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仙武

五卷第96章 离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五卷第96章离间
“老爷,让妾身服侍你吧!”
带着款款香风,美貌女子朝松阳妖君靠了过去。
榄菊强势出世,松阳妖君真是吓坏了!
本以为,自己已经够聪明了,花了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几乎走遍了整条U状山脉,以自己三寸不烂之舌,也确实得到了数位妖王或要尊的承诺,说服他们支持四王子再续圣子之位。
放在以前,松阳妖君这样的做法足以证明他对四王子的忠心,但现在不同,他有自己的打算。
他比谁都清楚,在拓跋城一大一小两位妖尊心目中,下一任的圣子非拓跋正勉莫属。
他这样做,无非是想离间这些王子之间的感情而已,尤其是拓跋玉霖和拓跋禾戎之间,如果能让他们同室操戈,那可就能给自己创造很多机会了。
唯有将这潭水搅浑了,他才好浑水摸鱼,到了人族和妖族大战,他才能有所作为。
谁能想到,他一切的谋划竟然被榄菊的强势出世给硬生生打断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聪明才智都不堪一击!
尤其是那个女人短短时间之内就将狼城给收服,让松阳妖君既感到佩服,又感到可怕。
幸好,那个女人将魅影和拓跋正勉带走了,自己总算可以继续将计划进行下去。
松阳妖君牵着美貌女子娇嫩的手坐于床沿,随口问道:“最近十三王府中有什么状况没有?”
美貌女子香秀不但是松阳妖君的相好,还是他安插在十三王府内的一枚棋子,在十三王府中,她虽然只是一个丫环,无法真正接触到重要的人,但这并不妨碍她打听一些消息。
香秀连大妖都算不上,她虽然得天宠幸得以化形,但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尔虞我诈的拓跋城中,她的命运十分坎坷。
她年纪轻轻就被骗被卖进了火坑,供众多男人消遣发泄,曾几何时,她都差点被折磨至死,直到遇到了松阳妖君。
松阳妖君为她赎了身,从此,她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他,对他言听计从。
“能有什么状况,自小王子去了狼城之后,十三王府一下冷清了许多,就连守卫都撤去了不少,就只剩下十三王子和王妃二人整日里卿卿我我,也真是的,他们都老夫老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能那么恩爱!”
“你呀!该不会吃醋了吧?”松阳妖君一笑。
“没有呢!老爷对妾身这么好,妾身为何去吃他们的醋呢?”香秀展颜一笑。
“他们一直都待在王府里吗?”松阳妖君在她的琼鼻上捏了一下,随口问道。
香秀小嘴微撅,见他没有了下文,心中莫名有些失落,回答道:“也不是,王妃倒是一直大门不出,但十三王子却经常离开,不过,每一次都有人来接,听说那人是他父王身边的人……每次离开,都要好几天的时间呢!”
松阳妖君的心思立马活跃起来。
“现在怎么一个情况?他在府里吗?”
“没在,昨天刚离开,我这不寻思着,府内事情少了些,才回来见见老爷吗?”
“这样,你尽快回去,三更时我会去十三王府一趟,到时候你注意听我的暗号,给我开了门之后,就当作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老爷,你要做什么?”香秀骇然道。
“别问,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记住,我这是为了保护你。”松阳妖君严肃道。
“可是老爷,妾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香秀小嘴一撅,眼含不舍。
“你真是
个小妖精!”松阳妖君感叹一声,将她拉入怀中。
香秀的心立马火热起来,带着他缓缓朝床上倒去。

夜半三更。
十三王府笼罩在寂寥的氛围中。
唐集雨安静地躺在床上,周围没有任何声响,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勉儿和魅影都去了狼城,白日里不复以往的热闹,而这段时间,拓跋禾戎又时常外出忙碌,一去就是好几天,偌大的王府,除了一些下人和丫环,就只剩下她独自一人。在这样寂寥的暗夜中,她更加感到孤独和无助。
唐集雨因为身体原因无法接触修炼,她知道自己无法一直陪在丈夫和孩子身边,倍加珍惜现在的日子。有爱她的丈夫,有可爱的孩子,就算不能修炼,就算无法延长寿命,她也已经心满意足。
也正因为此,拓跋禾戎只要有空闲,就会寸步不离地陪伴在她身边,就算二人默默相对,那也是一种无言的幸福。
隐约有细微的声响传来,唐集雨翻身而起,透过屏风,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王爷竟然提早回来了!
唐集雨心中欢喜。
她正要下床迎接,一下就愣住了,因为,那人已经走了进来,他……他根本不是拓跋禾戎!
“你……你是谁?”
唐集雨怒问,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紧接着,她又发现自己全身僵住,无法进行任何动作。
来人自然是松阳妖君,如今的他,自然也不是他的真实面目。
他快步走了过去,将唐集雨重新放倒在床上。
欣赏了片刻,伸出手在她的大腿上搓了搓,然后慢慢往上移动,自言自语道:“大腿结实有力,小腹平坦光滑,这里……嗯,弹力不错!”
唐集雨羞愤不已,她穿得并不多,对方如此作为,让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意识到接下来将发生什么事情,但自己却毫无阻止之力。
臆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因为,她已经昏了过去。

一截香散发出淡淡的白雾,充斥在十三王府的丫环屋中。
松阳妖君告诉香秀,待到三更时,她可以点燃这截香,其他丫环就不会发现她离开。
香秀对松阳妖君言听计从,自然照办。
给松阳妖君偷偷开了门后,香秀立马奉命回到屋中睡下。
那截香缓缓燃烧着,包括香秀在内,那些丫环酣睡不起。
她们永远都不可能再醒过来!
黎明时分,那截香终于燃尽。
在那一刻,突有火光迸发,如烟花一般璀璨,散落在缦帘上、被子上,渐渐地,引发起了一场大火。
熊熊烈火惊醒了其他下人,也惊动了暗中为数不多的守卫力量。
王妃久无应答,守卫人员又不敢擅自闯入或用神识窥探,于是,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守护,一旦大火无法扑灭,也只能破门而入了,另外一路,则是前去禀告十三王子。

蹲守在暗处的松阳妖君见拓跋禾戎急急往家里赶,也跟着行动起来。

结束了一晚上的应酬,拓跋玉霖回到四王府,打发走随从,迈入自己的房间。
没有军师跟在身边,实在有些难熬,早知道将这个应酬推迟一两天了。
拓跋玉霖喃喃着,他明白松阳是受到了那个女人的惊吓,于是才允了他的告假,他自己有何尝不是呢?
空气中有股奇怪的香味,拓跋玉霖正疑惑时,却感觉到
床上有些异样。
掀开床幔,唐集雨的脸庞印入他的眼帘,那双大眼睛正圆瞪着他,一看就知道被制住了。
“弟妹,你怎么……”
一看是四王子,唐集雨连死的心都有了!
拓跋玉霖甩了甩脑袋,他感觉自己出了点异状,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他掀开锦被,想解开唐集雨的禁锢,但他一下就愣住了。
锦被里头,唐集雨身上竟然不着寸缕,那寸寸光洁的肌肤,犹如一道响雷轰在了拓跋玉霖的心坎上。
拓跋玉霖越发迷失了,脑海中回荡地,尽是唐集雨那白花花的身子。
终于,他不可遏制地扑了上去。
唐集雨的心一下掉入了万丈深渊!
唐集雨没有修为,身体的接受能力自然不怎么样,平日里,拓跋禾戎小心翼翼,怕一个不小心将她给化了,她又哪里经得住被特殊的迷香迷了心智的拓跋玉霖那疯狂的攻势?
没过多久,唐集雨就再度昏迷过去。
可拓跋玉霖,他依旧马蹄声急般地驰骋着。

“要见王妃,请到四王府一趟。”
短短的歪歪扭扭的几个字,让拓跋禾戎愤怒不已,他一把将纸张扯碎,飞奔出十三王府。
拓跋禾戎并没有直接冲向四王府,而是先去见了父王拓跋雄。
就因为这一点时间的耽搁,引发了一连串的悲剧。

门被撞开。
拓跋玉霖连滚带爬地落下床。
“逆子——”
拓跋雄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他能感觉到空气中有迷香的存留,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发怒。
拓跋玉霖狠狠栽倒在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也让他瞬间清醒过来,不过,他也很快意识到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恶。
“雨儿!”
拓跋禾戎狂吼一声,冲过去,拉过锦被盖住唐集雨赤裸的身子,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一只手抵在她的胸腹上,妖力疯狂运转起来。
但是,任他如何努力,唐集雨都无法再睁开双眼瞧他一眼了,她的一缕芳魂早已经不知去往何方!

十三王妃被四王子侮辱致死,发生这样的糟心事,连妖尊拓跋荣都不得不将修炼终止,亲自出来处理此事。
圣子拓跋玉霖房间确实有特殊迷香,正因为这样,他才迷失了心智,而且,他没有犯事的动机,更有不在场的证明,加上十三王府走火事件遥相呼应,拓跋荣、拓跋雄父子皆知他是被人陷害,但是,他确实铸下憾事了啊!
他们必须给十三王府一个交代!
于是乎,拓跋玉霖被剥夺了圣子的称号,流放妖域,生死自理。
即日起,拓跋正勉成为新一代的妖族圣子。
唐集雨殒命,这并不是松阳妖君的本意,一听到这个消息,他立马知道自己的计划有些收势不住,于是,在妖尊对拓跋玉霖下了流放妖域的命令时,他当场哭着表述衷肠,希望能跟在四王子身边,自请罪过。
妖尊答应了他的请求。

拓跋正勉惊闻噩耗,匆匆赶回拓跋城。
当他回来时,拓跋禾戎已经自绝于唐集雨身旁,成全了他们生死与共的誓言!
拓跋正勉一下失去了双亲,整个人埋在魅影的怀中,哭得嘶声力竭。
没有人去关心那些无辜的生命,强如拓跋荣,也不知道唯一的线索已经埋葬在这一场大火中,更加不知道,罪魁祸首也已经远赴他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