤娇当年的那些没办法的陈年往事。
  顾坦之摸出了自己的一包特供烟,递了一根给顾鑫,顾鑫看了顾坦之几眼,才伸出手,接了过去,顾坦之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笑呵呵的道:“今晚咱们父子两好好的喝酒。”
  顾鑫摇头道:“虽然事情是这样的,但是当年顾家的确是欠我们母子的,尤其是你的父母。”
  顾坦之脸色有些涨红:“他们是你的爷爷奶奶。”
  顾鑫摇头道:“当年他们是怎么对我们母子的,我一直都记着,不过你既然没有对不起我妈,我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了,以后我也不会再来这里,你可以放心了。”
  说完,顾鑫大步的离开了,顾鑫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小肚鸡肠有仇必报的人,但是此刻,顾坦之和自己老妈的事情出乎了他这么多年的认知,而一下子卸下这个包袱,整个人除了刚才的震惊外,现在已经是一身轻松,对于当年顾坦之父母对他们母子的尖酸刻薄不待见顾鑫很容易的就放下。
  走在平坦的街道上,一身轻松的顾鑫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一场空啊!”
  如今的顾鑫,有一种让人飘逸的气质,卸下了万千压力,没想到如今,一旦放下,轻松的让顾鑫忍不住呻吟了一下,再看太阳,依旧耀眼,但是却柔和了。
  虽然顾鑫没有了古之将军一样的手上有万千将士,但是身为财大气粗的玉成集团副总裁,许多忠心的弟兄也能够轻易安排,而且如今,一个个改头换面成了公司员工,白领,玉成集团各个子公司的安保队员,总之,几十上百号弟兄安排下去就如一瓢水倒入江河,没有什么影响。
  如今,顾鑫踏足上海,想的只是要讨回一个公道,如果顾坦之干,顾鑫来之前已经动用了大量的玉成集团的隐性势力,如果说,要动一动顾家,虽然有些难度,但是硬憾一下还是办得到的。
  离开上海的还是孩童的顾鑫就发誓,如果没有实力,顾鑫就永远不会踏足上海这个地方,这也是顾鑫一直没有来上海的原因。
  但是现在还有另外一件顾鑫一直愧疚的事情,周雅致自从离开了南丰市,给顾鑫打了一个电话,却真的出国了,而顾鑫曾经让小弟到上海来调查,却连周雅致的父母都没有找到,当年他的势力始终太小了,又有了凌晓宇,这一切都似乎在捉弄着顾鑫。
  顾鑫回到了酒店,终于在黄昏时分,顾鑫接到了虎子传回来的消息:“金子,有消息了,找到周家了。”
  顾鑫眼睛一睁:“在什么地方?”
  “……”
  “马上过来接我。”顾鑫深吸一口气,脸色有些激动,虽然才一年多,但是顾鑫竟然有一种如隔三秋的感觉,此刻当得知周家的准确消息,那掩藏在心底的思念如泉涌,再也无法遏制。
  向云山开车,虎子坐在副驾驶上,回到了酒店,顾鑫没有丝毫停滞的上车,看着窗外行人飞快的后退,心中的激动更甚。
  而当汽车停了下来的时,顾鑫心中的激动和一点慌乱已经被平复了下去,整了整衣服,当虎子敲开了那扇大门时,顾鑫已经在脸上挂上了笑容。
  开门的是周雅致的母亲,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顾鑫却怎么也不会忘记。
  周母愣了愣,没认出是顾鑫,皱眉道:“你是?”
  顾鑫咧嘴犹如一个阳光大男孩:“我是顾鑫啊,以前伯母来南丰市的时候我们一起吃过饭。”
  这时候,周母才恍然大悟的记起有顾鑫这么一个人,不过随即想起一些不开心的事,脸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顾鑫似乎不没觉察到周母的不待见,笑嘻嘻的问:“我想见雅致。”
  周母虽然看顾鑫这边三个大老爷们儿,但是却毫不犹豫的断然拒绝了顾鑫的要求:“你和雅致早已经分手了,你还来纠缠她,你不觉得这样不好吗?”
  顾鑫收敛了笑容,深吸一口气:“我只是想亲自见她一面,如果她过的好,我不会有一点废话,转身就离开。”
  周母冷笑了一下:“甭管好不好,你都不用来了,我们家雅致现在幸福着呢,而且现在正在美国留学,你也见不了他!”
  顾鑫声音有些低沉:“那麻烦伯母将周雅致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打电话过去问候一下。”
  周母没有废话,碰的一声将门给关了。
  顾鑫眼神中看不见尴尬悲伤或者任何一种负面情绪,显得格外的平静。
  顾鑫对卜飞龙说:“不管用多少钱,也要让周母把周雅致的电话号码给我。”
  卜飞龙应了一声,掏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而顾鑫和虎子两人下楼,看桌上海这个已经有了很大变化的地方,十几年,已经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跨域,他如今已经不是上海人了,就连上海话也说不出来,当然,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就是南丰市人。
  顾鑫看着虎子:“虎子,你打算结婚了吗?”
  虎子咧嘴,有些憨厚的笑道:“是啊,陆佳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估计今年就会结婚。”
  顾鑫忽然很羡慕虎子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是陆佳这个女人,他知道虎子最爱的不是陆佳,但是看样子最终在一起也只有陆佳。
  虎子对于李小岚的心思,他们几个死党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不过,如今,李小岚却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顾鑫老妈说过,顾鑫要是不娶李小岚,就打断他的腿。
  这么多年来,是陈凤娇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对顾鑫说,顾鑫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因为那时候以及这个时候,最让顾鑫烦恼的不是什么枭雄的雄图霸业,而是如何处理好那些对他情真意切的女人。
  凌晓宇成了一个牺牲品,顾鑫已经决定做一个绝情狠心的男人,而这一次,来找周雅致,似乎也只是一种完自己的一个愿望而已,至于最后到底怎么样,顾鑫根本不敢想下去,只有一个直觉,那就是找到她,想要知道她这一年多是怎么生活的。
  卜飞龙非常相应顾鑫的号召,事实上,玉成集团在上海有一个非常大的子公司,而卜飞龙拿着顾鑫吩咐的金牌令箭,很容易就调集了一千万的现金,两个家伙抬上了周家门口。
  对于一个曾经的黑社会而言,卜飞龙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敲开了房门,没有给周母询问的机会,和两个小弟大步的走了进去。
  周母顿时拿出手机,似乎要报警,卜飞龙冷笑一下,一把抢过周母的手机,冷声道:“我的脾气可没有金哥好!”
  周母身子有些颤抖,就卜飞龙的尊荣看去,也绝对不会有人说是一个好人,曾经的黑道大佬,即使现在洗手不干了,稍微暴露出的气势都能够让普通人吓的脸色发白。
  而此刻,周母正是如此。
  卜飞龙很干脆,打开那个装满了钱的麻袋,冷着脸道:“将能够找到周雅致的电话写出来,这里的一千万就是你的,如果不给……”
  卜飞龙一拳打在防盗门上,顿时,防盗门都瘪了下去,吓的周母连连后退,却连惊呼都不敢,害怕触怒了这个不是好人的家伙。
  事情简单的一点不费劲,在一千万的诱惑下,一个普通人根本不纯在考虑,周母将一个电话号码写在纸上给了卜飞龙,卜飞龙倒是有些不放心:“如果是假的,你应该知道后果。”
  周母脸色苍白,可是眼神却很亮:“绝对是真的,这是美国的号码。”
  卜飞龙点点头,正要带着两个小弟离开,但是周母忽然喊住了卜飞龙:“这些钱是顾鑫给的?”
  卜飞龙皱眉道:“当然是金哥给的。”
  “那现在顾鑫是做什么的?”周母莫名其妙的话让卜飞龙有些警惕起来,但是随即想到这个老女人或许是金哥的老丈母娘,所以还是回答道:“玉成集团的副总裁!”
  当卜飞龙走后,周母立刻打开电脑,查了一下玉成集团的资料,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惊的周母张大嘴巴,久久都不敢相信电脑上面写的是真的。
  上面写着,玉成集团,保守估计是中国五十强内的超级大公司,而且还不算海外资产,郎阔了多种行业的国际化大公司,交易额据知情人士透露,光国内就是上千亿。
  当然这只是小道消息,因为玉成集团并不是一个上市公司,其资产到底有多少,根本没有人知道。
  不过无风不起Lang,这些数据不见得真,但是也不见得是假,也就是说,当年她看不起的穷大学生顾鑫一年多后竟然发达了,抬手就是一千万。
  隐隐的周母都开始为当初的决定后悔,如果当初她要是不阻拦,那是不是说她现在就是玉成集团副总的丈母娘……
  世上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不过周母将号码给了顾鑫是心甘情愿,如果真有一丝希望,周母觉得这也是值的,相对于那么一个有能力的女婿,堆在房间里的一千万似乎也没有那么刺眼了。
  喧嚣的上海不夜的城市,顾鑫站在酒店的最高处,看桌黄浦江滚滚的江水,点着一根香烟,手有些颤抖的按照纸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很快接通了,对面传来熟悉好听的声音:“你好,你是谁?”
  顾鑫深吸一口气,对着电话道:“我是顾鑫。”
  对面一声轻响,似乎是手机掉在了地上,幸运的是电话没有断,顾鑫静静的等着对面的女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手机里传来索索的声音,接着周雅致道:“你不该打电话过来的。”
  “我只想知道你最近怎么样了。”顾鑫刚才激动的心情被遏制住,顾鑫声音很平静。
  周雅致在电话里道:“我很好,真的很好,我在这边有很多朋友,过的很开心,你不用担心,没有你我也很快乐。”
  顾鑫自嘲的笑了笑:“那就好,你快乐我就放心了,没什么,就是打电话过来问你一下。”
  “哦,那你好不好?”
  “我……很好,我可能要结婚了。”
  对面忽然听不见一点声音,过了许久周雅致才道:“那恭喜你,祝你们白头到老。”
  “谢谢,你要结婚了吗?”
  “我已经结婚了。”
  这一句话,顾鑫再也保持不了平静,脸色一瞬间变的苍白毫无血色,怎么会……当年的誓言可以不要,但是怎么会这么快就结婚了,顾鑫很想问那个人是谁,可是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对面见顾鑫不说话也沉默着,似乎两人就用电话听着互相的呼吸声,过了好久,顾鑫才缓缓的道:“什么时候回国?”
  “不知道,不过或许我就在美国了。”
  “哦,知道了,也祝你们白头到老。”
  “谢谢。”
  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电话挂断,这一刻,顾鑫的脸上闪耀着晶莹的目光,其实,顾鑫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周雅致的喜欢到底有多深,但是此刻,顾鑫眼中的泪水足以证明一切。
  十几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如今莫名的心痛打破了泪水的禁锢,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以发泄无尽的负面情绪,于是泪成汪洋,一发不可收拾。
  谁他娘的说男人流血不流泪?只是没有荒唐的触碰到伤心处而已。
  半个小时之后,顾鑫用泪水将这一段画上了一个句号。
  而远在美国的加州,周雅致眼泪似乎永远也流不完一样,持续了到底有多久,她自己都不清楚,然后一声婴儿的啼哭,周雅致慌忙的站起来跑了过去,将一个五六个月的小孩子抱了起来:“玉儿别哭,妈妈抱,妈妈在这里。”
  一会儿,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给周雅致买了很多吃的回来,周雅致冷眼看了男子一眼:“我告诉过你,我永远不会答应你的。”
  男子笑了笑:“没事,我有的是时间,你不答应我也永远别想回国。”
  “李兴,你就是一个禽兽!”周雅致红着眼怒喝,而怀抱中的孩子被惊吓的哭的更大声了。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当年在南丰市犯下死罪,却被他父母以精神病为由保外就医的李兴,没想到他也到了美国。
  李兴毫不在意的道:“不管你怎么骂我,我也会不会改变主意的,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给我办结婚证,然后让你女儿叫我老爸,以后她姓李!”
  “你不用白日做梦!”周雅致声音坚定的发冷。
  李兴冷哼一声:“总有一天我要告诉他,老子霸占了他的女人,还要让他的女儿心甘情愿的喊老子爸,让他知道当年不该多管闲事!”
  周雅致不再和李兴废话,抱着女儿进了房间,碰的一声关上了门,因为李家在上海也算是有些势力,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