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大唐飞仙

终章 庙堂之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大周长安三年九月十五。wwww.书友整~理提~供
    与一向的气候不同区区九月天竟然就起了晨雾。天刚蒙蒙亮就已起*的人们不但觉得天象有异更有一种莫名的惊惶。
    有大事生?
    许琼坐在张柬之相府的高位上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现在的“五王”都已被他说服只这一步便可以改天换命了。
    武则天病了病的很厉害张柬之等人不知是许琼作的手脚然而他们就算知道会怪他么?早早纠集起来的一帮大臣哪个不是盼望武则天早早归天?
    许琼冷笑着男女平等?至少要到下下个世纪吧现在的武则天为中国做了那么多贡献可是还不是天下男人的眼中钉?并且最具讽刺效果的是若非许琼拿“第二个女皇帝”来说事政变也不会顺利到这个几乎“水到渠成”的地步。
    怪就怪历史上的韦后远远不如武则天那么有能力吧。
    现在太子已经不再是太子了武则天并没有名正言顺的接班人所以二张也惶惶然不可终日。软弱懦弱没主见的李显去了其他人不管是李旦还是武三思如果当上了皇帝都绝不可能饶了他们。那么二张也在准备政变。
    许琼蓦得睁开眼睛淡淡道:“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城门了相爷何不早动?”
    张柬之也在一旁闭目养神闻言笑道:“只等法师这一句五百甲士早已预备妥当来啊……”
    许琼道:“先去皇宫还是先拿二张?”
    张柬之疑惑道:“昨日岂非依然计议完善先进了宫二张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难回天。况且昨夜二张均在宫中**师为何还有此问?”
    许琼笑道:“不错先占了大明宫余人皆不足虑。相爷何不遣临淄郡王即刻接收羽林军将武三思一党也一并尽数诛除?”
    张柬之犹豫道:“这个么永安侯虽有罪过却已被夺了王位……”
    许琼道:“武三思依裙带关系而得王位今日事后必然没他的好处他也不是什么善人打蛇不死后患无穷此其一也。相爷等做此大事名义上有相王殿下、太平公主殿下为实则他们二位却并未多出计谋相王殿下一旦登位诸位手中天大的权力他可会安心么?现下扶持临淄郡王得了拥立之功日后也好退位让贤此其二也。时机将至诸事紧迫贫道不多言矣。”
    张柬之听许琼的说话猛然想起了刘邦杀韩信的典故一头冷汗“哗哗”的就出来了哪还有不听信的?立刻道:“还是法师深谋远虑下官佩服。”说完匆匆出去安排事务给李隆基调去专杀武三思一党却忘记了许琼为什么要略过李隆基的诸位哥哥不提?不过李隆基也一直参与密谋倒也顺理成章。
    许琼依旧坐下默默笑着暗想日后的结果——
    与外面的百姓一样张易之和张昌宗也有些心惊肉跳这一夜他们俩都没睡好武则天病在榻上两人倒也服侍的周到。
    眼看武则天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张昌宗悄悄看了看张易之张易之再看看窗外阴暗的天两人默默退了出去。
    已经快到上早朝的时候了。
    两兄弟并排走着都是满怀着心事渐停渐走就到了明堂。
    外面……
    “奉相王殿下之命诛杀反贼张易之、张昌宗!”
    二张大惊什么都不顾了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向大明宫跑了回去。
    幸好洛阳的皇城并不太大身后的军士追着两人撒丫子快跑很快就又看到了大明宫的宫门。
    门口站着一位宫装的丽人她有着一张完美的脸庞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女子额头那株梅花是鲜红的颜色绰约中透着无尽的艳丽。
    “关门。”她淡淡道随后掩起的宫门就断绝了二张最后的希望。
    “上官婉儿!”张昌宗怒指丽人道:“我兄弟平日待你不薄今日生死关头你竟……”已经说不出话来。
    上官婉儿嫣然一笑道:“不错二位真是待婉儿不薄今日婉儿怎也要在殿下面前进言留你们一个全尸以报答二位。”
    张易之吓得哆哆嗦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颤抖着勉力转身向后看去却见足有好几百人的部队开了过来为的有张柬之有敬晖一大群平日就看他不顺眼的人正中间的是同样面带惊容的相王李旦。
    张柬之沉声道:“殿下请下令杀了这两个反贼以清君侧。”
    相王闻声剧震却说不出话来。
    “拿下!”还是张柬之话然后他伸手入怀掏出了许琼定下的大明宫前的应变锦囊。
    “殿下必不出言着甲士拘出二张命上官婉儿亲手杀之。”
    张柬之一头雾水为啥要叫上官婉儿立这么个大功?本来他是有个念头就是命人扶着相王握着相王的手斩杀二张的。不过法师已有计较还是听话为是于是把纸条给相王看过相王惶然点头又转给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大喜跪地道:“谢殿下天恩婉儿深恨此二贼久矣!请殿下赐剑。”
    张易之终于憋出句话来:“上……上官你都说说要全……”又说不下去了。
    上官婉儿笑道:“你们两个*孽留了全尸生恐你们又活过来如此死个痛快岂不是好?”
    相王本没有什么武器还是张柬之递了柄剑在相王手里然后相王木然交给了上官婉儿。
    可惜上官婉儿体力一般提剑杀二张足足杀了两柱香的光景两人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皇宫。
    这个情景日后被传为佳话。到那时候张柬之等人才明白许琼这个安排的妙处——
    相比上官婉儿的杀人不利李隆基这边就进行的快多了。
    张柬之在进皇宫的那一刻便夺了羽林军的兵符交给李隆基然后李隆基下令兵分九路自己还是以本部武库守备的班底作为亲兵领着一千来人浩浩荡荡杀向了永安侯府。
    很出奇的武三思并没有二张那种禽兽般的感知恐惧能力天都快亮了还没起*门丁也是刚刚打开了大门。
    李隆基没有任何过程地就闯了进去身后乌压压一片的士兵惊得看门人大叫道:“快来人啊!光天化日有人打劫侯府!”
    李隆基略停了停稍微向声源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向前冲了进去随即那人就变成了一摊肉酱。
    很快武三思就被五花大绑地拖到了李隆基的面前同时还有他府中所有的男丁、仆人甚至来此走亲戚的。
    李隆基默然下马穿着重甲一步步走到武三思的面前一声不响地看着他。
    武三思哪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颤抖着道:“你……把陛下怎样了?”
    李隆基却没回答他只是死死盯着他最后淡淡道:“一律拖出门外即刻问斩。
    然后他又奔向了下一家。
    这一天是血染的一天——
    夜间。
    武则天咳嗽了两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外面怎样了?”
    “回陛下羽林军还在大明宫外宫禁都被控制上官昭仪也被带走了奴婢们都不能获准出去实不知详情。”
    “废物!”武则天怒斥一声然后又是咳嗽。
    外面传来声音:“护国崇玄****师罗公远觐见。”
    武则天无奈的一笑:“这个时候还什么觐见?朕已是他们想见就见的了。唉……”
    许琼轻轻走进寝宫长生殿一声不吭地走近了武则天的龙*。
    武则天忍不住出声喝道:“法师还不止步意欲行刺否?”
    许琼淡淡道:“贫道来为陛下怯病。”说着不管武则天如何一指点出一团绿光悠悠地飘向武则天。
    武则天疑惑地看着那团白光有些想要躲避却也没躲过去转眼绿光就进了她的口鼻她下意识地咳嗽了两声却忽然现胸腹之间爽快多了浑身也增添了不少力气似乎已经开始了恢复的过程。
    “贫道告退。”许琼深深看了武则天一声转身缓步离去。
    “哼!”武则天在他背后恨恨道:“留着朕的性命便是想让朕活生生地给这班忤子逆臣下诏书么?”
    许琼蓦得停住轻轻转身道:“陛下请善养龙体陛下的寿元该是两年之后。至于朝政贫道素来不问贫道告退。”
    武则天怒睁双目盯着许琼的背影想说什么却终于都没说出来——
    名堂之中相王坐在偏座上木然听着李隆基又灭了一家又捕了一个又砍了几十人这样源源不绝的消息。
    这其中有很多并不在张柬之等人预定的范围内。很快张柬之的脸色也开始变了。
    武氏一族之中除了几个素来与李隆基关系不错的人以及为国立过实际功劳的人之外那些完全靠着与武则天亲戚关系当官或有爵位的族人几乎全被李隆基砍了。
    其实这样的强硬行动也有很多并不是李隆基的计划而是许琼亲自订下的。
    大殿中相王李旦终于脑子里面灵光一闪许许多多的往日情节从他的回忆中掠过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许琼。
    许琼曾对他说:王叔的厚恩他日定当报效便是百倍千倍也是侄儿应该的。
    而这一次好像张柬之一直在听许琼的建议眼前的一切都是许琼为了报答他?再往前想似乎太子被贬谪也是天师府中先现的因由难道这孩子为了报恩连他自己的亲爹都不给面子?
    当然从小就被太子不敢养活的孩子难免对他的父亲有些偏见再者似乎李隆基也说过许琼最抓紧严防的就是太子妃韦氏难道许琼认为当初韦氏也对他不善才导致太子不敢养这个儿子的么?或者……许琼的生母已经被韦氏杀了许琼查到了?
    总之相王还是总结了一点:如果消除许琼对太子的偏见那么这个皇位还是可以给该坐的人去坐。
    “咳咳……”相王干咳了两声道:“陛陛下还未允?”
    张柬之沉声道:“陛下仍不准任何人进入大明宫**师出来后更命人并排坐在宫门口堵住了门户。”
    相王瞟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还**师呢?日后说不定就是你的皇帝。”脸上自然没有表情干笑了两声道:“如此可命人去接太子殿下复位早做准备。”
    “不可!”许琼从一边出列斩钉截铁地道:“魏王殿下远在襄阳路途遥远要来洛阳也得十余日须谨防肘生腋变。况且魏王早已不是太子如今诛杀二张平息叛乱殿下当居功若因循旧例不免为天下人所不平臣等……”以目视众人众人一起跪地道:“臣等愿殿下早登帝位以安天下百姓之心。”
    相王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心中暗道:“喊的这么齐整我还能听不出你们是串通好的吗?别人还好琼儿你可是哥哥的骨血也跟着……不是也带头瞎掺和。”脸涨的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许琼看也不看相王的脸色起身对众人道:“陛下心结未解我等皆无能为力唯有悬太平公主觐见请相王殿下面授机宜公主出马方可保全陛下的颜面。”
    张柬之不假思索道:“此计甚妙来人请公主殿下入宫。”
    相王李旦恢复了木然的表情他知道一切都不可改变了。并且只要这个妹妹一来自己连反驳的话都是不敢说出口的。
    很快太平公主就乘着辇来到大明宫的门外大明宫的宫人们认得她不敢阻拦只好让路。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快要亥时的时候太平公主从大明宫里缓缓走了出来她手里拿着武则天亲手写就的圣旨。
    相王李旦明天就要进行他第二次皇帝生涯了。
    众人皆喜唯李旦自己长吁短叹——
    一国的大事除了皇帝登基之外就只有改朝换代了。
    大周长安三年九月十六日这一天同时也是大唐景云元年九月十六日。在许琼的提议下改元改的是今年而不是明年这象征了李氏皇族除旧迎新的坚定信念。
    李旦仍然迟迟待在偏座上满朝的文武快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他仍不肯上主位。
    许琼和李隆基并列站着他一个神官本来是不能参加朝会的不过这次他算是“侍立一旁”只是“碰巧”和李隆基站的比较近而已。
    李隆基小声道:“父王坚辞不就奈何?”
    许琼无奈道:“虽不情愿也只好请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一旦登上朝堂那么日后……
    李隆基也无奈地摇摇头小声吩咐站殿武士道:“去请太平公主殿下。”
    太平公主就在长生殿内候着见人来请立刻便去了明堂。
    “王兄你坐错位子了。”这是太平公主的第一句话。
    “王兄宝座虚位以待君临天下正是此时。”这是太平公主的第二句话。
    李旦执拗地摇了摇头却没什么底气。
    太平公主懒得说第三句话上前捉住李旦的胳膊把他拉到了龙椅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包括太平公主在内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李旦泪流满面:“汝等今日所为乃是陷我于不义啊!”
    谁管他呢?下面就是宣读武则天的圣旨以及挂着李旦名义的诏书改元封官杀人落罪名为武则天上尊号等等等等一直闹腾到午时方告一段落。
    许琼早就悄悄溜了出去今日他悄悄安排慕容覆水带射月、李裹儿也一起进宫来了两女换了身普通的道姑打扮几个人呆在大殿外看热闹。
    忽然一种新奇的感觉……
    朝会已经结束了漫天的雾气早已散的一干二净在天空的艳阳高照之下似乎流露出不寻常的色彩。
    慕容覆水刚刚悟到了绝世的人教心法本来要觅地潜修不过许琼要做大事也只好推迟了一日凑凑热闹正和两女说话忽有所感下意识地抬头向天空看去。
    散朝的文武大臣纷纷从大殿里出来新皇帝李旦也从正门走了出来追着张柬之还要说几句话。就在这一刻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
    全天下的人都抬头向天上望去包括这些金字塔顶尖的皇帝和大臣们。
    五彩的祥云轰然聚拢在天空正中然后迸出一道白光来直直地照射在明堂前的地面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难道新皇登基上天竟然降下如许瑞兆?大家都庆幸自己走对了方向这一世的大唐朝已经有了兴盛的兆头了。
    白光就像通道一般其中竟然像是中空的到了地上之后足足有二十多步那么大的范围然后从祥云中的通道里缓缓降下几个人来。
    为一人许琼竟然认识赫然就是骊山老母。
    骊山老母带着几个同样仙气缭绕的人下来站在了实地上这一刻满朝的文武都向她跪了下去还是许琼反应快眼神一转正在下跪的皇帝李旦被一股柔和力道一托就没能跪下去。
    “李琼听旨。”骊山老母淡淡道随即伸手接过身边仙人递过来的明黄帛书。
    许琼快步走上前去跪地静听。众人一听**师原来名字叫李琼不免有些意外有反映快的已经开始联想他是不是皇族中人或者是李旦的私生子?
    骊山老母念道:“昊天金阙至尊高天上圣大慈仁者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诏曰:下界修士李琼修行圆满着即入天庭钦此。”
    完了?这么简单?许琼一头雾水怎么也没说封什么官啊?也没夸夸自己改朝换代的功德?
    骊山老母却是一脸的不豫之色道:“李琼还不上前来与我回天庭去?”
    众人纷纷议论竟然新皇登极的这一日就见了个白日飞升的真是稀罕啊!
    慕容覆水笑对射月道:“好啊这小子在下界一通搅合我听这玉帝旨意却是不善呢不过怎么说也是白日飞升了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要是愿随他去倒也不是不能。”
    射月立刻担心起来那边李裹儿却和她想的不一样。
    许琼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却见李旦、李隆基、张柬之、慕容覆水、射月、李裹儿等人各有各的神情心中叹道:“也罢上一次天庭说不定能给个弼马温之类的小官当当这边催促甚紧回头当了仙官再回来看望他们不迟。”举步便往光圈里走去。
    李裹儿大喊道:“李……李哥哥等等我裹儿要和你一起去!”说完就冲了出去蓦得又停住回头看了看射月跑回去一把拽住射月的袖子道:“妹妹咱们一起去吧!”
    射月看了看李裹儿焦急的神色想说些什么可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摇了摇嘴唇只得一步一步被李裹儿拉着也跑进了光圈。
    骊山老母看着她两人进来默默叹了口气望向李旦道:“新皇登极却是喜事赠你寿元一纪望陛下眷顾天下百姓。”
    李旦跪下谢恩众人又一次跪拜了下来。
    许琼被李裹儿紧紧拉着像是生怕他会一个人飞走一样心中千言万语都不知从何说起只好作罢。很快另一只柔软滑腻的小手伸了过来与他紧紧相握却是射月的她手心里全是汗水。
    那句谶语说许琼是她师门的煞星到底还会不会作数呢?射月真的不知道。
    骊山老母等李旦等跪拜起身轻声道:“走吧。”白光一收里面数人随着飞升而去祥云随之消散。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许琼禁不住问道:“前辈为啥要召唤小子上天?”
    骊山老母瞪他一眼道:“召你上天?若不赶紧的带你走怕是西方诸佛都要怒。天庭也不是好去处日后你便知晓其中因由。哼教你一些道法你却拿来逆天改命一国气运可是能乱动的么?上天庭听参吧记得日后老老实实勿要再生事端。
    许琼惊讶的合不拢嘴一左一右两个美女更是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眼前就是南天门了……
    [第九卷·庙堂之高·终]《大唐飞仙》终——我是万恶的分隔符——如诸位所见这本书到这里就完结了。有千言万语不知该怎么说。
    这本书出来的那一天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前期写的太烂了、提纲预定的太杂了有江湖有朝堂有天庭有仙界。
    当初编辑告诉我:写那么多的元素不好。那个时候我没听现在再后悔似乎已经晚了。
    那么这本书就已经完结了想必大家也已经烦死了我的喋喋不休。
    好吧这个故事并没有真正的终结等我学会了更好的讲故事的方式会在另一个时候、另一个地方把另一个与此有关的故事继续讲下去。
    再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