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看那个大佬

第八章 恐惊天上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聚星业联盟凤凰城大会今日闭幕,会议制定了今后的电视电影行业评审规则,总共三十六大类,四百零八条细则,又通过了业态联合声明,业界有名有姓的公司和平台都在上面签署了名字。但有意思的事,这份声明签署书的待补录名单里,最显眼的菠萝网赫然在列。值得揣摩的是,同样没有签署声明的腾达网,奇异果,艾比网等互联网平台,却并未在这个被通知补录的名单中……”
“菠萝网如果没有通过补录,接入认证体系,那将意味着菠萝网无法享受聚星业联盟如今整合的各项资源渠道,没有成名的导演和演员加盟,作品无法参加聚星业联盟的各种年度奖项,没有合作的院线,只能依靠自身流媒体一条路。而至于其他的互联网平台,聚星业联盟代表传统电视电影工业,和腾达,优视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实际有连带协议,彼此之间留有合作的通道。”
聚星业联盟的凤凰城大会过后,互联网络世界开始关注起这场传统电视电影行业联合之后,开启进化吞噬互联网造梦工厂的战役。
这是看得到的时代进程,因此各方媒体自媒体,其实已经在观望。
都在看着聚星业整合更进一步掌控传统电视电影内容制作人之后,会如何做。
无论如何做,这一系列动作后续都将载入史册。
因为这记录着这个时代下华国的影视行业变革,和第七艺术相关,大银幕下的相关从业者前景走向。
因此在聚星业联盟成立过后,第一场凤凰城召开的行业大会被各种报道是必然的。
其中最属一篇文章在朋友圈最是流传转发甚巨。
“不得不说,聚星业联盟首先拿菠萝网开刀,目标选得相当的精准。首先菠萝网不存在其他网络平台的优势,腾达影视背后是巨型社交媒体,人家随时能获得源源不断的输血,实在玩不过,不玩了卖个好价钱就是,多大的事。再说了,人母公司自带流量,自然会吸引内容创作者加盟。优视,奇异果视频这些背靠互联网大厂的流媒体也是如此。”
“唯独菠萝网,目前正是创业腾飞期,一个草创人徐福和一个菠萝网的内容架构合伙人陈一闻,依靠着制造话题和出色的内容创作能力脱颖而出,发展迅速,短短时间就成为互联网视频领域一支令各方侧目的力量。但也正是如此才怀璧其罪,此时的菠萝网正是成长期,眼看着用户数和估值每天一番,各方资本都觊觎想染指。”
“适逢聚星业联盟成立,这个联盟到底有多大威慑力?其权柄到底何等彪炳?还待向外证明,任何一个雄心勃勃的君王,都势必要以一场征服来彰显自己的伟大,所创立的规则,是不是可以摧枯拉朽?这时候的菠萝网可不就是那座躺在这条征服之路前方的城堡。而且各方资本也乐见其成。这其实是聚星业联盟和资本们,筹划好的一场猎鲨行动……”
陈一闻一看署名,很熟悉的“宁峰”两个字。
想起那个像是变态杀手一样的严肃脸男人,想来也就是这家伙敢发这篇能让前电协,如今的聚星业乃至一帮内幕人士跳脚的文章了。
此人之前在针砭时弊着称的《时光报》,但很明显那地儿也装不下他,现在宁峰自主创立了一个叫“顶上看花”的栏目,号称媒体战士,手撕各路大能,靠着这种怼怼风格迅速积累海量粉丝,如今更是在聚星业联盟这个当口直接挑明对方来路。
他未必向着他陈一闻,或者给菠萝网叫屈喊冤,以此人个性,向来宣称资本不是什么好鸟,兴许在他看来,陈一闻的菠萝网,恶心程度不如电协脱壳重生的聚星业联盟罢了。
“看出来了,这聚星业是要帮着资本打压菠萝网啊!”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聚星业联盟是要向现在还中立的那些人,杀鸡儆猴!”
“菠萝网现在要被断内容,前堵后追,可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资金短缺的情况,也没有乱起来的架势,怎么着,难不成背后找到了金主?要和聚星业联盟打擂台?”
“开什么玩笑,没有哪家新集团打算做影视内容领域而选择不明智的得罪聚星业这个造梦集团吧?互联网巨头又都有自己的流媒体平台,除非菠萝网已经打定主意要跑路准备打包出售了,现在腾达或者哪家正在谈收购。这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没被这种架势打乱,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再过段时间才看得出来,没准到时候就是破出来的疮捂不住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来了!”
宁峰的节目目前关注度极高,他又是前《时光报》的顶梁柱,抓热点挑选题能力堪称登峰造极,所以一时戳破关隘,让聚星业联盟和他陈一闻徐福的菠萝网之间的纠葛曝光在外,委实形成轩然大波。
当然现在很多人很难相信,聚星业联盟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又是挟刚垂直整合后挟风带雨之势滚滚而来,一般菠萝网这种体量,根本招架不住。现在没出乱子,只是暂时没暴露,只要给与时间,大家就能看到巨人是如何撕碎面前的羚羊的。
……
时光如梭,外间纷扰,大运会后假期,一晃两个月过去,陈一闻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迎来大四生涯。
刘昱早早返校,回了工作室,他在假期可谓是出尽风头,家里七大姑八大姨,都知道出息了这么个侄子,天行工作室如果说在国内家喻户晓实属夸张,不过要说在青山市闻名遐迩,还是不算吹嘘。
只是工作室是工作室,菠萝网又是菠萝网,那是陈一闻更上层的运营,和工作室是分开的。现在听到外界的那些消息,刘昱也没个准,对家里面的亲戚朋友,他自然是笑着说什么麻烦都没有,现在工作室对外环境好得很,他的作品现在挂在外还有费用,几个广告合同已经到了千万级,全部兑现,分他手上的钱,妥妥也会让他成为富翁一只。
整个假期,但凡有问他临到大四了,有没有准备出去找工作,以及用核心是不稳定的设问语气说“还是打算以后就干这个?不是我说,你还年轻,还是要找大公司,稳定的工作,像你王英姐那样,虽然吃了很多苦,但最后幸运留在大华那种公司”的时候,刘昱就会轻轻松松回复,“大华公司啊,噢,给我发过offer邮件的,工作室还有很多活,暂时我还不打算被他们挖走。”
最让人震惊的是胡利京,这小子以前和他们一起翘课划水,该干的不该干的事情一样没落下,天行工作室的成片,陈一闻总策划,刘昱是摄影,他则是负责布景,后台设计,结果没想到不知哪根弦通了,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刘昱摄影拍片去了,卓俊跑商务,这家伙闲得没事干,期末各科考了个A+,还顺便把他在天行工作室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技术,申请了个专利。所有人看到专利通知书和学科嘉奖红榜上胡利京赫赫大名的时候,一帮人把他摁着好好磨了回柱子,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势必让这家伙真变了狐狸精了才罢休。
以胡利京的话来说,大家都忙,就他没事干的时候就学一学,突然发现,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一群人闻之吐血,这已经不是控分大老,扮猪吃老虎的问题了,而是让人怀疑前些年跟着他们619寝室天天翘课为挂科烦恼的家伙,到底是不是个傻啦巴登的缺心眼。
卓俊自不必说,四人中若说谁知名度仅次于陈一闻,那就是这个可以说是准明星的家伙了,天行工作室的分红红利到手,卓俊在新城买了房,只是还没装修,卓父卓母倒是还住在筒子楼,以后也没打算搬新房子去,用他们的话来说,住惯了筒子楼,邻里邻居平时多照顾,有人气,舍不得走了,而且卓俊以后总是要成家立业,父母跟过去住一起算是个啥,他既然已经决定喜欢和要做的事,那就好好做,过好自己的生活。卓父又从枕头翻出个存折,说这些年陆陆续续存下的钱,本打算在他毕业后给他按揭一套房子,现在卓俊已经提前解决房子了,老两口就说得了,这钱等你搬出去后他们就出去玩一趟,剩下的攒下来留给孙子。好嘛,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卓俊感觉自己眼下这边好像是父母唤着自己要走赶紧走,他们还要去旅游。
最后大四生涯,很快班上恐怕就要稀稀疏疏一大片,考研的考研,开始找工作的实习的已经先动手,商院已经经由陈一闻和他的团队,一己之力推上了全国知名网红大学的位置上,现在商院出来找工作的,很多都能吃到这波红利。
作为迈入大四,大家即将各奔东西的纪念活动,班长赵嘉佳整合各方意见一拍板,决定十一放假去北山顶看烟花,北山就在商院出门五站路,交通便利,山顶已经形成旅游小镇,有各式各样的酒店,商业街,夜间游人如织,灯火通明,逢年过节都有烟花秀。只是商院这么多年,一直听说北山,很多人到头来也没有去过,所以一个班出奇的一致。
十一假期,财管班进行了他们最后一趟去北山看烟花的集体活动,众人乘车到达,才发现山顶等着看烟花的尽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这倒也不意外,毕竟北山就在大学城过去,是附近大学生的最佳游玩地。
而且为了配合节日,这边举办了夜市的游园活动,各种各样的小吃,艺术品作坊鳞次栉比,人气旺盛,不过陈一闻等人还是有些低估了他们的面熟程度,到山顶集市入口的时候就引起了一波轰动,本来水泄不通的游园入口,看到他们一行后分开了一个豁口。
陈一闻和他的天行工作室,还有他拉起六大的电影节获奖选手,与徐福一起创立菠萝网。现在国内的大学生,年轻人,十有八九都在菠萝网有账号。更遑论他们这群人还露脸出了好些个脍炙人口的视频,商院都拿他们当广告工具人。所以其实面对这帮人的面孔委实不算陌生。
有人向他们打起了招呼,有人起哄,也有认识的点点头就算过去,谁都看出来,陈一闻一行毕竟是来逛夜市游玩的,别不开眼跑去跟人家一通瞎扯,堵塞交通。
好在这最初一波的躁动很快就消弭,大家得到了更多自由空间,找了个靠街的酒吧坐下来,点了些饮品。不过周围都还有人做直播的,有的手机频频向陈一闻一行这边朝向过来,不过也仅此而已,保持着最低限的距离,没有刻意来打扰。众人休息啊下来,视线还是被此间夜市上好些个秦卿为封面的广告所吸引。而街市的中央电子大屏幕上,就是秦卿为一个豪华品牌汽车拍的广告。
看着秦卿在广告上的窈窕身姿,端着杯啤酒的刘昱就是感慨,“卿姐现在可太火了!”
实际上自大运会赛事过后,秦卿就受邀出国比赛,成为了环法大赛分赛段第十赛段冠军,这是亚洲首开的创举,这个过程中,秦卿的身价和知名度也是一飞冲天,被誉为自行车界的天才少女,而这个少女在其他圈子领域,前面再加上一个“美”字,那效应就大了去了,网络上都是关于她的热点话题。
陈一闻看着中央屏幕上戴自行车头盔的秦卿,这则广告复刻了他们《单车少女》的经典场景,在一片黑而无寂的公路上,少女骑行向破晓的晨曦,这一段委实太出名了,不过这广告方明显是花了更大的成本拍摄,而且还向他们天行工作室买了版权,五十万倒是不高,只是凸显一个制作的态度。
这段时间他几次和秦卿都没怎么联络过,一方面他这边有事,秦卿那边也是要参与比赛和商业拍摄,另外她现在身边经纪是她的小姨,大概是冯秀莲担心秦卿被汹涌的商业和赛事给冲击,又信不过秦卿那两个早各自组成家庭的父母,于是让她小姨帮忙带着秦卿把关她的赛事商业和生活。
陈一闻几次打电话过去,都是秦卿小姨接的,当时秦卿有事在身不方便。陈一闻小时候就听说过秦卿这位小姨,算是个能人,当年就走南闯北,涉足一些行业,最出名的是家设计公司,现在步入正轨估计也不用自身亲自去盯着了,过来帮秦卿这边算是驾轻就熟。
这位小姨估计早做过调研,对秦卿身边关系线厘得相当清楚,特别是对陈一闻这个“青梅竹马”印象深刻,很明确的跟陈一闻的交流很讲究技巧,大体是感恩陈一闻的纪录片率先让秦卿出圈,其次潜话题也肯定是担心自家侄女被他给霍霍了,几番态度软中有硬,总之她大概会在他们俩之间起到一个拦障的作用。
陈一闻这么想着的时候就是摇头,冯秀莲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但秦卿小姨这种女强人眼里,当然会对他产生警惕防备,出发点还是怕自家侄女吃大亏。
那边的人群突然出现一阵骚动,陈一闻身边的刘昱几人脸色顿变,卓俊愕然道,“不是吧!?”
赵嘉佳脸色难看的转过头,“咋办?”
她认出了令上山那条游人道突然喧嚣起来的原因,身着波西米亚印花裙,披肩发的沉玥出现在步道上,她身边还有随行的一些人员。提及商院最出名的莫过于陈一闻的天行团队一帮人,还有横空出世的秦卿,但其实沉玥也算是商院外语系的传奇,菠萝网的自制综艺《导演诞生》开始火的那段时期,她也基本上从商院出去,似乎走了点家里的关系,在青山市二台实习,后面在青山二台推出的综艺上当了一期观察团嘉宾,竟然因为反馈比较好,形象气质佳,成为了常驻嘉宾,后面随着人脉关系业绩的拓展,陆续在很多类似综艺上出任嘉宾,一来二去,沉玥虽然不算人气特别爆棚,但也属于素人出道比较成功的了,社交围脖也有两百万粉丝,这个数目比眼下的刘昱还要多,几乎和主打颜值,天星团队对外形象代言人的卓俊齐平。
只是一方面沉玥后面很少回商院,还有陈一闻和秦卿确实太过突出,所以一度掩盖了同是商院出身的她的风头。
沉玥现在都不能以网红来算,算是个有一定资源背景和人脉的二线综艺咖了,说不得哪天机缘巧合,沉玥就能迈入一线行列。
所以出现在这里,特别她还有一群随行人员,这些人众星拱月,让沉玥想不突出都难。
“是沉玥!”
“就那个火星探索局的那个女嘉宾?挺漂亮为人又伶俐那个?”
“她本身就是青山人啊,据说还是商院的。”
“之前陈一闻他们天行团队来了,结果今天又来了沉玥,这北山说也有很多明星来过,这下我算是信了!”
“听说过吧,陈一闻和沉玥据说以前在商院谈过朋友,真的,商院的一些老人都知道……”
“嚯,那这回可热闹了!两个居然碰一起了!不会那么狗血吧!”
两年时间,本来就挺出挑的沉玥经过这两年打磨,确实举手投足都有了一些明星范,而且今天更像是特意打扮,一眼看上去就很有料,她本身身材就好,今天又是清纯风,就算不是名人,乍一在这山顶上出现,也能吸引全场八九成目光。
有人低声在沉玥耳畔说了些什么,那是沉玥以前好友苏倩,沉玥离开商院去综艺当嘉宾后,据说也就是她和沉玥联系密切,苏倩的朋友圈也经常能看到成了名的沉玥回青山经常邀请苏倩去一些高档餐厅喝下午茶泡吧,十分精致,而且苏倩似乎还因为沉玥关系,认识了一些人,进入了一些圈子,平时生活也和一般学生大相径庭。
在和苏倩低声交谈过后,沉玥目光逡巡过来,目光锁定了在街边休闲吧台的陈一闻。
所以才有赵嘉佳那一声“咋办?”因为很明显他们今个儿是被人算计了,沉玥十有八九此时就是冲着陈一闻而来。
周边的舆论氛围已经起来,此时周围很多手机早就齐刷刷朝向了这边,人群就是再迟钝,也知道此时的气氛不对啊,没准他们就是明天惊爆新闻的见证者。所以掏出手机来直播的,或者之前在直播烟花秀前夕的,此时也毫不犹豫的把镜头朝向了陈一闻沉玥那方。
其实沉玥原本并不希望这样的,她也不是拧不清的人,当初和陈一闻提出分手划下界限,其实也是看到自己以后和陈一闻之间是并不相交的平行线,所以早断不如晚断,只是没想到陈一闻大受刺激后性子大变,而且才华也被激发出来,一骑绝尘。
其实很多时候沉玥也想过,如果是后来的陈一闻,她会不会当初还会划下界限。那自然是不会的,但实际已经无法改变,而且沉玥其实也因为陈一闻,变相激发了她的潜能,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切,所以算起来她甚至要感谢陈一闻带来的鞭策。
今天的这个情况是她那位号称“点石成金”业界圣手琳姐的主意,这位琳姐手头上已经有她推出来捧红的四名艺人,而短短时间可以把尚是在校生的沉玥挖掘出来,形象气质再度包装过后,就送到综艺领域二线咖位,已经说明了不凡。
眼下这位琳姐通过沉玥和陈一闻的过往于此间聚星业联盟成立的风口浪尖,再度嗅到了机会。陈一闻被聚星业联盟排挤失势,一手打造的菠萝网前途暗澹之际,同样是当年不懂事有过一段恋爱的沉玥不顾自己前景和世俗的压力,来寻找陈一闻。无论从哪个角度,此举都能让沉玥一举吸纳如今聚星业和陈一闻菠萝网冲突所引发的所有争议和热度,顿时把沉玥形象人设推到母容置疑的高地,这就是沉玥可以一举打破瓶颈桎梏,冲击到一线的契机。
所以当沉玥款款走至陈一闻面前的时候,陈一闻对她苦笑道,“非得这样?”
其实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当沉玥站在此时陈一闻面前的时候,她就赢了。因为这之后无论是被陈一闻拒绝还是被陈一闻接纳,她就将以一个无敌的人设脱颖而出。
“其实我很认真……”沉玥注视着陈一闻,眼眶有些红,递出了她手里的一罐口香糖。这源于他们当初的开始,一系列接触过后,陈一闻突然有天说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她当时思索了一下,只是从随身挎包拿出一罐口香糖,没有直接表明,而是让陈一闻摊开手,倒了两颗在他手上。看到陈一闻当初担心被拒绝的忐忑和一脸的不明所以,她才笑着点了点头。
回忆起来都是甜蜜的场景。
而现在她如当初。
这背后的一整个故事,过了今天,就会通过琳姐的手,在业界知名的营销号文章上流传。
这一切的巧妙之处在于陈一闻今天的态度,根本不重要。
所以陈一闻才会说“非得这样?”,沉玥看到他表态的这一刻,唇角隙出自嘲,神情也微微凄婉,要是说她完全接受琳姐让自己上位,甚至琳姐表示“如果他拒绝了你,才更是好,那么接下来我们还可以进行苦肉计,还不会影响你的前程”的做法,也不尽然,她其实隐隐更希望陈一闻能重新接纳她,那样的话,就是眼前他遇上再艰难的路程,她也会陪他一起走下去。
只可惜陈一闻的神情和态度,已经告诉了她明确的结果。
所以她手有些白惨的平举在陈一闻没有回应的半空,动作些微定格,但也确实在镜头和无数直播见证下达到了琳姐所策划所需要的所有信息要素。
就在周围那些手机的直播数据正因为这一幕飞速拔高的时候,突然一阵低沉的轰鸣横空出世。
很多人有些恼然是谁竟然在此时破坏,就看到通身在黑色紧身骑行服和翻着夜色流光全包围头盔下有着一道卓约身段的女骑士,驾驭着一台黑色复古机车在刻意的轰鸣声中缓缓推出在马路的空挡处。
而后那位有如天降的骑士把车横摆,让人挪不开目光的腰肢扭转下地,那一身黑服的女骑径直破开人浪抵达那头的两人面前,取下头盔,而后是一片从那个方位开始向四周扩散的惊奇讶呼。
因为眼前的短发,有着利落如刀的眉眼和琥珀般极美眸子的女子,正是此间四周很多广告牌和荧幕上的那位女子。
“卧槽!”卓俊此时才来得及关上下巴。
“卿姐!?”财管二班一干人等,齐刷刷喊出这个名字。
一个头盔甩在了陈一闻的手上,秦卿甚至没有看此时已经落在旁边末角的印花裙清纯脸的沉玥一眼,而是朝陈一闻道,“跟我走。”
简简单单三个字,如在北山顶平地起惊雷。
据那天观礼的人们口中来说,那位叫秦卿的女子就像是从天而降的黑暗女骑士,把当时正处于恶龙夹缝间的陈一闻拯救出水火之中。
然后就是陈一闻上了她的车后座,从后握住她的腰肢,秦卿就那么搭着有些笨拙套上头盔的男子,摩托车的前灯雪亮着刺破前路,载着两人沿着蜿蜒山道直接到了更上一层的观景台。
无数人张望随后满天烟花下并肩而立的两道身影。
而有趣的是,大家也就识趣的止步于此间的街市,没有人再往上走,去打扰那里的低语。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