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帝国时代III猎爱狂野骑兵

(宸少篇No219)因爱生恨,大家死结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19章:空,是令人感觉可怕,空的是什么,填满空的又是什么
龙组集团
龙岛-环球
E城区--世纪商贸
讲台上的龙零一,讲的各个方案讨论,都围绕,两个集团,一是格零公司,二是,世纪银行,两个新成立的部门直属在帝国集团旗下!
关于,这次世纪银行成立的时候,更换骨碟的事情,龙零一沉冷的声音淡淡的收紧,适时,他才说完:“好了,散会!”
现场,屏息凝神的人们,都暗暗透出一口紧张,在大家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
龙零一已经冷漠的离开总裁大班椅,独留那个旋转的椅子,人即刻就往会议室外飘走,背影又幽灵般潇洒灰暗,米娅也收拾了文件,赶紧赶上龙零一的后背!
刚刚从龙岛外回来的嵇天,也碰见了龙零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从龙组集团的另外一个部门的会议室,刚刚开完后重组的会议!
二人一路无话,同样都是龙组集团的副总裁,一同站在总裁ViP电梯内,嵇天那双妖娆的双眼,睨了一眼龙零一,眉头微皱,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可因为现如今两人的关系,一时间,他停止了臆测!心却有些发热,毕竟,龙禹宸的药有一种锥心刺骨的感觉。
电梯里,龙零一何等的聪明,他即刻睨到旁边的人影有话说,淡淡的传来:“怎么?你想跟我讨论什么??”
嵇天更是皱眉,自从5年前,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如今,他的行动是一点都不要粘上龙零一和龙禹宸的名字,基本上都是单独运作,此刻,淡淡的垂眸,声音悠远而深长,说:“你有多久没有回议院??”
听到这话,异人淡淡瘪了一眼嵇天,眼中似乎有些话隐藏了什么,轻轻的垂下眸,不发出任何声响。
龙零一嘴角勾了勾邪魅,嘴上的笑容亦有着不羁荡漾,直达眼角深邃,却冷冷的说:“你想说什么?你想说,哥已经回来了,我还会不会撤下他国王的协议?用名凝打击他,报复他??”
“咯噔”一下,嵇天是越来越猜不透龙零一了,这几年,他变得愈加深沉,?心里被刺中了,可是面上却沉冷,只是抬眸平静的看着他,说:“不是!!”
“不是??”龙零一沉咦?!
“叮”一声,电梯抵达总裁楼层,龙零一率先在电梯打开的那一刻跨步转角往左边的长廊走,而边走边说:“...目前来讲,我最不在意的人就是名凝,别管哥在不在意她.....都跟我没关系!”
说到此,龙零一眉头压紧,一手抄袋停下双脚,侧睨了身后的一纵人,俊脸不似以往那么轻佻邪魅,眼睛透出一点深沉的霸气裹挟了某些幽暗的气场,邪魅的唇边轻勾了个深邃不见底的弧度,潇洒不羁的说:“多久时间了,谁还记得以前的龙零一.........以前我不懂,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就连二哥都被时光这玩儿改变的更猖狂冷酷,昨天,听爸爸的话,那意思是,二哥会比以前的前辈更像一个国王,甚至说,他的手段也有可能超过曜宸....呵!!”
他冷笑了一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他心里还有纯小心的一个位置,可能别人都被他冷漠的表情掩盖了,都以为他改变了也放手忘光了,但是,你们别忘了,他从我手中夺走KX,如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轻易影响哥,不过才出来1年时间,他都没有下令去找烟纯心,这意味着什么??”
说到此,龙零一嗜血的眸光深暗席绢,嘴角冷暗一撇,5年了,他在试着改变自己当时的心软,一刻也没有停歇,如今的龙帝国,都在大哥的掌控之中,待他彻底掌握国会,接过上一任继承者的龙玺掌权人纹印,这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到时候,他又是孤身一人!
所以,他到底要不要对烟纯心坚持,得看,他在龙帝国的地位和身份,到底能达到哪一层!!
才能和如今拥有KX的二哥匹敌!!
为什么,他不去找烟纯心,这其实很简单,他在等待那个自动掉入罗网秘密中的烟纯心,等着她自动自投罗网,投降他,这样的哥,还真是可怕!!
5年前的那个深秋,是谁也改变不了,当时遇见哥的烟纯心,也怎样都改变不了,哥在夜岛拼命的去救烟纯心!都到了这个地步,大家比的是耐心,一个王者的耐心是不会那么容易屈服的!!!
嵇天暗暗看着龙零一,此时,说不出的五味杂陈,眉头更加深凝,到了此刻,他已经不能去想,有些事情也不能妄想,比如,他应该只守着龙组集团,至于帝国集团.........那永远都是零一的东西,而他手上的AEX,那都是小宸的财产,所以,他没有理由因为烟纯心,而去刺激他们,觊觎这些............
嵇天的眉头拧紧,沉默的摇摇头,见龙零一已经抬开脚步踏出去,他也收敛了心思,往办公室走,刚刚来到走廊,就听见,魔鬼般的叫声,回头一看,只见季索索杀气腾腾的走向零一,他当即眉头一跳,赶快走开,这格零集团的股份,都是季总裁的资金帮龙零一成立的,如果没有她,就没有格零酒店和世纪银行!!
龙零一眉骨更是动了千分之一,不满的叫道:“妈咪?”
“夫人!”异人轻轻的行宫廷礼仪,米娅也点点头以示尊敬。
季索索耸肩,潇洒的一撇头,示意异人退出去,异人贴心的关上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你什么回来的?”龙零一看着季索索顿时一怔,当即滑步走向她,在她身后左右,到处转悠,然后在她背后凑近她,幽幽的眸光邪了邪,“啪嗒!”亲了一下季索索的凌驾,阳光的俊颜埋在她的肩膀亲密的推搡,“日、本东华广场,完工了??”
季索索看着龙零一幽默又赖皮的样子,顺手打了他屁股,教训的口气:“恩,项目都搞定了,我打算筹办东滩的事情......但是在G市,听你老爸说你把世纪银行和格零豪亚都准备好了后,准备去法国,帮Butterfly处理慈善晚宴的事情,这不是从G市来看你了,是因为5年前Butterfly表演的很好,打算在和千心合体办一场宴会,是吧?想不想老妈你?我好久没看见你了,一会你又要消失,儿子.....老妈真的很担心你!!”
听季索索唠叨...........龙零一的眼眸中不由得划过一抹被需要,深深看了一眼季索索,然后退开她,转身去了办公室的高尔夫室,经过了吧台,拿了一杯白兰地之王干邑,却给季索索倒了一杯汝拉,缓慢的说:“说那么多,没一句重点,妈,你现在和爸一样,官腔说多了是吗??”
听这意思,他很怀念没掌权之前的龙星辰,那种洒脱的个性呢!
季索索转身走向龙零一,接过这杯法国独一无二,果然还是零一了解她,她脸皮厚的说:“我不这样试探你....你也不会说啊?”
龙零一一听,不由得冷嗤一声,然后阴恻恻的说道:“你也想问,我和哥之间怎么做决定?!”他手上倒了一杯酒,没喝白兰地,而是抬头仰望着墙上某副画,沉重的继续说:“...我跟家里所有人包括最老的长辈太爷爷承诺,我对烟纯心的心思不比哥的少,就算家里所有人反对,我都不会改变的初心!!”
季索索当即摇头,拧了眉的说:“你这孩子!!”
“干什么?”龙零一火气也上来了,转身用他那一双深沉的眸子微眯着察觉不出的伤痛,眼眸底印着灰暗一瞬不瞬的看着季索索,怒了咬牙说,“我的爱难道是阴影,只配在活在黑暗里......如果要我跟哥一样,有什么话不能说,憋在心里,那么我迟早会累死!”
他的话深深刺痛了季索索的心,拿捏香槟的手紧了紧,这是她儿子给她庆祝项目成功的酒水,怎么能气的要泼上去呢?季索索暗暗咬牙保持自己所有的冷静,默了一会,才咬牙说:“可你现在,把自己围在一个高墙里面,在迷宫里面自我幻想,老妈宁愿你受伤,也不愿意你为爱情受伤,零一,爱情不是你一个人单方面的事情!!”
“所以........你和爸爸从来没有从心里到灵魂上幸福过!!”龙零一怒吼,声音直达天花板,怒气冲冲的一张俊脸,此刻,他发怒的样子特别像龙枭尧!
季索索几乎被呵斥的一抖,这样的话徒然击碎了季索索一直构建的城墙,里面包裹着幸福,而她也无奈的看着龙零一!
龙零一看着表情变了变的季索索,从她眼睛里看见一丝缝隙式的哀伤划过,募地,他眼中闪过愧疚,也许,他不该这样说,可是,他不想和妈咪一样,以后找个也是貌合神离,偶尔的贴心,他们也只是为了各自的寂寞而孤独的守在一起,龙零一更加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不说,就当她不存在,“...妈,你别管我了,我不想做第二个爸爸,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勉勉强强过日子,我要的是心灵守护,完完全全托付,由我来开始,她替我掌控一切情绪,这样的,我会爱!!”
.................
季索索看着龙零一,喉头上的话哽咽了许多说不出来,有一句话零一说对了,这么多年了,时间过得好真快,甚至....从一开始,她就知道星辰不爱她,也爱不了她,但是,星辰这个人可以为了家庭抛弃一切,星辰爱的人一直是小K,那个美女可以带他去玩,去爬埃菲尔铁塔,而星辰为了她可以放弃研究所,一个有着狂执的人,她为了他放弃了组织里的规则,而星辰为了她也放弃了自由和快乐,
甚至在5年前,接管龙帝国掌权,和执掌龙岛协会,星辰娶自己,只是为了家庭,为了证明他已经对那个人放手,彻底放手换她自由!!
这些她自己都知道,可是,当他说要娶她的时候,季索索心里感动过,在相处的过程中,她也一度以为她能超越星辰所给予的爱,可是,到最后她还是错了,小K对星辰来说,的的确确是不一样的一个存在,就算星辰从婚后从来没有欺负过她,也放任她自由,就算星辰偶尔也邀请她吃饭,晚宴,共同协理,那些也只是因为一丝喜欢和为人母的尊重,可,那终究不是零一说的,爱!
爱,这个字眼,终身都要为季索索错过了!!
眼眸里不由自主的氤氲了些雾气,季索索觉得,她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从不会看她一眼,这个儿子,她总是尴尬的不能自责,在他面前她总是那么脆落,可是,聪明的儿子从小就潜移默化的感觉到了,不是吗??
龙零一眼见季索索彻底悲愤,人快被怼的哭出来,这种难掩的脆落,伤心的自责,让他更加的愧疚,抵了抵深邃的眸子,还是走过高尔夫球场,拥抱了季索索,靠在她肩膀上,说:“不要跟我说,你后悔生了我!!妈,那样,我的对不起就白说了!!”
季索索强忍着眼中的情绪,悲愤的不能自己,也已经哭出来的眸光泪水盈盈,即刻摇头,那深勾的嘴角上扬了一眯淡淡的释然,气笑的说道:“妈,没有那么脆落,这个世界上只有爱,不可以控制,也没有人能感同身受别人得到的幸福,你爸爸没有爱我,这是一种幸福的缺憾,可是,妈咪能和你爸爸在一起生活却是我自己这辈子感觉最幸福的不缺憾,他的心里也不全然都是我,可是却在他心里有我的位置,零一,这是......妈咪最想要的幸福,你能懂吗??”
龙零一没看她,也没有说话,只是,把脸埋进了季索索的肩膀内,只看见黑色的头发,谁也不要看见他心里的伤痛有多深......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的眼泪!
“我这次过来,并不是说服你不要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季索索抬手轻轻的抚弄了龙零一的背,而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哀伤的诉说,“只是嘱咐你,兄弟之间血脉相连,这是一种庆幸,你该庆幸你有小宸那样的哥哥,而你和他之间必然的联系,并不一定要是爱情......你懂吗?”
“不管是不是爱情?”龙零一再幽幽说,“妈,我都最喜欢哥,哥永远都是我小时候争着要模仿的对象,他永远是哥!!”
季索索听到龙零一这样说好了,才有点欣慰,他始终还是最喜欢小宸给他带来的安全感..........可是作为长辈,最不喜欢看到兄弟相残,零一骨子里面有超乎寻常的一种魔力,这种魔力就像燃烧的小太阳,他能席卷一切平静...........而他从骨子里还是龙家人的执念,如果爱,就深爱,这个血液是改变不了他的本性的,哪怕,他平时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是,他也有属于自己毁灭性的执念,他们又怎么会勒令零一放弃自己的爱?只是,如果为了爱而伤害了自己的长辈,这是他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而,零一,显然试探这样的口风,也是不愿意伤害小宸的,那么,他还会继续伤害那个可怜的女孩吗??
.................
法国/巴黎
香榭丽大街
一家精品店超级
烟纯心刚好买了东西,从这个差超市上去,而在皇爵酒店里的人,蒋天磊坐在阳台上试着调色......一边是画具,一边是收音机听着不同的音乐给他带来灵感,在就是花心果,纯粹是喜欢看一些乐器,所以,他抱着一个小吉他,在研究,偶尔会抬头看蒋天磊,看他在不在.....只是那目光太像大人,仿佛在不满蒋天磊,到底会不会画画,画画其实很简单.........
蒋天磊用笔墨勾勒了几笔,努力让自己保持初心,试了几次后,他发现他也不继续画了,只是放下手中的笔,却拿起一把乌克丽丽,手上躬着弦,拨了拨,默默的看着一脸不乐意的花心果,祈求的说道:“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以后我不带心儿去精致橱窗了,昨天被跟了一路,我才发现....…我真的没有想到,心儿居然谈了环球幕天.....也没有想到那个总裁,那么快就做决定!”
花心果瘪了嘴角,无奈的看着蒋天磊,明知道,他不喜欢参加怎么宴会.......... 却转了小小的身子,背对着蒋天磊,默默的走进房间,继续听书。
蒋天磊看他这么做,嘴就张在那里,年轻俊美的脸上要多丧气有多丧气,“果儿.....要不要这样高冷啊??”
花心果听了,果然,勾起一抹唇角,仰脸哼了一声,背着小手抬高下巴,模样十分老成,他深邃的眸底眨了眨,闭了闭眼,然后转身看着他,眯了一眼,出口成章的西班牙语:
Mami todavía no me ha hablado, ?está partite enfadada? Papi, ?puedes decirle a mami que no se enoje? Seré amable de ahora ee...
蒋天磊的内心极为不平衡,这家伙是个小偷.....只是听别人讲话,他就能学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者太可怕了!
想起自己小时候,妈咪叫自己学西班牙语,如果不会,就用板子抽自己的手背,那个时候,他的心猛然就酸了起来,看着花心果,这个小孩听力不是特别好,加上孤独寂寞,医生一再强调,这是由于小孩在母体里吸引了她所有情绪的起伏,又因为当初怀孕的时候,母亲的生命体征异常恐慌,而造成他听力有障碍,长时间被挤压在母胎里面,左右两边被夹击,这一点,蒋天磊是对花心果有愧疚的,比心儿剥夺了他亲生母亲的资格还要愧疚,他几乎因为心儿没有履行照顾无幽的职责,也忽略了她的感受.....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所有人对花心果都有着愧疚,加上花心果降落的时候,差点把母体杀死,导致心儿比所有人都要紧张花心果的存在,平时断然不会让花心果出门游街,但是,这个小孩有自己的心思,然而自己是他履行心思的实践家,如果不是他怂恿.....
蒋天磊拉着花心果过来,将小家伙抱到自己的怀里,轻声的哄哄:“我们不要总是打扰她找记忆吗?她昨天不是要丢下你的.....是我,是小妈咪对爸比很失望,因为,她不想爸比看见她的眼泪....我们不要纠结了好不好??”
花心果人小鬼大的,双手挽起横在胸前,哼了一声!妈咪......他已经不去想妈咪了!!
烟纯心被烈日的太阳晒伤,却总是在最狼狈的时候归来,看见客厅的两个人儿,因为,昨天的事情,她瞬间心被刺痛,红了眼,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追求,那一定是花心果和蒋天磊,烟纯心忍住自己不断悲伤,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她提醒他们一下咳了几声,两个人猛然间回转甚至望着烟纯心.........花心果一看见要烟纯心回来了,他以为是妈咪回来了,就立刻下了沙发跳下去,小身子跑的一抖一抖的从蒋天磊身上穿过去就往烟纯心身边蹦去........他不要离开妈咪,也不要烟纯心离开他!
但是,一想到烟纯心总是有意无意的要离开他,花心果小小的人儿竟然眨了一下眼泪,眼中亦有浓浓的不舍,情绪低落的抬头看着她,深深的,像是在她身上找着自己,有时候,他会模糊的忘记自己是谁??
“心心,果果,小妈咪不注意自己,你别生气!”看到花心果这样抗拒她,烟纯心眼里有着无奈,就算有再多的气都被他这点不舍给取代了,她蹲下身将花心果小身子紧紧抱在怀里,闷闷的瞪大眼睛看着蒋天磊,幽幽说道:“我不是要这样责怪你的??”
“哎呦,你别在心果面前总是说我吗??”蒋天磊不满的懊恼了一声,看着花心果双眸中蕴含期待,这个小孩,用一双眼睛说话,他咬咬牙,最终还是低头....表现愧疚!
烟纯心和花心果,双双都看着蒋天磊绷不住气了,在其乐融融的拉钩....
“拉钩上吊不许骗,谁骗谁是小狗!!”烟纯心和花心果拉钩,看着花心果满意的笑容,烟纯心在把他紧紧的贴在心上,就像贴心的小棉袄!
“走吧!”
“走去哪??”蒋天磊一眨眼,傻了的看着烟纯心。
烟纯心翻了翻双眼,瞪着蒋天磊,不由的气高涨了一下,“去环球啊,诗人已经约好了在花都?你去不去?”
“哎呀,你们真是好喜欢擅自决定!”蒋天磊不太乐意的撇了撇嘴。
烟纯心看他这样子,也生出了一仲迁就,大毒枭嘛?怎么能没有个态度,耸了耸肩,就算是画家,也应该给点应有的尊敬,大名鼎鼎的--Caesar!
“走吧,诗人已经在机场了?”烟纯心带着花心果往前走,边走边说:“果果想去龙帝国!”
..............
蒋天磊无语!!
法国/巴黎
龙禹宸刚刚结束了与谈总裁的会面,从环球酒店下来....宾利慕尚一路载他去,香榭丽大街,这一路上,那一抹黑色的影子始终在他身后不远处擦肩而过.....
命运就是如此玩笑又陌生。
在他们不断擦肩而过时,龙禹宸来到了法国,私人聚会举办的千禧年展览,这又是龙千心的鬼主意!!
法国/千禧年展厅
龙禹宸坐在ViP席位,和珐名凝一起,台上的人,有Butterfly ,这些年,Butterfly是越来越往标准的音乐制作人发展,同样的乐曲在她的演绎下,总是能弹出不一样的耳目一新,这也是一种创新......而诺里丝在上面与她配合,月光曲,这首闭幕曲,完全是在演绎两个人的爱情不可能分离,而诺里丝又怎么能弹得出,爱与恨的纠结!!
这其中有多少占了小提琴,都被Butterfly的大提琴声掩盖了!
而这样的配合,旁边有加了新的灵魂注入,那便是钢琴大调的跟着,在两个乐器之间游走,有了小提琴的悲悯,和大提琴的低醇,在两个相同水准的制作人手指下,现在也不是从前,做一个乐曲一定要天才音乐家,而她们通过喜欢和努力,在二人不断磨合的配合下,又显得其中的破绽毫无缝隙,挥洒的乐符竟然让他们看起来如此的天衣无缝.....在相爱到分离,之后因为数次想念,又相遇,那种种痴念的灵魂表达,被他们二人展现的淋漓尽致,此刻,龙禹宸又仿佛回到了当初,那一场乐器表演,那个时候有个人,横在座位中间,而在那个深秋,烟纯心把他推进了泳池,顿时,一股森寒席卷了龙禹宸的神经脉络......
当整体的音符全垂开某种升降的力量,龙一层的思绪秒收回的不动声色,那双黑晶石般的墨瞳变的深邃不见底.....
为什么,他会觉得,今天上午和下午经过的路段里,有烟纯心的相遇.......
龙禹宸微微眯缝,深谙的眸光愈演愈烈的一种灵魂出窍,而透着可怕又森冷的孤寂!
如果,烟纯心在,他会毫不犹豫的给她痛苦————
这就是背叛他的下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